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完好无损

    ;女子的肌肤百里透红,此时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直到祁玥指着两瓣残铃,“喏,就是你手里的两瓣宫铃。”

    叶薰浅,“”

    “祁世子,你确定你没有记错仇人吗”叶薰浅黑着一张脸,咬牙切齿地问。

    她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这个腹黑的男人,竟然把“害”他手“受伤”的罪行全部推给宫铃,还为自己毁宫铃找了个绝佳的理由,偏偏自己挑不出半点差错,真是尊腹黑神

    如果说之前叶薰浅是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那么现在,她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说什么不好,偏偏说劈了石头,给这个男人可乘之机。

    “嗯嗯,本世子过目不忘,绝对不会认错仇人的。”祁玥煞有介事地说,那眼神别提有多真诚了。

    叶薰浅的表情集幽怨与无奈于一体,许久才恢复清晨的神采奕奕,直截了当逼问,“祁玥,你故意的是不是”

    “是。”男子终究还是坦诚了,因为他知道,这一刻,她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所以他同样认真地回答。

    几日的相处,让他知道,这个藏在他心尖上的女子是很有原则的,今日她来祁王府,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她不会善罢甘休

    “为什么”叶薰浅不解,叶怜香的宫铃和祁玥没有半点关系,他为什么要毁了

    祁玥深深地看着叶薰浅,眼里有化不开的柔情,内心深处的那个答案怎么也说不出口,两人四目相对,顿时无言,滴漏声声,流淌而过,须臾,男子薄唇轻启,“我不喜欢你手里有其他男人的定情信物。”

    叶薰浅显然没有想到祁玥会如此直白的回答,脑海里轰然炸开,顶着两片极为可疑的,揪住了他的领口,靠近他,一字一句,“祁玥,这似乎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薰浅,你扯着我伤口了”

    祁玥眉头轻皱,她揪住他领口,导致他的衣裳擦到伤口,隐隐觉得有些疼,这一刻,他庆幸,疼痛让他找到了回避她这个尖锐问题的理由。

    叶薰浅听罢渐渐松开了手,面露歉意,方才她太过激动,忘记了他身上还有伤,这会儿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伤到哪儿了我看看。”

    祁玥一动不动,可怜巴巴地看着叶薰浅,“我的肩膀有些酸,抬不起来了。”

    弦外之音是,肩膀酸了,抬不起来了,自己脱不了衣裳了

    “哦。”叶薰浅简单应了声,走到他跟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剪刀,本想用剪刀把他的外套剪开,可一想到那之事还没完,就立刻放弃了这个“暴力”的想法,正儿八经地替他解开纽扣,从最上面的开始,一路向下,直至将他外衣褪去,上边的伤口方才在空气中。

    “这肩上的伤口可以拆线了,你忍着点儿。”叶薰浅在屋子里游刃有余地穿梭着,取来剪刀和纱布等,开始动手,这是她第二次替他拆犀祁玥静静地看着她专注的模样,不忍打扰,这个时候的她,很美,那是一种沉静之美,如同春风的手,抚平内心的躁动。

    至此,祁玥身上所有的伤口拆线完毕,过不了几日就会痊愈。

    “祁玥,就算抛去我自身的原因,这宫铃尸家信物,如今被你劈成了两瓣,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叶薰浅到底是理智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个宫铃被宫家给盯上。

    “好。”祁玥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如果只是给宫家一个交代,他有何惧祁王府何惧区区一个宫家即便宫家是南陵第一望族又如何

    他真正担心的至始至终都只是她一个

    叶薰浅得到了祁玥亲口承诺,来祁王府的目的已经达到,心想她该回去了,昨晚无意间在匣子里发现的两本书还没来得及研究呢

    想到这,她面色无意,向祁玥告别,“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了。”

    话毕,女子快速转身,朝门外走去,毫不犹豫。

    这一瞬,祁玥却觉得自己的心被得厉害,情急之下匆匆一唤,“叶薰浅。”

    湖蓝色的倩影已然站在水榭栈道之上,此时扭头向后一看,“什么事”

    “今天你来,只是为了宫铃的事情吗”祁玥坐在椅子上,原本淡然的眸子不知何时被染上了几丝紧张与迫切,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眼睛眨也不眨,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他明知她为宫铃而来,却贪心地希冀着不止于此哪怕她有一点点为他而来的心思,也足以令他欣喜若狂。

    叶薰浅扯了扯嘴角,毒舌无比,“顺便看看你有没有死透”

    “如果我死了呢”祁玥的唇角因女子的话而了起来,她的性子就是这般,而他喜欢。

    “死了一了百了,就不用出去祸害人了”

    叶薰浅的这张嘴跟刀子似的,在她说话的时候祁玥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手腕轻轻一抖,那原本悬挂在屏风上的锦袍飞来,披在他身上,男子手指翻飞,快速将纽好,紧接着轻功施展,瞬间来到了叶薰浅身爆“走吧,我送你。”

    “我不是三岁小孩,不用你一个病人送。”叶薰浅皱了皱眉,拒绝道。

    “但你是女子,还未出嫁,我送你是应该的。”祁玥不假思索,寻了个极好的理由,在大齐,女子,尤其是未出阁的女子,出门必携带仆从,她贵为郡主,一个人从祁王府走回贤王府,总归不妥。

    “真是麻烦”叶薰浅十分嫌弃地看着祁玥,迈开脚步向前走。

    祁玥知道,她这是同意了。

    王府门口,青泉早已等候多时,见祁玥和叶薰浅走了出来,连忙对祁玥使眼色,祁玥见状让叶薰浅在原地等一会儿,自己走到青泉身边。

    “怎么样”祁玥面无情绪,问道。

    “已经全部杀了”

    青泉据实以告,祁玥黑眸了光雾一闪,元毓好大的胆子,都被马撞了还这么不省心,为了报复薰浅,竟敢动用皇室隐卫,先是引开银练,然后在清晨薰浅来祁王府的路上拦截,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要了她的命

    若不是自己提前得到了消息,让青泉亲自去接,恐怕此刻见到的就是浑身是伤的她了

    “祁玥,你好了没有”叶薰浅已经不耐烦地催促了,祁玥见状才走了过去,下意识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人生中第一次庆幸,她完好无损,真好

    ------题外话------

    伦家真是越来越稀饭柿子了,给柿子点520个赞~话说冬天到了,妞妞们要注意保暖呀,叶子这边已经好冷了,要穿大棉衣,嗷嗷~希望我孤独码字的日子里有你们的陪伴,爱你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