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 十年前的工笔画

    ;于是,在银练的人生中,被第二个人吐槽自己笨。

    到了晚上,叶薰浅在浅阁里的空地上搬来一架藤椅,静静等待着银练的消息。

    “郡主,你说银练会不会得手”琼华捧着一叠瓜子儿送到叶薰浅身爆问道。

    叶薰浅扫了抓起一把,开始嗑瓜子,肯定地说:“会”

    见琼华欲言又止,叶薰浅将躺着的身体直了起来,看着夏夜苍穹上的点点繁星道:“叶怜香的怜香阁外围有不下于十个高手暗中保护,银练是祁玥的人,不会失手。”

    “郡主就这么相信祁世子”琼华坐在了藤椅边的小凳子上,给叶薰浅酸痛的腿,叶薰浅十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是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身体,也由不得她如此折腾,今天她和祁玥任性地从京兆府走回贤王府,当时没什么感觉,可到了晚上就酸了。

    “不是相信,而是事实。”叶薰浅笃定一般说道,见琼华不解地拧着眉,忽的想起了浅阁的书房,“去拿我平时最爱看的书来。”

    “好。”

    叶薰浅望着琼华离去的背影,唇角微勾,目光凝驻于琼花丛中,“出来。”

    凉风拂过,琼华枝叶摇摆,却不见人形,叶薰浅清冷的容颜透着朝霞般的明艳,丹唇轻启,“祁玥,我知道是你”

    这一瞬,男子放从花丛后徐徐站起,向她走来,见这片空地上只有一架藤椅和一个小木凳,他思量了一会儿,果断地选择和叶薰浅坐一块儿,伸出长臂,将女子揽入怀中,果断而霸道,淡定的墨眸里浮现出点点疑惑,“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的气息隐藏得极好,就是影阁的影沉影风也不会这么快地猜到是他,薰浅没有没有内功,只有极其厉害的招式,怎么可能判断得出

    “青莲气息。”叶薰浅悠悠道出,祁玥不由得一怔,他身上有青莲的气息,并不是因为他的清莲小筑里种着碧水青莲,他居住在此,身上不可避免地被沾染上,而是因为他每七日服用一枚苦心青莲。

    “你若喜欢宫铃,我送你就是了,去抢叶怜香的作甚”祁玥并不隐瞒他今日到此的目的,他听说叶薰浅让银练去弄叶怜香的宫铃,心中浮现了丝丝别扭,他发誓,绝对不让她碰其他男人的东西。

    “不知道。”叶薰浅倒是实诚,懒得找一大堆花哨的理由来搪塞他,他也未必会信,何必浪费时间况且她确实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和自己有几分关联。

    “既然不知道,那就别去管了,叶怜香的东西,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祁玥一边试探着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叶薰浅的表情,却发现女子容颜清淡,眉毛不扫而黛,朱唇不点自红,清冷与明丽同在,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入怀中。

    “也对”叶薰浅动了动,示意祁玥起来,他身材高大,占了她大半张藤椅,实在是挤得慌。

    祁玥从叶薰浅的眼里很清楚地了解了她的意思,松开手,起身,这会儿琼华已经捧了十几本书走了过来,见到祁玥,眼里的惊愕一闪而过,“见过祁世子。”

    “免礼。”祁玥薄唇动了动,从琼华手中把那十几本书都抢了过来,借着几案上的灯光瞧了瞧,翻了几页,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看过这几本书,他讶异了一下,祁王府藏书丰富,即使是皇宫里的藏书阁也未必比得上,而他博览群书,鲜有没看过的。

    叶薰浅见祁玥有些惊讶,自己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这个男人淡定从容似苍穹上的明月,此时怎么会浮现这等神情她走上前去,不动声色地把书抢了回来,琼华不敢和祁玥动手,不代表她不敢。

    “咦”当翻开第一页时叶薰浅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这是她最喜欢的工笔画

    不似这个时代的水墨画,工笔画所绘制的画面精致细腻,画面看起来更加真实,现代的她,除了拥有高超的调香技艺外,还喜欢作工笔画。

    “郡主怎么了”琼华走上前来,轻声询问。

    她来贤王府的时间很短,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弄清楚叶薰浅十几年的生活习惯。

    叶薰浅抿唇不语,眼里闪过一道流光,快如闪电,琼华见状出声,“郡主不记得了这整本都是您画的”

    “我画的”

    身着湖蓝软云纱的女子侧过头,看着琼华,有些不解。

    “是呀郡主五岁时画的。”

    随着天际一抹流星划过,叶薰浅隐去自己异样的情绪,摆了摆手,笑言:“都快十年了,哪儿还记得这么多”

    祁玥眸底一闪,别有深意地看着她,衣袖下的手指微微一动,“既然记不清,就不要再想了。”

    “我养在深闺十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天天看这些书,说不定脑子早就乱得一塌糊涂了。”叶薰浅不动声色地将那十几本书抱在怀里,言笑晏晏,可心里早就白浪滔天。

    她怎么会忘记自己的笔法这一整本工笔画,不论是风格配色还是笔法,都和她分外相似。

    哦不,不是相似,而是出自同一个人

    在目光触及画作的那一瞬,她第一反应就是:这幅画,是她所作

    “郡主说什么就是什么。”琼华对叶薰浅的话深信不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无意中说起了叶薰浅以前的事情,“郡主五岁以前可活泼了,只是王妃去世后,就变得沉闷了起来,加上王爷纳了侧妃,心中更是郁郁寡欢,干脆将自己锁在深闺里,如今看到郡主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琼华真的为郡主感到高兴。”

    叶薰浅十分地捕捉了两个字“十年”,十年前的自己琼华为何如此清楚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就好像沉浸在往昔的记忆中,难不成琼华十年前就识得自己这绝对不是依靠打听就能知道的事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