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尘埃落定

    ;云侧妃没有想到京兆尹会这样咄咄逼人,彻查此事,她昨晚明明让人带着银子打点了的,照理说今日应该万无一失才对,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好像超出了她们所能控制的范围。

    “来人,把薛管家和工匠给本官带上来。”

    不待云侧妃有任何动作,郭大人的惊堂木已经拍了下来,叶薰浅一惊,双手扶在椅子的扶手上,扭头向公堂外看去,薛管家和十余名工匠被压至公堂。

    云侧妃看着薛管家那狼狈的样子,心中大骇,要知道,为了躲过这一劫,昨晚她做的事情,可不仅仅是花银子打点,还有让薛管家连夜赶回老家避风头,这样一来即使今日京兆府请她和怜香录口供又如何找不到薛管家本人,这案子到了最后也只能当做是无头案处理。

    青泉始终候在祁玥身爆见薛管家全身上下都是刀口,不由得为他默哀了一下,得罪了世子在意的人,还想连夜跑路逃之夭夭

    “大人饶命啊,都受家让小的们这样做的。”

    十余名工匠一上来就呼天抢地喊冤,公堂上声音四起,乱成一片,叶薰浅看到这样的情景,鼻子都快掉了下来了虽说她早有准备,可也不是这样大手笔的啊

    如今十几个工匠齐齐指证薛管家,这个合着云侧妃想要将她活埋的男人,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大胆薛平,还有何话可说逼迫工匠在郡主马车上动手脚,害得郡主坠马,公主受惊,事情败露后,畏罪潜逃,罪加一等”郭大人不愧是案件堆里跑出来的,寥寥数语,就把罪名全都扣到了薛管家头顶。

    叶薰浅悄悄抬眼,想着上座的祁玥看去,却不想,两人目光如桥,在空中相遇,他眉毛弯弯,黑眸里闪烁着狡黠的精光,她红唇微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祁玥同样无声地回应,叶薰浅会唇语,自然看出了他所说的话,他承认了。

    他如此帮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薰浅心中思考,从京兆尹的话和薛管家如今的狼狈模样看去,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薛管家定然是想落跑,结果在半路被这个黑心的男人给逮个正着,这下好了,就算不是他指使工匠在马车上动手脚也会变成是他做的,要殊明磊落坦坦荡荡,需要逃吗

    要知道,按照大齐国法,畏罪潜逃,从重处罚。

    薛管家是会武功的人,尚且被打得这么惨,云侧妃不寒而栗,心中不免怀疑,究竟是谁将他打成这样子,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薛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云侧妃目光闪烁地问。

    这句话问得不可谓不艺术,到底是问他被打成猪头的原因,还是问是不是他指使工匠干这种事的呢

    “奴才对贤王府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断然不会做出这等谋害公主郡主的事情,请府尹大人明察啊”薛管家即刻下跪,匍匐在地,身上的伤口还时不时流出鲜血,公堂之上顿时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叶薰浅嗅觉太过,有些不喜欢这样的气味,她轻蹙娥眉的样子,落在祁玥眼中,男子眉心一拧,斜了郭大人一眼,此时,又一声惊堂木“啪”的一声震彻而起,“本官也相信你没有胆子做出这等谋害皇亲国戚之事”

    “大人英明。”薛管家依旧跪着,没有起身。

    听到郭大人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结果不到半秒,那熟悉的声音接踵而至,“既然如此,还不速速招来,是谁指使你谋害公主郡主的”

    云侧妃叶怜香,“”

    “大人,冤枉啊”薛管家抬起头,大声叫屈。

    “死到临头还嘴硬,来人,给本官用刑”

    两名士兵将薛管家按在地上,另一人手执木杖,在薛管家的屁股上重重敲打,叶薰浅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真人版杖责,那屁股估计都被打开花了

    “侧妃,救命救命,求你救救奴才”

    “呵呵,真是有意思。”叶薰浅嗅出了一丝辣椒水的味道,嘴角微动,笑意勾人,“云姨娘,薛管家可是您的心腹,对您忠心耿耿,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活活被打死”

    三言两语,便把云侧妃给拉下水,同时推上峰顶浪尖,午时将至,围在公堂外面的百姓可不少,尤其是这等案件和皇家都扯上了关系,八卦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云侧妃可真是冷血无情,伺候了她这么多年的仆人向她求救,竟然无动于衷”一路上道听途说的百姓们议论着,断章取义的话一传十十传百,不多时云侧妃便十分荣幸地享受到了百姓们指责的目光。

    云侧妃被叶薰浅逼得骑虎难下,若是出面保住了薛管家,那么无异于与皇家为敌,若是放任不管,又难堵百姓悠悠众口,横竖都是死

    纵横贤王府十年,从未有人将她逼至如此境地,叶薰浅是第一个。

    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云侧妃深谙此道,这个时候能做的,唯有弃车保帅。

    “薛平,本侧妃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指使工匠在郡主的马车上做手脚”

    薛管家没有想到自己十年前从将军府陪云侧妃出嫁到贤王府,这么多年主仆情深,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眼里瞬间涌现出丝丝恶毒,蠕动双唇,正要开口,不料一抹黑色的血突然从他嘴角边流下,触目惊心。

    云侧妃暗暗松了一口气,薛平一死,死无对证,也算是为这件事做个了结。

    “禀大人,犯人已经没了气儿。”狱卒上前检查,见薛管家眼睛突出,俨然就是中毒而亡。

    郭大人微微侧头,看见祁玥那隐藏在月华锦袖下的小指微微勾起,便知晓了该如何做,“来人,请仵作验尸。”

    公堂审案,出现了这等意外,身为京兆尹,自当彻查。

    叶薰浅和祁玥离开京兆府,并行而立,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他撑着一柄油纸伞,为她抵挡头顶的烈烈阳光,齐都的繁华丝毫不亚于现代的上海。

    男子身着月华色的锦袍,其上绣着低调而精致的碧水清莲,而他身侧的女子,略高于他的肩膀,湖蓝软云纱极衬她的肤色,步步向前,步步生莲,端的是绝世姿容,风华之貌,仿若丹青惊世,画中惊魂。

    “祁玥,这件事是不是就这样了却了”叶薰浅扯着他的衣袖问道。

    “当初,你高价买通工匠,将麝香浸泡过的木材用于打造叶怜香的马车,同时在自己的马车上动手脚,不就是想反过来嫁祸于人,弄死薛平,同时施展苦肉计,拒绝进宫做元毓的伴读吗”祁玥和叶薰浅在一家珠宝铺子前停了下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认真地问了另一个问题。

    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再掩饰就是矫情了。

    叶薰浅索性也不在他面前装傻充愣,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聪明,能查到她的计划,自然也能猜出她心中所想,“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是个很危险的人,与你共事,无异于与虎谋皮。”

    因为你太过通透

    “你是第一个。”祁玥勾起唇角,见面前的女子五分无奈五分不服,他继续安慰道,“好了,你已经是最大的赢家,至少你的目的都达成了不是吗”

    “可薛平的死法,在我意料之外。”

    叶薰浅闷闷地说,死了也就死了,可却没有按照她预设的剧本死去,这不禁让她觉得有些遗憾。

    “他必须死,倘若他供出云侧妃,那么贤王府将军府云淑妃都会受到牵连,他死了,这件事便到此为止。”

    齐皇和云淑妃都不想将事情闹大,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个管家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题外话------

    更新啦,么么哒~妞儿们手指都动起来哈,点击点击求点击每日新发布章节,新来的妞妞们喜欢柿子喜欢浅浅喜欢叶子滴记得收藏喔,爱你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