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我腿好疼、头好晕啊

    ;祁玥的脸色黑得已经不能用墨汁来形容了,不过,向来细心的青泉却能就近观察到,他家世子的耳根儿在这一瞬红了颜色粉粉的嫩嫩的,当真是百年难见的一大奇景。

    于是,大庭广众之下,清清冷冷宛如高天孤月般不容亵渎的祁世子红果果地被调戏了

    配上女子呆萌的表情,这对冰块与阳光的组合,绝逼亮瞎众人的钛合金狗眼

    贤老王爷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幸亏郭大人从旁扶住才幸免于难

    糟老头儿抹了一把汗,丢人

    真是太丢人

    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老脸都被这个臭丫头给丢光了

    “王府里还有几个红柿子,如果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吃。”祁玥唇角一扬,想起了那日在云雾林中醒来她留在他怀里的西红柿,红丹丹的,他尝过几个,酸酸甜甜的,味道极好。

    叶薰浅茫然的脸上霎时间闪现一丝清明,靠臭男人还记得那几个西红柿都这么多天了,那西红柿早就烂透了,这会儿如此大方地请她吃西红柿,肯定是巴不得她上吐下泻拉肚子

    众人纷纷惊诧于祁玥不恼不怒的反应,听他的语气,似乎与叶薰浅十分熟稔,可是他们,一个是自幼体弱,幽居王府的祁王世子,一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第一闺秀,照理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才对。

    “好。”叶薰浅鬼斧神差地应了下来,众目睽睽之下,几十双眼睛注目于此,由她开始的一场戏,总得演下去不是

    祁玥笑意更深,这算不算是将她打包带回祁王府的第一步呢敢趁他重伤扒了他裤子的女人,简直就是向天借了胆

    见叶薰浅已然恢复如常,贤老王爷迫不及待地上前,嘘寒问暖,“薰浅丫头,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那慈祥的模样,和方才质问叶怜香时的冷厉截然不同,这样一幅画面,无意中证实了叶薰浅深受贤老王爷宠爱的传言。

    贤老王爷戎马半生,何时对谁有这样好的脸色呢心的样子,俨然就是把叶薰浅当成了宝贝疙瘩来宠着疼着。

    叶怜香见状更加委屈了,靠在云侧妃肩膀上嘤嘤哭泣,贤王爷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贤王府中,叶怜香的身份本就尴尬,之前的叶薰浅与世无争,才容得了叶怜香大放光彩,否则,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庶女在王府里到处蹦跶

    “爷爷,我腿好疼,头好晕啊”叶薰浅忽然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故作虚弱地说。

    她本来就没一点儿事,凭她的身手,从马车上跳下,毫发无伤并非难事,而她大腿上所谓的伤也是假的,只不过,自己不装得严重点儿,怎么对得起煞费苦心导演的这场戏呢

    祁玥玩心大起,一听叶薰浅说头晕就立刻给她头部各大位去了,手指的力道不轻不重,比起现代的那些专业师不遑多让,一边伺候着怀里的女子,还不忘对出云宫中呆若木鸡的众人解释,“薰浅郡主失血过多,头部供血不足,所以刚刚才会胡言乱语。”

    叶薰浅,“”

    臭男人是在说她刚才神经错乱么

    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说词,刹那间驱散了众人心头凝聚的怀疑,同样保全了叶薰浅的名声。

    贤老王爷不欲在此事上深究,负手而立,锐利的眼神朝着贤王爷云侧妃和叶怜香三人看去,心中冷笑:含在贤王府,他和薰浅丫头都是外人,倒是这三个人比较像一家三口

    “薰浅丫头的马车到底是谁动了手脚”贤老王爷毫不客气地问。

    直截了当,开门见山,是他一向的风格。

    云侧妃心头一紧,连带着手中的帕子都被她揉得不成样子,贤老王爷忽的拱手向齐皇作揖,“圣上仁德,下旨请薰浅进宫,为六公主伴读,却不料在宫门口遭此变故,定然是有心人所为”

    “父王,您这么说未免有失偏颇”云侧妃到底也是个人物,在贤王府被贤老王爷冷眼以待受尽窝囊气十年也就算了,如今在出云宫,自然找回了一些底气。

    听着贤老王爷含沙射影的指责与质问,一字一句,都好像是针对她这个如今的贤王府当家主母来,心高气傲的她万万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好歹她也是出身名门,和云淑妃一母同胞,皆为嫡女。

    “昨儿个郡主来到怜香阁,问起马车的事情,儿媳曾明确告诉过她没有”云侧妃将叶怜香从自己怀里扶了起来,让贤王爷好生照看着,紧接着向前走了几步,朗朗出声,“郡主十年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十几天前被大蟒惊吓断了气,儿媳依照祖制,灵柩从贤王府出殡,下葬于云雾林,可是次日下午,郡主却毫发无伤地出现在贤王府的大门口,从此性情大变。”

    云侧妃将最后那四个字咬得极重,宴无好宴,今日的出云宫,硝烟弥漫,很显然,贤老王爷想在宫门这场意外上大做文章,她偏不让他如愿

    叶薰浅这个贱人竟敢肖想贤王府的后宅大权,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小贱人

    “哦,性情大变不知云姨娘指的是什么”叶薰浅懒洋洋地躺在祁玥怀里,安然享受着某世子细致入微的服务,fèng眸微扬,唇酱起一抹潋滟的弧度。

    淡雅的青莲之气飘入她鼻尖,令她的神智更加清明了几分。

    没有看到叶薰浅如预想中面色惊变如临大敌的模样,叶怜香脸上写满了不甘,从贤王爷怀里挣脱,走到了大殿中央,清声言道,“大姐姐以前性子温淡如水,与世无争,可是现在”

    叶怜香故作迟疑顿了顿,准备将众人的胃口高高吊起,然后再丢下一颗重磅炸弹,达到举座皆惊的效果,可惜她的炸弹还没来得及投放,一个凉薄的声音便抢占先机,乍然而起,“二妹妹是想说,现在,本郡主处处与你争吗”

    本来要说的话,被叶薰浅抢白,叶怜香瞬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辞来反驳。

    强势逼人似烈焰骄阳的叶薰浅,与甜美可人如娇花照水的叶怜香狭路相逢之际,孰高孰下,立竿见影。

    “难道不是吗”叶怜香在触及叶薰浅眸光的弹指一刹,心猛然一缩,后退了一步,望着斜倚在祁玥怀里有恃无恐的叶薰浅,咬了咬牙。

    这一仗,她不能输

    ------题外话------

    亲们,叶子从今天开始抓紧时间存稿,伦家不在时,乃们滴收藏记得给力哈表养文哈,养着养着会把给养扑了的谢谢大家,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