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祁世子傲娇了!

    ;“世子说了,若是郡主生气,就把这罐松子给郡主当零嘴”青泉从怀里掏出了个瓷罐,递给叶薰浅。

    “想用一罐松子收买我”叶薰浅也不客气,祁玥毁了宫铃,她还没找他算账呢这罐松子就当做是赔罪的开胃菜好了,她倒要看看他今天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郡主请上车吧,世子在祁王府等您呢”青泉嘿嘿一笑,只见叶薰浅左手捧着松子,右手提起裙摆,跳上马车,他也坐上了马车,驱车前行。

    叶薰浅将瓷盖打开,扑面而来的香味让她食指大动,她喜欢吃松子,却不喜欢剥壳。

    这满满一罐松子全部都是去了壳的,还散发着极淡的青莲香气,分量大约是松子本身气息的千分之一,叶薰浅对气息十分,而且过目不忘,自然猜出了个大概,她悠悠一叹,不知道他到底剥了多久才剥了整整一罐

    不知不觉,祁王府到了,叶薰浅不是第一次来了,青泉拉开帘子,请她下车,叶薰浅径直向前赚在台阶处顿了顿,仰望着正门上方“祁王府”三个大字,不知在想些什么。

    “郡主,这罐松子世子剥了整整一个时辰,手指都磨出泡了。”青泉想到这,不禁有些心疼,赶紧在叶薰浅面前替自家世子说好话。

    叶薰浅偏头,看了一眼青泉,还没来得及吐槽几句,祁王府的大门已然敞开,还传来祁玥清清冷冷的两个字“闭嘴”。

    他依旧是一袭月华色的锦袍,在晨曦中呈现淡淡的银色,宛若月光织成的的华锦一般,整个人由内而外透出一股无上的尊贵与优雅,负手而立,目光悠悠看向她,徐徐道:“我知道你会来。”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平静,可听在叶薰浅耳里,却觉得有一丝难以名状的紧张贯穿其中,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缄默不语,踏上台阶,向他走来。

    青莲小筑中,会客厅中,叶薰浅将两瓣破碎的宫铃重重砸在了墨玉桌上,发出两声清脆之音,只见她眉毛陡竖,红唇抿成一犀“祁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先吃早饭吧。”

    男子温淡如水,不愠不火地给叶薰浅准备碗筷,示意她坐下吃饭,以她的性子,昨晚收到了两瓣残铃,定然会一大早就赶过来讨个说法,连饭都顾不得吃。

    她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是没底儿他乾坤在握,算无遗铂却摸不准她的心。

    如今他只是毁了一枚宫铃,她便有如此反应,若是让她知道他放出消息,将宫羽引至天山,那

    叶薰浅拿起筷子,她的确饿了,先前在马车上吃了几个松子,但明显不够,祁王府的饭菜对她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就这样,叶薰浅肆无忌惮横扫美食,祁玥优雅地喝汤,时不时看着她吃饭的模样,眸光一柔。

    “我吃好了。”叶薰浅动作快,不多时便填饱了肚子,她扑闪着眼睛,望着他,视线缓缓下移,最后凝驻在了他的手指上,下马车时青泉的话毫无预兆地在脑海中响起,她本不信,以为青泉那个护主得很,自然替祁玥说好话,可现在亲眼所见,她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难道他真的剥了一个时辰的松子

    这怎么可能呢他是祁玥,是慧绝众生的祁王府世子,怎么会

    可事实摆在眼前,若是真的,叶薰浅不可能无动于衷,会客厅中两相缄默,几秒过后,叶薰浅终于打破了沉默,“呃那个你的手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叶薰浅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她又不是他的谁,管他做什么

    “不小心被石头磨破的。”祁玥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可叶薰浅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了各种委屈,活像了做错事然后赌气的孩子,明明可以道出事实,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的关心和爱护,却偏偏睁眼说瞎话胡乱找个理由搪塞,结果又无比希望对方能够拆穿自己的谎言,看出真相。

    祁玥的神情,顿时纠结矛盾到了极点,那双最吸引人的墨眸里,倔强中隐含委屈,别扭里暗藏傲娇。

    叶薰浅扯了扯嘴角,心里无语,男人心,海底针,尤其是祁王府的男人,这颗心究竟是有多扭曲啊

    大大方方承认,有那么难吗

    “哦,是哪块顽石,能磨得破祁世子的手啊本郡主把它劈成稀巴烂,给祁世子出气,以报答今日赠饭之恩。”叶薰浅言笑晏晏,明知他很别扭,还故意这般戏谑着问。

    果不其然,祁玥抬眸,看着她,眸底闪过一丝暗芒,怎么会这样他为她剥松子,结果把手磨破了,薰浅明明知道的,按照常理,她不是应该对他嘘寒问暖聊表关切一下吗

    祁玥特意准备的苦肉计虽好,可叶薰浅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不按常理出牌,自然也不能按照常理来推测。

    沐浴在爱情中的男子,经天纬地,乾坤在握,却独独漏算了这一点。

    如今计策失败,方才恍然大悟,她若是一般人,也不会时时刻刻牵动他的心了。

    “郡主有心了,本世子已经为自己报仇了。”

    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神色,淡淡地拒绝了女子的“好意”。

    叶薰浅故作惊讶,身体向前一倾,看着祁玥的眼睛,笑着说,“是吗那本郡主倒是好奇了,祁世子怎么为自己报仇了”

    祁玥唇角一勾,睨了一眼桌子上的两瓣宫铃,吐出几个字,“把它劈成了两瓣。”

    ------题外话------

    onno哈哈~有木有发现,我们家柿子各种可爱别扭腹黑呀~收藏别忘了把放入书架喔,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