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给她当靠山

    ;这一晚,雨后的天幕分外澄净,繁星如钻,点缀着浩渺的苍穹,月明千里,一夜好眠。

    第二日,叶薰浅一睁开眼睛,祁玥已经在她房里了,男子临窗而立,月华色的锦袍穿在他身上,更显风华雅致。

    “我怎么睡到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叶薰浅揉了揉眼睛,呵欠着问。

    “不急,刚到巳时而已。”祁玥转眸看向她,回答道。

    叶薰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昨晚喝了不少酒,应该没把什么说漏嘴才是,见自己衣衫只是有些皱,连扣子都没解开任何一颗,渐渐放下心来。

    “你怎么会在我房里”叶薰浅嘟哝着问,从她醒了的时候开始,青裳就已经为她准备沐浴的热水还有干净的衣裳了,这会儿屏风后热气腾腾,叶薰浅确实想舒舒服服地洗个澡,虽然喝了醒酒汤,但一身的酒气还没去除,连她自己都有点儿嫌弃自己了。

    “这是我的家,我在哪个房间里不行”祁玥掀唇一笑,目光幽幽落在她娇俏的容颜上,绝美而潋滟。

    叶薰浅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跺了跺脚,随着青裳屏风后的浴室沐浴,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祁王府的门口,已经站了两排京兆府的官兵,正顶着大太阳静静等候。

    祁玥见状也没有再逗她,望着窗外湖光一色,抿唇自若,我自尊华。

    叶薰浅慢吞吞地享受着沐浴的美好时光,直至青裳来唤她,她才恋恋不舍地起身,一袭湖蓝色的软云纱仿佛天生为她打造一般,衬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腰间还点缀着几颗玉扣,由内而外透出一种低调的尊贵。

    “这玉石扣得牢不牢啊”叶薰浅的确很喜欢祁玥给她准备的衣裳,只是有些担心把衣裳弄坏了,那个黑心的男人要她赔。

    “当然了,这湖水蓝的软云纱是世子亲自挑选的,说最适合郡主了,软云阁的绣娘们焉能不尽心”青裳一边给叶薰浅整理衣着,一边说道。

    叶薰浅这才放下心来,要是衣服上点缀的宝石掉了,那也怨不得她,是人家绣娘没绣结实

    祁玥和叶薰浅一起用膳,了大概半个时辰,外边的人被晒得大汗淋漓,可硬是没有一个人敢抱怨一声。

    “走吧。”祁玥见叶薰浅双手撑在窗台上,伸出手握住了她,往外走去。

    “去哪里”叶薰浅连忙问道,祁王府不是她的地盘,她不能随便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到处乱跑,正当她思考要不要拒绝时,祁玥的声音翩然而至,“再不赚京兆府的侍卫就被大太阳晒昏了。”

    叶薰浅一愣,有些不解,倒是青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贼兮兮地笑着,“郡主有所不知,京兆府的人已经在王府门口等了整整一个时辰了。”

    叶薰浅,“”

    等了一个时辰那岂不是在她还没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杵在祁王府门口了

    “你怎么不叫我”叶薰浅目光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一凝,她手上微微用力,话音中的娇嗔让祁玥心念一动,他停下脚步,转身看她,唇角一勾,“你睡得太香了。”

    “”叶薰浅默了,这是在说她睡得像头猪吗

    有祁玥的带路,两人很快就走到了王府门口,透过那厚重古朴的红漆朱门,依稀可见,哪怕头顶骄阳似火,两排侍卫依旧不动如山。

    青泉身为祁玥身边的“小棉袄”,自然知晓自家主子的意思,第一时间跑到了前方,对侍卫长说道,“世子稍后会陪同郡主去京兆府,请侍卫长大哥先行回府吧。”

    侍卫长见状点了点头,天知道他们一大早跑到贤王府去请人,站了半个时辰,贤王府的人才出现,却告知薰浅郡主一夜未回,在祁王府做客。

    然后他们又跑到祁王府,结果这位祁世子身边的隐卫青泉跟他们说,薰浅郡主昨晚喝多了,还没起床

    过程一波三折,好在幸不辱命。

    叶薰浅没有想到郭大人的动作这么神速,本以为可能会过几日再请自己去京兆府录口供,结果还不到一天就找上门来了。

    代表着祁王府世子标志性身份的铁桦马车已经准备好了,祁玥与她十指交扣,轻唤一声,“走吧。”

    “你要跟我一起去”叶薰浅没有随着他的脚步上前,而是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自然。”

    简短的两个字,犹如玉石落碧波般响起,她凝视着他的面容,这一瞬,叶薰浅觉得,似有万千轻纱般的迷雾,遮挡住了他的无双容华,让她无法看清他心中所思所想,可是,饶是重重雾霭迷了眼片片繁花乱了眸,也掩盖不住男子眉目间的灼灼风华。

    祁玥见叶薰浅目光幽眇地看着自己,一丝愉悦自心底蔓延,他看中的女人,怎能独自一人在京兆府录口供

    低调而华贵的马车飞速前行,京兆府近在咫尺。

    祁玥和叶薰浅从下马车开始就受到了所有人目光的洗礼,其中也包括早已被请到京兆府的云侧妃和叶怜香,要知道她们在京兆府等了整整一个时辰

    叶薰浅姗姗来迟,让她们平白觉得低人一等,在大齐,只有身份低于对方才需要等候。

    京兆尹郭大人没有想到祁玥会陪叶薰浅过来,连忙吩咐侍卫请祁玥上座,今日的祁玥没坐轮椅,可在场之人无一感到惊讶,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腿没有问题,除了她

    “郭大人不必多礼,薰浅郡主是祁王府的客人,本世子有责任保护客人的安危。”祁玥平淡如水的声音响起,不愠不火,却让嗅觉敏锐的郭大人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连带着看叶薰浅的眼神都透着些许古怪,众所周知,祁王世子幽居王府,哪怕天雷动四海惊也难以见他一面,这会儿却为了一个客人的安危亲临京兆府,那么,若说这客人是普通的客人,鬼都不信

    “郡主,不知现在是否可以开始录口供了”郭大人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提着一颗心问道。

    负责做记录的师爷早已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以便随时做好记录。

    “好。”

    叶薰浅并非忸怩之人,先前她没有想到京兆府的动作这么快,如今看来,快点儿也好,免得浪费她宝贵的时间。

    “请郡主回想一下自己从贤王府出来,到马车,最后抵达皇宫门口马车碎裂的过程。”郭大人是办案的能手,没有很直接地问一些问题。

    叶薰浅余光掠过叶怜香和云侧妃母女两,勾唇轻笑,缓缓道,“当时,王府前有两辆马车,一大一小,本郡主靠近稍小的那一辆时,二妹妹对本郡主说,她是庶女,本郡主是嫡女,理应坐稍大的那辆马车,免得别人说我们贤王府嫡庶不分尊卑不明。”

    果不其然,听到叶薰浅这话,叶怜香脸色铁青一片

    “本郡主觉得很有道理,结果马车行至皇宫,就出现了那样的意外,为了活命,本郡主和侍女不得不孤注一掷,选择跳下马车,所幸苍天见怜,只是受了皮外伤。”

    叶怜香都快气炸了,奈何她的手一直被云侧妃捏在掌心,这才忍住没去打断叶薰浅的话。

    师爷手中的毛笔在本子上跳舞,没过多久便写好了,叶薰浅本以为那记录的口供会立刻拿给她看,却没想到师爷会将口供直接送到了祁玥手中。

    祁玥眸光在白纸黑字上一闪而过,“嗯,可以了。”

    师爷这才拿着口供让叶薰浅签字确认,她细看一遍,没有发现什么言语上的漏洞,用毛笔在落款处书写下自己的大名。

    “关于薰浅郡主方才的口供,怜香有何话要说”京兆尹悄悄地瞅了一眼祁玥,没有发现他脸色阴沉,渐渐放下心来,锐利的眸光直逼叶怜香,反问。

    “我说得难道不对吗”叶怜香有了云侧妃在旁边陪同,来源于心底的那份胆怯瞬间被驱散了五分。

    “不是不对,而是怜香的话,有事先知道薰浅郡主的马车被动了手脚却还鼓动郡主上车的嫌疑。”

    郭大人担任京兆尹两年,自然不会将叶怜香这样的小丫头放在眼中,会武功又如何,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

    “请问马车是何人监制何人打造木材车轴的来源是什么”郭大人一针见血,连夹带棒地质问,像是冬日里的寒风,诉不尽彻骨严寒,明明是夏天,却无端地让人打了个寒噤。

    ------题外话------

    更新啦~妞儿们都出来冒泡泡~\~啦啦啦~观察期,希望大家都不要养文,会影响上架滴,谢谢大家,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