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七章 宫铃失窃

    ;“祁世子,夜深了,你还不卓”叶薰浅看了一眼天上的北斗星,心中涌现万千思绪,急需梳理,这个男人在身爆总能轻而易举地干扰她的思路,影响她的判断。

    “你又赶我”祁玥嘴唇一扁,在同一天内被这个女人赶两次,还真够丢人的

    想他堂堂祁王府世子,何时受过这等冷遇

    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丝即将吵架的苗头,琼华赶紧走到了祁玥和叶薰浅中间,将两个人隔开,祁玥不喜欢别的女人靠近他,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和琼华保持距离,同时也离叶薰浅更远了。

    “世子,我家郡主的意思是,她累了。”

    祁玥知道琼华是来打圆场,顺便给他们台阶下的,也不辜负她的好意,看着叶薰浅明月珠晖下的白皙侧颜,恋恋不舍,“薰浅,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祁世子,你很闲吗”叶薰浅嘴角掀起一弯弧度,反问一声。

    “不是。”祁玥摇了,他怎么会很闲只不过他就是忍不住想要见到她,哪怕她对他冷言冷语没有好脸色

    “那就是我很好看了”叶薰浅清冷的面色骤然一暖,戏谑着问。

    如此截然不同的表情变化在一瞬间进行,冲击着祁玥的视觉,他的心刹那间燃起了熊熊烈火,喃喃道,“嗯。”

    这一声“嗯”,绝对发自肺腑,她若不好看,他怎会想着明天还来看

    叶薰浅怔了怔,继续笑靥如花,反问:“难不成昨天和今天还没看够”

    “不够。”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重重响起,男子往昔锐利的眼神在这一刹陡然变得柔和了起来,凝视着她,一眼千年。

    对视几秒,叶薰浅的脸微微一红,别过眼神,不去看他,心中暗道:世人皆言,祁王世子,高天孤月,慧绝众生,那她却觉得他美色惑人。

    “什么够不够的”叶薰浅低着头,小声嘟哝着,然后跺了跺脚,转身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

    琼华见状自然跟上,将祁玥晾在了宽敞的院子里,月华满天,锈熠熠下男子遗世**,凝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不一会儿,一个轻飘飘的影子落在了他身侧三尺远处,“世子。”

    “怎么样”祁玥连看都没看银练一眼,清声问道。

    “果然不出世子所料,贤王府里里外外的隐卫数量高达百人,其中怜香阁就不下于十人。”

    银练一板一眼地回答,等待祁玥的指示。

    祁玥面色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又问了一句,“宫铃呢”

    “在这呢”银练出手,鲜有失败,叶薰浅让他去盗宫铃,还真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

    祁玥睨了一眼银练掌上宫铃,月华色的锦袖中霎时飘出一道凌厉的罡风,刹那间将宫铃劈成了两半,银练看着那枚残破的宫铃,大惊,“世子,这”

    世子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郡主让他盗宫铃,结果世子把宫铃毁了,这让他怎么回去交差

    “薰浅只说让你盗宫铃,没说一定要完好无损的。”祁玥淡定无比地说,显然是早就想好了说词。

    银练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郡主的确没有说好完好无损的,可拿着残破的战利品去交差,岂不是有辱他影阁高手之威名

    罢了罢了,为了世子的终身大事,他的威名又算得了什么

    世子虽然不说,但他和青泉青裳都知道,世子对薰浅郡主很特别说不定以后就是世子妃了,他还是悠着点儿伺候吧

    风过也,一瞬千里,院落里哪里还有祁玥的影子

    银练苦着一张脸,走进浅阁,知道叶薰浅没有歇下,他叹了一口气,横竖都是死,他豁出去了

    当他悄无声息地出现时,叶薰浅正在看那十几本书,感觉到银练的气息,她阖上书本,“可是到手了”

    “嗯。”银练的声音闷闷的低低的,让叶薰浅不禁有些疑惑。

    只见他抬起头,看着叶薰浅那双灵动的黑眸,颤巍巍地伸出手,上面的宫铃破成了两半,断口十分光可鉴人,叶薰浅脸色变了变,只听银练忙不迭地解释道:“郡主,属下办事不利,请郡主责罚。”

    “发生何事”叶薰浅从鼓凳上起身,问道。

    “回郡主,是这样的,属下去怜香阁盗取宫铃,却受到八名高手的阻挠,一不小心把宫铃弄掉了,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银练越说到后面越心虚,声音也跟着越来越小。

    叶薰浅在他身边走了几步,眸光触及那碎成两瓣的残破宫铃,“宫铃的切口如此光滑平直,沿着中轴分成两瓣,银练,你还要告诉我那是掉在地上碎成两瓣吗”

    “”银练抹了一把汗,郡主好难搞定简直是要和世子不相上下了

    “我”银练被叶薰浅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所折服,心中的一杆秤在不断地倾斜着,脑海里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响起:要不要说实话要不要要不要

    银练无声的回答,早已说明了一切。

    叶薰浅原本红润的脸上霎时盖上了一层寒霜,她身形一动,蓝色水袖轻拂而过,两瓣宫铃握在手中,夺门而出,湖蓝的飘带随风飘舞,恍如仙子临尘,不多时便消失在了银练的视野中。

    怜香阁内,此时乱作一团。

    “饭桶,连个人都抓不住”叶怜香手中花瓶落地,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

    “二恕罪,来人武功奇脯属下还来不及反击便被一招制服”隐卫们暗暗叫苦,万分不解,这齐都何时有了这样的高手还公然盗取二的宫铃

    “给我找”叶怜香盛怒之中,宫铃被盗,几乎是要了她的命根子,也让她原本该有的理智被滔天怒火淹没了。

    怜香阁逢此意外,贤王爷和云侧妃第一时间赶来,隐卫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在贤王爷的吩咐下离开,隐住身形,各就各位。

    “母妃,宫铃不见了。”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叶怜香才渐渐恢复了理智,对云侧妃道。

    “你说什么那可尸家信物”云侧妃面色凝重,脱口而出,与此同时,贤王爷低声问道,“怜香,你再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叶怜香摇了,她与齐都的贵女们一向交好,怎会轻易得罪人

    “真的没有”贤王爷浓眉皱起,这宫铃早不丢晚不丢,偏偏在叶怜香即将及笄的节骨眼儿上弄丢了,这可不是什么喜事

    “如果非要说有的话,怜香只三大姐姐不高兴过”

    叶怜香眸子里闪过一道暗芒,见贤王爷已然心生怀疑,连忙假意为叶薰浅开脱,“父王,大姐姐是第一闺秀,应该不会做这等鸡鸣狗盗之事吧”

    ------题外话------

    偶家小柿子故意把小浅浅的宫铃劈碎了,绝对是爱吃醋的节奏啦啦啦~

    还没收藏的妞妞们,记得加入书架,方便阅读,嘿嘿~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