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一念天堂

    ;想到这,男子的唇角边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甜蜜的笑意,他的雕工是跟城南一位老师傅学的,这两只血龙木雕是他的第一个作品,本想拿给姑姑看讨她开心的,却没想到会在御花园逢此意外。

    后来,他被姑姑的宫人找到,带回了长宁宫,却再也找不到那两只木雕了经历冰库受困这件事后,姑姑便将他送去了炼狱,一去就是十年

    男子紧握木雕,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直至叶薰浅的手试图一点点掰开他蜷曲的手指,他皱了皱眉,看着她,半是不解地问,“你做什么”

    “我还想问你要做什么呢”叶薰浅眼角上扬,颇为嫌弃地看着他,擅闯她的闺房,还碰她的小木雕,真是可恶

    祁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薰浅看着从他手中露出半截的小木雕,白了他一眼,“你还不放手”

    男子鬼斧神差般松开了禁锢的双手,叶薰浅夺过木雕,握在手心,还用丝帕小心翼翼地擦拭,仿佛那是她的宝贝一般,祁玥见状唇角微扬,试探着问,“看你这么紧张这对木雕,难不成对你很重要”

    “那当然了。”叶薰浅几乎脱口而出,不愿祁玥觊觎她的小木雕,哪怕是一点点也不行。

    祁玥的心情很愉悦,整颗心好像从地狱飘到了云端,却不料,下一秒叶薰浅的话毫无预兆地响起,“我已经打听过了,这木头的材质是帝王木,比黄金还值钱,万一要是被你没轻没重地弄坏了,那可就亏大发了。”

    祁玥,“”

    某世子瞬间从云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华丽丽地扭曲了,直到很多年后,祁玥每每想起今时今日和叶薰浅的对话,才知道,她就是本事让他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好了祁世子,这门也进了,茶也喝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叶薰浅一边擦拭着手中的血龙木雕,擦得是纤尘不染圆润细致,一边对祁玥下逐客令。

    祁玥本想赖着不赚却发现了贤王爷云侧妃和叶怜香三人正朝着浅阁走来,只能作罢,临行前还对叶薰浅嘱咐道,“你要保重。”

    “好走不送。”叶薰浅如释重负,把祁玥推出闺房之外,重重地关上了门,眼不见为净。

    若不是他动作快,恐怕就要被房门撞到鼻子,男子凝视着这扇将两人分隔两地的门,心道:还真是个狠心的小丫头她就这么不待见他

    足尖点地,轻功施展,如烟如尘般消失在了浅阁之内。

    空气中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气息,叶薰浅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瞬,门外琼华的声音响起,“王爷王妃,你们不能进去。”

    云侧妃今日在京兆府的公堂上被叶薰浅摆了一道,自然咽不下这口气,这回府还没多久就听说祁玥进了叶薰浅的闺房,连忙撺掇着贤王爷过来准备逮个正着。

    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可不好,若是能败坏了叶薰浅的名声,那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王爷,您看”云侧妃笑得千娇百媚,有些话不需要说得很明白,便能让人了解她的意图。

    琼华身为叶薰浅的贴身侍女,不贴身侍奉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敢在此阻拦,她的眼里究竟有没有自己这个贤王府的主人

    “让开”贤王爷墨眸里闪过一丝杀意,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留她一命

    琼华立于原地,寸步不移,不卑不亢道,“奴婢只听命于郡主。”

    这句话果然将贤王爷气得不轻,自从叶薰浅回到贤王府后,对他这个父王从来没有好脸色,更别提每天请安了。

    如今连她的侍女都敢出言顶撞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在一旁蠢蠢欲动的叶怜香早就忍不住了,从云侧妃身旁走上前来,红唇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她奈何不了叶薰浅,打了她的婢女那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于是,高高抬起手,往琼华的脸上一甩,结果手还没碰到琼华的脸,掌心一阵尖锐的袭卷而至,她停留在半空的手有些发软,就在这一刻,会客厅原本紧闭的门被打开了。

    叶薰浅唇边噙着一丝媚笑,眼底却肃杀一片,手中还把玩着一枚绣花针,绣花针的端部系着一根红色的细犀“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二妹妹的手掌,姐姐我眼神不好,竟然将二妹妹的手掌当做箭靶了。”

    叶怜香感受着那枚穿掌而过的绣花针,周围还沁出了殷红的血液,对叶薰浅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瞧着这绣花针射入手掌正中央,姐姐才知道,自己的箭术又精进了。”叶薰浅不动声色地拉开琼华,她知道琼华不简单,对付叶怜香这种小角色也是绰绰有余,只是,琼华毕竟是她的侍女,若是对叶怜香动手,未免有以下犯上的嫌疑,会落人话柄。

    “怜香,你怎么样了严不严重”云侧妃顿时慌神了,握着叶怜香的右手手腕,那枚绣花针至今仍穿插在肉掌之中,闪闪发亮,云侧妃一时间也拿不下注意,是拔还是不拔

    叶怜香乃习武之人,却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叶薰浅伤到了手掌,这对她而言,无异于奇耻大辱。

    “叶薰浅”贤王爷双手负于身后,可他的衣袖却浮起了丝丝褶皱,看得出来他隐忍着克制着自己的滔天怒气,“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本王”

    当着他的面,伤他的女儿,这对他而言就是就是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挑衅

    “父王的眼里可有薰浅”

    女子身着一袭湖蓝软云纱,不答反问,话语里的讽刺意味十足。

    “你”贤王爷黑眸紧锁叶薰浅,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女子是那个十年里温柔似水的第一闺秀,差别何止是一点点,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连这样一个简单问题,父王都给不了薰浅一个确切的回答,请问父王将薰浅置于何地”叶薰浅不明白,这具身体和贤王爷明明是父女关系,可为什么就是和他不亲呢

    ------题外话------

    今晚21:55有二更,嘻嘻,还木有收藏的妞妞们记得放入书架,方便阅读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