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章 桃花遍地开

    ;“我很好。”

    叶薰浅平静地说,算是给他一个回答,接着从座位上站起,向会客厅外走去,徒留下那一抹天青色的身影,久久伫立,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郡主,三皇子他”琼华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元洵对叶薰浅不一般,只是不解,为何叶薰浅的反应会如此冷淡难道真如她所说的那般,有些事情太久了,忘记了

    会客厅离王府门口很近,叶薰浅和琼华从中走出,一眼便瞧见了王府外站着的男子,月华银锦,雅致清贵,琼华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匆匆对叶薰浅道:“郡主,奴婢先告退了。”

    叶薰浅无语地扯了扯嘴角,这祁玥又不是什么毒蛇猛兽,怎么一个两个都怕他

    “你怎么来了”叶薰浅想了一会儿,还是提步走了出去,祁玥独自一人站在贤王府的门口,那郁郁葱葱的广玉兰瞬间成了他最美丽的陪衬。

    祁玥静静地看着她向他走来,没有说话,直到叶薰浅靠近他,他墨眸里划过一丝光芒,伸出手臂,毫无预兆地将她揽入怀中,不放手

    他再不来,他的女人就被别人抢走了

    这样面对面的拥抱,对于清醒时的叶薰浅和祁玥来说,还真是彼此之间的第一次

    “干什么放开我”叶薰浅用力地踩了祁玥一脚,在他耳边小声道。

    这贤王府周围虽然幽静,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啊

    看到那些三三两两的行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颇有一番发现奸情的味道,她就不由得感到一阵羞窘。

    “别闹,松子好吃吗”祁玥的手轻抚着她的后背,声音倒是比平日温润了许多,溢满了丝丝宠溺的味道。

    叶薰浅不觉有它,双手撑在男子肩膀之上,企图挣脱他,见状点了点头,“嗯,还行。”

    此时的她,不会知道,从她被祁玥揽入怀中的那一瞬开始,元洵便看见了,他淡然如水的面容仿佛因此显得有些苍白。

    不多时,元洵便来到了两人面前,他的脚步很轻,故而背对着他的叶薰浅没有发现,只闻身后传来一声,“祁世子幽居王府,足不出户,什么时候也和浅浅这么熟悉了”

    叶薰浅身体一僵,转身看着他,祁玥环在她腰间的手臂稍稍用力,薄唇抿成一犀“六公主重伤,淑妃娘娘伤心着急,这时候三殿下刚回京,不在出云宫好生安抚,来贤王府作甚”

    祁玥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面容依旧平静无波,没有人知道他在听见“浅浅”这两个字从别的男人口中道出时有多气恼,“浅浅”两字叫得可真够亲热的

    “多年不见,拜访故友而来。”元洵深深地看着叶薰浅,褪去了儿时的稚嫩,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她的美,不同于大多数齐都贵女的媚,而是明艳中暗藏清冷,像是冬日里怒放的高岭之花,也难怪连一向清心寡欲的祁王府世子都对她与众不同。

    祁玥瞳孔微微一缩,脑海中过滤着元洵的这句话,故友元洵和叶薰浅算哪门子的故友

    “三殿下与六公主兄妹情深,若是让六公主知道三殿下回京后第一件事就是拜访故友,恐怕出云宫就要被闹得天翻地覆了”祁玥不咸不淡地说,以元毓那骄纵的性子,必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虽然杀伤力不怎么样,但若是能拖住元洵也不失为一颗好棋子。

    “浅浅,昨晚的fèng梨酥味道可还满意”元洵不理会祁玥,他知道,祁玥看似霸道,实则所有的决定权都在这个女子手上,方才他是冲动了。

    叶薰浅心头闪过一丝异样,昨晚的fèng梨酥是他送的琼华怎么没告诉她怪不得她觉得味道有些熟悉呢

    元洵从贤王府离开后,叶薰浅还没回过神来,祁玥心中一阵郁闷,揽着她的腰问:“是fèng梨酥好吃,还是松仁好吃”

    “fèng梨酥甜甜蜜蜜,松仁越吃越香。”叶薰浅答曰,心想这两者不是同一类食物,根本没有可比性好不好祁玥这是脑袋抽风了吗居然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以后不许你喜欢fèng梨酥。”祁玥见叶薰浅竟然说元洵的fèng梨酥给她以一种甜甜蜜蜜的感觉,心里莫名地觉得不好受,黑着脸霸道地说。

    “祁世子,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叶薰浅食指在祁玥额头上一点,吐槽道,连她喜欢吃什么都管

    祁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顿感一阵头疼,一个宫羽已经够他心烦的了,现在又来了元洵,这个女人到底招惹了多少个男人啊

    现在明明是炎炎盛夏,为什么他觉得浅阁的桃花都快开遍了

    “元洵是元毓的亲哥哥,搞不好他在fèng梨酥里下了毒,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以后他送的fèng梨酥都不准吃。”祁玥见叶薰浅不答应,干脆找了个理由,试图从别的角度去说服她

    叶薰浅翻了翻白眼,下毒就凭她那比狗还灵敏一千倍的鼻子,有谁能给她下毒这男人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祁世子,拜托你肚子里不要有那么多阴谋论好不好”叶薰浅颇为嫌弃地看着祁玥,无语到了极点。

    叶薰浅越是这样满不在乎,祁玥的心就越是不安,他凝视着女子那白皙的脸庞,心中一叹,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潜意识里信任元洵,正是因为这份信任,所以她不会相信fèng梨酥里有毒。

    他的话,在她心里的地位很轻很轻,而元洵,什么都不用解释,便可轻而易举地得到她的信任,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他真正害怕的,不是她的心不在他身上,而是她的心,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给了别的男人。

    ------题外话------

    更新,10万字了,希望亲爱的们不要养文啦,再养文就上架无绝期了~哭瞎~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