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翻旧账!

    ;“二妹妹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本郡主是贤王府嫡出的郡主,何须与区区一个庶女争些什么”叶薰浅窝在祁玥怀里,挑了挑眉,看着一脸不甘的叶怜香,一字一句,似春风般和煦,可对叶怜香而言,无异于刀子捅进了心窝里。

    她是贤王府嫡出的郡主,而自己只是一个庶女,她不屑于与自己争,只因贤王府的一切都是她的

    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没有对手,而是你视若对手的人从未将你看在眼里。

    “世人皆知,薰浅郡主孰中弱秀,可那日在贤王府门口,郡主的身手可是令我们大开眼界呢”云侧妃声音婉转动人,一双杏眸像是淬了毒一般,直逼叶薰浅,虽然已经过了十天,但那日在贤王府门口叶薰浅挟持叶怜香的惊险情况,至今仍历历在目。

    果不其然,她的话不动声色地勾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弦外之音,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暗示所有人眼前这位“性情大变”的薰浅郡主是冒牌货

    那天在贤王府门口,叶薰浅可以凭借贤老王爷的宠爱躲过一劫,但是,这件事情一旦摆到了明面上,就没有那么容易混过关了。

    祁玥给叶薰浅的动作没有因此而受到半点影响,只不过跟她有关的事情,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兴致。

    身着一袭月华银锦尊贵无双的男子没有急于发表任何意见,倏然间怀中女子宛如樱花般的唇瓣掀起一丝浅笑,“不知云姨娘此话怎讲本郡主愿闻其详”

    云侧妃媚色天成的笑意瞬间僵在了嘴爆睁眼说瞎话的贱人死到临头还嘴硬,待会儿有她好受的

    明明是压惊的好宴,最后却演变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着实令不少人感叹世事无常。

    不过,能够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生存下来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会儿有八卦秘辛可听,自然卯足了劲。

    事实证明,人在怒极的情况下往往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云侧妃见叶薰浅有恃无恐落落大方的模样,觉得分外刺眼,在大齐,冒充皇亲国戚宅斩立决。

    想到这,急于扳倒某人的云侧妃脑子一热,快速走到了大殿中央,“皇上,薰浅郡主被大蟒惊吓而死,下葬后第二天却安然出现在贤王府大门口,臣妇以为,此时定有蹊跷。”

    贤王爷站在叶怜香身爆不停地安慰着这个心灵受伤的女儿,全然没有看到叶薰浅,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亲生女儿过,这一幕令祁玥觉得有些意外。

    照理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纵使疼爱叶怜香也不该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冷淡,几乎达到了不顾其死活的地步,从踏入出云宫到现在,贤王爷几乎没有对叶薰浅说过一句话。

    还是说叶薰浅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思及此事,祁玥不由得摇了,十六年前,贤王爷和贤王妃情投意合伉俪情深,成为齐都一大佳话,婚后更是恩恩爱爱惹人羡慕,曾令无数齐都女子生出了“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叹

    叶薰浅是贤王妃留下的唯一骨血,怎么可能不是贤王府的女儿

    “云姨娘这话是在诅咒本郡主么”叶薰浅的眼眸亮得惊人,本来今天她只是想弄死薛管家,顺带让云侧妃大伤元气,结果这个女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旧事重提,看来是活腻了。

    “臣妇不敢,臣妇只是实话实说,不求有功于王府,只求无愧于天”

    义正言辞,句句在理,这强大的气场,倒真有贤王府当家主母的风范,可惜,妾终究是妾,哪怕是抬做平妻,皇帝下旨封为侧妃,也改变不了叶怜香庶出的命运。

    叶薰浅从祁玥怀里渐渐直起腰,却没有离开他的意思,只见她讥诮一笑,“只求无愧于天”

    “皇上,诚如云姨娘所言,薰浅也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叶薰浅不卑不亢,清冷的容颜上看不到一丝怯懦,“第一,薰浅养在深闺,平日里也就与花草为乐打发时间,试问,贤王府的花园里为何会出现大蟒”

    字字珠玑,言辞尖锐,刹那间让云侧妃和叶怜香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不过,叶薰浅并没有对此感到满意,趁胜追击,继续道,“第二,就算本郡主被大蟒惊吓而死,云姨娘身为贤王府如今的当家主母,代替我过世的母妃管理后宅,为何不彻查大蟒出现在花园的原因而是选择当天将本郡主下葬,难道说在云姨娘的眼中,本郡主的命如此轻贱”

    说到这,出云宫中交头接耳的讨论声已经渐渐响起,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无声责问的眼神,云侧妃手指微微了一下,以前的叶薰浅从来不会像现在的她这般咄咄逼人,不给敌人丝毫喘息的余地。

    “还是说,云姨娘选择将本郡主匆匆下葬,是想掩盖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

    叶薰浅思路清晰,蛇打七寸,成功地将矛头指向了云侧妃,她一直都不相信这具身体前一任主人是死于意外,在后宅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死,都可以粉饰太平,解释为意外。

    “难道贤王妃在世时没有教过郡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句话吗”云侧妃彻底被激怒了,那件事她做得极其隐秘,就连贤王爷都不知道断然不能栽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放肆”叶薰浅的手下意识往下用力一片拍,顷刻间满座皆惊,纷纷朝着她的方向看去。

    不知为何,当听到云侧妃如此羞辱那个女子时,她的心头竟然燃起了滔天怒火,恨不得将这出云宫燃烧殆尽。

    端坐于高堂之上的齐皇黑眸里光雾涌动,拇指与食指轻轻摩挲,拇指上那枚白玉扳指因此缓缓转动,熟悉他的人看到这一动作定然知晓,这个时候,他正在思考事情,不容惊扰。

    “我母妃是父王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请进门的贤王妃,云姨娘有何资格有何立场在她仙去十年后如此指责她”叶薰浅不解贤王爷为什么一心向着云侧妃和叶怜香,对贤王妃和自己不闻不问,难道说这世间真的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就算如此,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厚此薄彼也不该是这副光景才是

    看来这贤王府的水真不是一般的深

    ------题外话------

    亲们的花花钻石打赏和五分评价票叶子都看到啦,谢谢大家对偶滴支持,已过首推,后续会观察期,亲们表沉默哈,有事没事到评论区蹦跶蹦跶,伦家赶稿之余会很开心滴,因为我觉得不是我一个人在孤身奋战,还有你们~

    不知道神马时候能突破500个收藏最后是,每天必然提到的,美妞儿们多多点击多多收藏,嘿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都不够~爱你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