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祁世子怎么这么难搞?

    ;本以为她想了那么久,是因为觉得自己的提议不错,结果却等来的她斩钉截铁的拒绝,祁玥的脸顿时黑得不行,他有那么差吗

    “祁王府家大业大,我们贤王府容不下您这尊大佛。”叶薰浅生怕惹恼了这个男人,解释着说。

    虽然他的毛已经顺了,可难保不会因为她的话立刻炸毛。

    “不需要贤王府容得下我,祁王府容得下你就行了。”祁玥觉得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他又不是倒插门的,用得着贤王府容得下他么

    他只知道她带给他的感觉很奇特,是他十七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他不知道这叫不叫喜欢,他只知道,他想时时刻刻看着她,摸她的手,抱她的身,亲她的嘴,抢她的床

    自从遇见了她,他想做的好多事情,都和她有关。

    听到祁玥的话,叶薰浅的瞳孔陡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娶我”

    “怎么不信”

    祁玥不解,难道他说的还不够明显么他有那么不可信么想想他堂堂祁王世子,一诺千金,第一次对一个女子以身相许,这个女子竟然不相信,简直是太丢人了。

    “你不怕被我克死吗”

    祁玥话音刚落,叶薰浅的话便毫无预兆地响起了,不知为何,祁玥竟然在那双美丽的fèng眸看到了一抹苍凉,他伸出双手,环住她略显单薄的身躯,不似先前那般富有欲的强搂。

    简单的拥抱,简单的温暖。

    第一次,叶薰浅在他怀里,没有挣扎,静静地感受着他的手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她的后背,只听祁玥浅声呢喃着,“不关你的事”

    “什么不关我的事”叶薰浅隐隐约约觉得祁玥这句看似毫不相干的话别有深意,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祁玥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齐都街坊邻里争相传唱的那首歌谣:贤王府郡主叶薰浅,命硬克夫,订婚十次,八有不成,两年光阴,大齐王朝,王侯将相,共计八人,被克而死

    叶薰浅的问题很快便将祁玥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很好地掩饰了自己方才短暂的失态,神色复杂地凝视着她,“叶薰浅,怎么办呢”

    某女脑门儿后冒出一个斗大的问号,啥意思这个男人也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也无可奈何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你了,可是你一点儿都不喜欢我

    祁世子分外纠结,纠结得眉毛都快打结了。

    叶薰浅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尽是些屁话,于是敷衍着说,“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不就是替你拆线嘛我帮你还不成,不需要你拿我怎么办”

    祁玥听清了她的话时,她已经离开了他的臂弯,在他身边忙碌着,“唔剪刀蜡烛烈酒”

    不多时,女子已经准备好相关物品,她坐在白玉榻边的凳子上,静静思考,替他拆犀就得褪去他的衣裳,给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脱衣服,这实在是有些暧昧

    于是叶薰浅右手拿起剪刀,趁他不注意剪开他的底衣,“祁世子应该不会舍不得一件衣服吧”

    祁玥,“”

    他是想让她亲自给他脱衣服,结果她倒好,直接剪了省事,还反将自己一军。

    “最近祁王府名下的商铺经营不善,亏了不少银子,本世子都快穷得揭不开锅了。”

    叶薰浅,“”

    亏银子整个齐都谁不知道你祁王府最能赚银子了还跟姐哭穷你到底想咋地

    等到叶薰浅将他的上衣全都剪成了碎片,祁玥才扯了扯嘴角,“你把我的衣服剪坏了,记得替我缝好,本世子勤俭持家。”

    卧槽叶薰浅就差没爆粗口了这男人怎么这么难搞

    不就是件破衣服嘛用得着如此斤斤计较吗

    “都碎成渣了还怎么缝有种你缝给我看”叶薰浅凶神恶煞地说,和祁玥脸上的满面春风形成鲜明的对比。

    “既然无法修复了,那就有劳薰浅给我重新做一件了。”祁玥笑眯眯地说出自己的目的,他的脑子极其灵活,想起贤老王爷身上的衣裳,灵机一动,趁机敲诈。

    叶薰浅只觉得脖子后凉凉的,为毛她有种被这个男人挖坑跳进去的赶脚捏

    见叶薰浅满脸不情愿,祁玥加重砝码,“按照大齐国法,你剪坏了我的衣裳,就得赔我一模一样的一件。”

    “嘿嘿嘿嘿”

    叶薰浅一边狗腿地讪笑着,一边讨巧着与祁玥“商量”,“祁世子,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要不就算了吧”

    “本世子与郡主有什么关系么”

    祁玥故作惊讶地问,叶薰浅那如夏花般灿烂的笑容瞬间萎蔫了,妈的

    “不过,若是郡主想和本世子发生一些什么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祁玥的笑容欠扁到了极致,他那张妖孽无比的脸与叶薰浅无限靠近,屋子里顿时暧昧四起。

    叶薰浅差点没握紧剪刀,深深觉得,这货就是个没节的贱人

    “闭嘴”叶薰浅恼怒地说,她的耳垂红得跟红玛瑙似的,却比红玛瑙更加,祁玥知道自己要是再不闭嘴,这个女人恐怕就要狗急跳墙了,于是识相地沉默,只不过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她美丽而认真的容颜上,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听好了,胸部和下腹缝合的伤口,大概四到五天就可以拆犀而背部却需要七到九天,如果是伤在了四肢,则需更长的时间,约莫十二天的样子,伤口靠近关节处的话,满半个月才能拆线。”

    叶薰浅十分认真地说,这些东西,对一般人来说或许陌生,可身为情报局最年轻的上将,平生所学囊括众多学科,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所以,我替你把下腹和背部伤口处的缝合线拆了,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清晰的话入耳,祁玥回应一声,“嗯。”

    叶薰浅的动作十分轻柔,小心翼翼地握着剪刀,一点一点减掉缝合的犀再用镊子将断线夹出,虽然她的鼻息很浅,可掠过祁玥的伤口处时,却让他觉得很痒,痒得想用手去抓。

    女子发现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打掉了他作乱的手,“不要乱动,万一伤口被你抓破了,有你好受的”

    “可是我好痒”

    祁玥可怜兮兮地说,他不怕疼,却怕痒,“要不,你帮我挠挠”

    “挠个屁”

    祁玥,“”

    ------题外话------

    唔柿子很黑心,浅浅很凶悍,到底是谁扑倒谁呢onno哈哈~

    貌似六万字了,最近不怎么涨收,亲们收藏给力点哈~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