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一片孝心

    ;“去浅阁。”

    贤王爷不愧为一家之主,很快便分析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自从叶薰浅回到王府,她对宫铃的兴趣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若说叶怜香的宫铃被盗,她的嫌疑最大。

    云侧妃和叶怜香相视一眼,匆忙跟上,身后还跟着八名身手不亚于王府隐卫的侍从。

    浩浩荡荡,颇有兴师问罪之势。

    陪伴自己多年的宫铃被盗,叶怜香情绪别提有多激动了,想着有贤王爷替自己撑腰杆,一下子就变得有底气了,一浅阁,便开始大声叫嚷了起来,“叶薰浅,你给我出来,敢偷盗我的宫铃不敢承认,算什么大家闺秀”

    语落,只听“啪”的一声响起,叶怜香宛如秋天的黄叶般倒地,左手还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立于自己面前的一抹湖蓝。

    “郡主此举何意”云侧妃来到叶怜香身爆将自己的女儿慢慢扶起,浑身充满了戾气。

    “既然云姨娘教女无方,本郡主不介意替云姨娘好生管教一下”叶薰浅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玳瑁,冷睨三人。

    贤王爷瞳孔一缩,不去管叶怜香的伤势,黑眸迸光,直逼叶薰浅,“薰浅,怜香的宫铃到底是不是你拿的”

    “父王说的是什么话”

    叶薰浅脸色陡然清寒了起来,反唇相讥,“本郡主拿二妹妹的宫铃作甚”

    “叶薰浅,你别不承认了,我的宫铃,除了你,还会有谁想要”叶怜香咬唇,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叶薰浅所为。

    “二妹妹莫非是被扇了个耳刮子,连带着脑子也残废了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想要你的宫铃,如果说得让我满意了,说不定我一高兴就还给你呢”

    叶薰浅蹲了下来,妧媚天成的笑绽放在她唇爆充满着蛊惑。

    “我就知道是你”叶怜香指着叶薰浅,咬牙切齿,“一定是你,你记恨羽公子喜欢的人是我,而不是你,所以便千方百计夺走我的宫铃,企图李代桃僵,嫁入宫家”

    “呵呵。”叶薰浅轻笑一声,看着叶怜香那歇斯底里的表情,笑眯眯道:“这么说,你的宫铃尸家给你的信物了”

    此话一出,贤王爷和云侧妃皆脸色骤变,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叶怜香,竟然如此简单地被叶薰浅套了话而不自知

    “不不不不是”叶怜香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连忙矢口否认,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叶薰浅又怎会因此而相信

    “薰浅,本王再问一遍,怜香的宫铃在不在你手上”

    至始至终,贤王爷最关心的事情,便尸铃去了哪儿,这一点让叶薰浅狐疑了,她故作无辜地摇了,“父王,方才女儿可是一直在院子里纳凉,没出去过,我又没有三头六臂,如何能从怜香阁拿走二妹妹贴身之物”

    “你”叶怜香语塞,仔细想想叶薰浅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纰漏,可她的宫铃被盗,是铁一般的事实,反驳道:“你说你没出过院子,谁看见了”

    “浅阁里所有的下人都可以作证。”叶薰浅淡定无比,丝毫没有将叶怜香放在眼里,从容不迫地应付着。

    “是吗”叶怜香面色狰狞,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多时便将浅阁所有的下人都叫了过来,这原本宽敞的庭院顿时变得有些拥挤,连空气也没那么新鲜了。

    琼华始终站在叶薰浅身侧,一言不发,没有主子的允许,她不会轻举妄动

    “你们说,刚才郡主是不是一直待在院子里”叶怜香从地上慢慢起身,左脸还残留着一个红色的手指印,这话一出,十个侍女一字排开,迟疑着犹豫着,仿佛在思考该如何回答。

    叶薰浅敛下睫毛,快速地扫了一眼众侍女,微微侧头,与琼华对视了一眼,恰在此时,一名侍女踩着小碎步走了出来,“奴婢方才经过前院,看见郡主出去了。”

    叶怜香挑了挑眉,看向叶薰浅的眼神尽是得意,一人说完,紧接着另一侍女也出列了,“奴婢半个时辰之前在给花圃松土,恰好看见郡主从外面进来。”

    有了两个带头,剩下的侍女们早就按捺不住了,纷纷走了出来,惟妙惟肖地描述着自己如何看到叶薰浅走出浅阁的画面。

    “叶薰浅,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口口声声说整个浅阁所有的下人可以作证,现在,推翻你言论的可不是本”

    多日来叶怜香被打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机会,自然想将叶薰浅狠狠地踩在脚底,恨不得她永世不得翻身

    贤王爷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屹立不动,似是在等待叶薰浅的说法,只见她莲步轻移,很快就来到了这排侍女跟前,她的脚步停留在了那名方才经过前院时看到她出去的侍女面前,轻飘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浅阁里负责什么”

    “奴婢名唤蜜儿,负责擦拭桌椅。”侍女只觉头顶好像笼罩着一片乌云,胆儿微颤,偷偷地看着叶怜香。

    叶薰浅笑而不答,走到了另一个恰巧看到她从外面进来的侍女跟前,同问:“你呢”

    “奴婢叫紫儿,负责浣纱。”

    “很好。”叶薰浅红唇动了动,好不吝啬地赞扬,可下一秒,她眸底一片暗沉,“一个负责擦拭桌椅的侍女,不好好待在浅阁里擦桌子,倒是有空跑到前院来了”

    “还有你,浣纱浣到了花圃里,还浇花”

    叶薰浅的语气冰冷得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玩忽职守,诬陷主子,这种忘恩负义的婢女,浅阁容不下”

    “立刻给本郡主全部滚出去”叶薰浅神态凛然,没有半点温柔,冷硬而强势的话逼得两位侍女大惊失色,若是离开了浅阁,她们能去哪儿云侧妃和二将她们安插在浅阁,就是为了让她们监视郡主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即刻回报,如若离开了这里,那么对云侧妃和二而言,她们就没有了任何用处,无异于弃子。

    “大姐姐莫不是因为侍女指证而恼羞成怒”叶怜香好死不死地跑了出来,试图阻止叶薰浅的决定。

    “指证呵呵,二妹妹莫非以为,众口铄金,人多便是对的”叶薰浅丝毫不惧浅阁之内十人指证,恰恰相反,让浅阁所有侍女为自己作证的说词根本就是她故意的,为的就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浅阁里的细作全部揪出来同时铲除干净,免得落人话柄。

    “连自己本分都没守好的侍女,本郡主要来何用”

    云侧妃脸色黑得跟木炭似的,这些侍女,可都是她精挑细选送入浅阁的,如今叶薰浅竟然要把她们全都送赚这可不妙

    “薰浅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侍女们犯了错,小惩大诫一番便是,何必要逐出王府呢”云侧妃赔笑着劝说,见叶薰浅不为所动,她又扯了扯贤王爷的袖子,用眼神示意他说话。

    “你姨娘说得是,薰浅你”

    贤王爷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薰浅打断了,“父王,这是浅阁的事情,请父王不要插手本郡主何时说过要将她们逐出王府既然父王和云姨娘都认为她们孺子可教,不如让她们去服侍父王好了,这是薰浅的一片孝心,还望父王和云姨娘笑纳。”

    ------题外话------

    onno哈哈~咱们滴薰浅战斗力杠杠滴~亲们冒泡啊,伦家存稿孤单,呜呜呜~要是收藏能过800,伦家明天就二更,嗷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