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四章 浅浅,好久不见

    ;这松子也收了,话也说得差不多了,青泉回祁王府复命,叶薰浅抱着怀里的霓松子,心里暖洋洋的,路过叶怜香身边时,她视若无睹,叶怜香顿时炸毛了,“叶薰浅,你别太得意”

    “祁世子不过是给你点甜头尝尝,好让你爱上他,到时候他再狠狠地抛弃你,你以为他真的会喜欢你吗”叶怜香眼里满是不甘,凭什么她的宫铃被盗,下落不明,前途一片黑暗,可叶薰浅却能得到祁世子另眼相待

    叶薰浅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神情傲慢地唤了声“琼华”。

    “奴婢在。”

    “刚刚二的话可是听清楚了”

    琼华毕恭毕敬,答曰:“一字不落。”

    “赶明儿替本郡主去祁王府问问祁世子,是不是如二所说的这般。”叶薰浅笑容明媚,可说出来的话却泛着丝丝寒意,“如若二只是信口雌黄,败坏祁世子的名声,那”

    叶怜香气得嘴唇发紫,跺了跺脚,这叶薰浅十年里不愠不火的,怎么进了棺材就性情大变呢这张嘴真是该死的厉害

    怒意袭卷而来,淹没了她的理智,叶怜香从小任性骄纵,哪里受过这等委屈,越看叶薰浅那张脸越是恨得牙痒痒,抬手就准备给叶薰浅一个耳光,以报当日之仇,结果手还未落下,就被琼华给钳制住了手腕,无法动弹。

    “你你大胆贱婢,竟敢”叶怜香拼命想要挣脱,奈何琼华的手就跟铁箍似的。

    “我以为你这几天变聪明了呢原来还这么愚蠢”叶薰浅玉指纤纤,捏住了她下巴,一字一句,“顺便告诉你,昨天六公主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下来,原本脱臼的腿,骨折了。”

    叶怜香,“”

    “是你一定是你”叶怜香激动地说,因为这件事,昨天她还和母妃进宫去看望表姐,太医说险些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叶薰浅松开叶怜香,根本不想再跟她废话,抱着祁玥送给她的松子,向浅阁走去,身后还传来叶怜香歇斯底里的声音,“叶薰浅,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告诉淑妃娘娘和表姐的”

    那抹湖蓝色的身影径直前行,丝毫没有因为叶怜香的“警告”而受到半点影响。

    “郡主,您一点都不担心吗”琼华跟在叶薰浅身爆低声询问。

    “有什么好担心的元毓那是咎由自取,动用皇室隐卫,在路上拦截我,若不是祁玥提前得到消息,派青泉过来接我,那一早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战。”

    她眸光悄无声息落在松子罐上,顿了顿,继续道:“祁玥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况且,凭他的手段,怎会给人留下把柄一个叶怜香翻不出什么浪来”

    叶薰浅打开盖子,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随便寻了个理由支开琼华,四下无人,她纤纤细指伸进罐子里,轻车熟路地在里边掏出了一张小纸条,中指轻轻弹了弹,使纸条上沾染的松子屑簌簌而落。

    “薰浅,傍晚酉时,我在洛河边等你。”

    寥寥数语,却写得分外认真,叶薰浅抿唇一笑,见琼华从外边走来,连忙将小纸条藏入袖中。

    “郡主,三皇子来访,见还是不见”

    叶薰浅柳叶眉一挑,这段时间她没少研究过皇室的人,三皇子元洵,和六公主元毓一母所出,如今来贤王府,怕是兴师问罪来了吧

    “见怎么不见”叶薰浅果断地回答,元毓昨天从摔下台阶,恐怕到现在都弄不清楚是何人所为,这位三皇子倒是敏锐,竟然这么快就想到了她头上

    不过,他应该也只是猜测而已,如今来贤王府一探虚实。

    贤王府会客厅中,叶薰浅在琼华的陪同下款款而来,元洵坐在圈椅上,左手边的几案上立着一盏茶,他左手捏着杯盖,轻轻拨动茶梗,写意而闲适,天青色的蟒袍穿在他身上,衬出他颀长的身形,眼角的余光轻轻柔柔地落在了门口处那双茶白色的绣花鞋上,方才抬起头,“浅浅,好久不见。”

    叶薰浅目光胶着在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庞上,英气逼人的五官精致而立体,清朗的眉,挺直的鼻梁,还有不染而朱的双唇,组合在一起,分外协调。

    在见到元洵之前,她有想过无数种见面时的情景,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般

    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多年的老朋友,那清澈而柔和的眸光,仿佛穿透岁月的重重雾霭,看清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三皇子。”叶薰浅压下心中涌起的丝丝波动,在离元洵三尺距离的时候停下,简简单单地回了一声。

    男子心中所有的激动在这一刻被叶薰浅这声平平淡淡的“三皇子”击碎了,他心中一苦,他知道是她当他远在千里之外,得知她宫门坠马伤了元毓时,他就知道是她了然而,再见面,相逢不识

    “郡主。”元洵收起了脸上的情绪,凝视着她端丽的面容,点了点头。

    叶薰浅落座,就坐在元洵的对面,据琼华所言,这位三皇子不简单,她绝对不能因为他那一声“浅浅”而掉以轻心,说不定那只是他的试探。

    “三殿下要见我”叶薰浅漫不经心地喝茶,润了润嗓子。

    “嗯,早有拜访之意。”

    元洵供认不讳,叶薰浅敛下眸子里的讶异,想到了昨日元毓摔下台阶的事情,她唇酱起一丝笑意,“六公主被本郡主的马儿惊到,脚踝脱臼了,昨儿又一不小心摔下台阶,骨折了,三殿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来拜访,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呢”

    弦外之音:没好事

    “毓儿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元洵不假思索,凝神道。

    这倒是让叶薰浅刮目相看了几分,这位三皇子,果然不能等闲视之

    他知道的事情只多不少,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便可,其他的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那么三殿下今日来贤王府,是来给令妹找场子的了”

    两人心里都十分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祁玥做事滴水不漏,不会给人留下把柄,但这并不代表别人不可以在别的事情上大做文章。

    元洵今日来贤王府绝对不可能是来闲聊的,哪怕知道元毓逢此大难是因为惹了她,也断然不可能空手而回。

    “不是,我只是来看你的,想看你是否安好。”元洵怕叶薰浅误会什么,从容的面庞上多了一丝紧张,急于解释着。

    ------题外话------

    我已经能够预想到柿子的醋劲将会是何等的猛烈了最近点击收藏不是很好,不过伦家不会弃文滴,么么哒亲爱的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