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血龙木雕

    ;叶薰浅赌气一般向前赚将祁玥甩了十丈远,住进贤王府已有十余天,她早已将贤王府的每一处风景都了然于心,自是不会忘记自己的浅阁在哪儿。

    祁玥不是第一次来贤王府,却是第一次去浅阁,他长这么大,去过的地方千千万万,独独没好好欣赏过女儿家的闺阁。

    他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失礼的,谁敢跳出来用道德舆论指责他,他便以娶叶薰浅来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浅阁位于贤王府东南侧,叶薰浅脚步轻盈,似蜻蜓点水般在正屋前的空地上走过,她喜欢视野开阔的地方,而浅阁的布局也不像一般闺阁女子的住处那般处处透着婉约,琼花被种植在花圃里,迎着风舒展着自己纤细的腰肢,花朵摇曳,仿佛在迎接浅阁最尊贵的客人。

    侍女们见叶薰浅大步流星地回来了,不敢有丝毫怠慢,“见过郡主。”

    “都起来。”叶薰浅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径直走进房门。

    她没有那么伟大的宏愿去改变这个时代一些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奴性,这个世界,只要有贫富差距,就注定了不可能用有绝对无差别的平等,哪怕是在现代,人与人之间仍然有着天壤之别。

    譬如说,同样是做错了事情,强者向弱者道歉,是修养的外化,相反,弱者向强者道歉,无异于求饶

    琼华听到了外边侍女们的声音,连忙探出了脑袋,和叶薰浅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相遇,蓦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好像好像她昨天不该听老王爷的话将郡主一个人丢下的

    “琼华,你给我出来”叶薰浅正气头上,来势汹汹,仿若洪水般袭来。

    琼华端茶的手一抖,连忙倒了一杯,给叶薰浅递了上去,“郡主,请喝茶,祁世子在呢您的形象,要淑女啊”

    “淑女个头”叶薰浅抢过茶盏,一口气喝完,她抬手,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边残留的茶水,然后扔下杯子,揪着琼华的耳朵,“有你这样的丫鬟啊竟敢丢下主子独自一人开溜”

    “祁世子”琼华苦着一张脸,求救的眼神向祁玥的方向扫去,她这么做还不是为了郡主好郡主“克死”了那么多好男儿,都快无人问津了好不容易勾搭了祁世子身为一个好丫鳜怎能不给郡主创造扑倒美男子的机会

    听说,祁世子自幼体弱,面对如此彪悍的郡主,应该招架不住吧郡主彻夜不归,不知道有没有和祁世子发生一些故事

    表情是八卦的,眼神是暧昧的,琼华看着祁玥和叶薰浅一前一后,贼兮兮地笑着,“郡主,琼华忘了,今天的琼花还没浇水呢”

    趁机开溜,连借口都这么蹩脚,叶薰浅如是吐槽,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正午时分不宜给花草浇水,以免花草脱水枯萎而死,琼华不是普通的丫鳜怎会连这都不知晓

    只见她匆匆走过,行至祁玥身爆脚步骤停,万般纠结,好像在思考着有些话该不该和祁玥说。

    “再不赚本世子也保不住你。”祁玥淡淡一笑,一如既往的从容。

    饶是盛夏的天,也让琼华也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前一秒还在犹豫,后一秒就脚底抹油般离去。

    祁玥的脚步很轻,宛如踏在云朵上一般,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叶薰浅身爆视线在周围的陈设上移动着,叶薰浅淡然自若地坐在鼓凳上,月牙桌的中央放置着一小碟瓜子,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享受着午后的闲适悠然,眼神却时不时落在祁玥身上,而后又快速移开。

    男子双手负于腰后,眼神柔如夏日的清风,他观察得十分仔细,甚至连屋子里哪里最适合藏人都观察得一清二楚,只是,当他的眸光触及窗台笔架旁的血龙木雕时,唇角的笑意顿时一凝,他鬼斧神差般被吸引住了,向卧室的窗台边上走去。

    正在嗑瓜子的叶薰浅忽觉祁玥已经不在身爆丢下左手中剩下的瓜子,环顾四周,发现祁玥往自己的闺房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男人还真是

    “祁玥,你站住,那是我房间”叶薰浅在身后嚷嚷着,可男子却仿佛闻所未闻般跨步前行,若是叶薰浅与他近在咫超定能听到他的呼吸变快了变沉了

    他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悸动,逐步靠近,随着两只木雕在他的视野里愈发清晰明丽,那早已遗失在万里时光长轴之外的遥远记忆,于此刻,渐渐开启。

    他修长的手指有些地握住了那两只红色的木雕,棱角分明,触感细腻,与记忆中最初的轮廓重合在一起,那熟悉而久违的气息萦绕鼻尖,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放起了那时光景。

    那年,他六岁,而她三岁。

    他进宫看望姑姑,却不料在御花园里,被一只通体白毛的狗叼走了腰间的玉佩,那是他父王留给他的唯一念想,对他的意义可想而知,他心中万分焦急,追着白狗一只向前,浑然不觉已经走到了十分偏僻的地方,那时正值交接班,不知是哪个小太监玩忽职守,忘钾冰库的门了,白狗叼着他的玉佩跑进了冷宫旁的冰库里

    他不疑有它,同样跑进了冰库里,当时的他只想着将玉佩抢回来,却没有想到在自己冰库的刹那,冰库之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最后他抓住了白狗,夺回了玉佩,用力地敲打着周围的冰面与门,却无人应声。

    皇宫里最大的冰库,地处冷宫旁,周围的人本就稀少,更何况这冰库之中冰冻三超即使在里边叫破了喉咙也未必有人听得见。

    冷气袭人,冻彻心骨。

    他蹲在一爆将头贴在膝盖上,抱着蜷起的双腿,静静等待,姑姑知道他进宫,若是他久久没有到长宁宫,定然会有所察觉,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等待。

    黑暗而寒冷的冰库里,他的嘴唇冻得发紫,渐渐的,眉毛染上了冰雪,连手脚都开始冻得生硬,直至没有知觉,饥饿与寒冷同时着他仅有六岁的身体。

    祸不单行的是,适逢月圆之夜,他身上带的生死咒发作了,意识在无尽的痛意中既清晰又模糊,不断地挣扎,不断地求生,直到“砰”的一声响起,紧闭的双眼感受到了一丝光芒射入冰库,有些刺目,紧接着右臂被女孩儿拽住,身体在冰面上滑行,最后被拖出冰库。

    迷糊中感觉到一个小小的怀抱拥住了他,仿若千里冰封世界里的暖炉,的小舌头着他眉毛上覆盖的冰雪,一直向下,把他整张染上一层雪花的脸都了个遍,恍惚中听到女孩儿呢喃着,“唔原来这就是雪的味道,冰冰的凉凉的”

    ------题外话------

    更新了,数据不是很好,说实话,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叶子今天心情很低落也很难过身为作宅将每一部作品完美终结是我的责任,不论这本书最后的结果如何,只要还有一个读者在支持,我都会坚持完美终结,哪怕这一路上要经历的是无边的孤独和寂寞,这一直是我的底犀爱一直支持着我的你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