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柿子,能吃吗?〔二更首推求收〕

    ;贤老王爷气冲冲地踏进出云宫,眉毛陡竖,气势,似撼天狮子下云端,令人肝胆为之一震。

    身上穿的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破破烂烂,干净而朴素,祁玥抱着叶薰浅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余光掠过贤老王爷身上那件衣裳的针脚,眸色转深,和那晚她缝在他伤口上的针脚一模一样。

    他敛下眸子,柔和地看着她沉睡时恬静的容颜,莫名地感到一阵欣喜,想不到她还会缝制衣裳

    那晚她摸遍了他全身,想来是对他的身材和尺寸都分外了解,若是穿上她亲手所制的衣裳,那滋味应该别有不同吧

    贤老王爷一声怒喝,不少人被吓到了,纷纷端起茶水轻抿一口,给自己压惊。

    祁玥轮椅一转,贤老王爷一眼便瞧见了躺在他怀里的叶薰浅,腿上伤口处的鲜血仍在沁出,滴落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滴答滴答之声若无其事地响起,更衬此时清寂宁静。

    “呜呜呜,薰浅丫头,你别吓老头子”贤老王爷前一秒还怒发冲冠,后一秒脸色就瞬变为这个样子,惨兮兮的,可怜无比,很难让人将他与方才威风凛凛仿若摇地貔貅临座上的那名老者联系在一块儿。

    祁玥嘴角扯了扯,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贤老王爷这般姿态。

    说起贤老王爷,祁玥并不陌生,祁王和祁王妃早逝,他是由亲姑姑祁筱养大的,也就是如今的大齐皇后。

    祁筱嫁入皇宫十七年,一无所出,一直以来都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教导,年幼时长于长宁宫,三岁方才回到祁王府,在此期间,祁筱没少和他谈起三十年前七大高手的故事,其中便包括贤老王爷。

    叶薰浅从贤老王爷踏入宫殿时身体就僵了,显然是没想到这糟老头儿关键时刻动作还挺麻利的

    这一次自作主张准备弄死薛管家一事,她并没有和贤老王爷提及,为的就是不让他担心。

    可结果,往往在意料之外

    就在贤老王爷扑上来准备从祁玥怀里抢过叶薰浅的时候,轮椅忽然动了,巧妙地侧开一个角度,贤老王爷扑空,隐藏在那张苦瓜脸下的怒意刹那间腾腾冒了出来,祁玥将他脸上微小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悠悠劝道,“老王爷稍安勿躁,薰浅摔下马车,骨节错位,不宜动弹。”

    叶薰浅,“”

    话说她什么时候那么娇弱了还骨节错位无法动弹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大腿上至今还贴着块鹿肉吧所谓的鲜血淋淋咳咳那真心不是她的血

    贤老王爷这才停住了脚步,手臂僵在了半空,脾气暴躁得跟头火狮子一般,“是哪个该死的工匠打造的豆腐渣马车”

    和叶薰浅在一起混吃混喝了几天,连“豆腐渣马车”这样的词都学会了,果然资质颇高。

    贤老王爷目光锐利地扫过在场之人,最后停留在了叶怜香身上,浑身都充满了戾气,“听说薰浅丫头的马车和你的马车出自同一批工匠之手。”

    叶怜香被贤老王爷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精心涂抹的脸上冷汗涔涔,那精致的妆容因此花了。

    “我我我”叶怜香在贤王府十年,早就习惯了老头子的疯疯癫癫,哪里像今日这般凌厉逼人,宛如一柄深藏于大地深处不见天日的宝剑,于此刻寒光出鞘,宝刀未老

    “她的马车碎成了豆腐渣,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直截了当,毫不掩饰地质问,叶怜香吓得腿软,若不是她有一定的武功底子,此时定然会全身无力瘫软在地。

    云淑妃气色不济,怎么说叶怜香也是她外甥女儿,贤老王爷年轻时久征沙场练就的一身煞气,哪里是叶怜香这等闺阁女子能消受得起的

    偌大的齐都,消息总是传播得比什么都快

    叶薰浅坠马,元毓被疯马撞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就连远在皇宫五里开外的贤王府都得到了消息,云侧妃心急如焚,本想用以麝香浸泡的黑檀木打造一辆马车供叶薰浅使用,悄无声息地阴她一把,却没想到这煞费苦心的马车在第一天就碎成了渣。

    若只是碎成渣,顺便将叶薰浅摔个半死那也就罢了,结果好巧不巧,那匹拉车的马干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把元毓撞飞了,此等丰功伟绩,想让人草草了事都难

    云侧妃听闻此事,立刻换了一身宫装,和贤王爷同乘一辇,向皇宫赶去。

    一路上双手合十,不断祈祷,希望来得及。

    当贤王爷和云侧妃赶至出云宫门口时,但见门外站了约莫二十余名京兆府的侍卫,郭大人微微弯腰,侧耳聆听侍卫长的话。

    很快,出云宫里跑出了一名侍女,对贤王爷和云侧妃行了个礼后,给二人领路,“贤王爷云侧妃,这边请。”

    云淑妃和云侧妃是亲姐妹,在长相上有五分相似,自幼感情甚好,姐妹两平日里时常走动,这一次合计着把叶薰浅弄进宫来给元毓当伴读也是她们暗中策划推波助澜的结果。

    在云侧妃走进出云宫的那一刹,云淑妃端坐于主位上,看着她轻轻摇了,这下子云侧妃心里更加没底儿了,她们姐妹二人熟悉至极,只需对方的一个眼神,自己便可以准确地判断出对方表达的意思。

    诚然,方才云淑妃是在告诉她,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皇上,薰浅郡主的马车残片已被全数送至京兆府调查,目前已经有了初步结论。”

    京兆尹郭大人眼里满是自信,这两年来京兆府在他的管理下蒸蒸日上,口碑极好,深得百姓拥护信赖,他出色的断案能力更是有目共睹。

    “说”齐皇黑眸里迸射寒光,将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

    在皇宫里长大的他,对于勾心斗角之事绝不陌生,若是跟他说在场之人全部都是无辜的,打死他都不信

    “从马车的轮子上看,有纵横交错的刻痕,从车厢看,将每片木板连接固定起来的销钉并不牢靠,而车轴,更是被动了手脚,根本不是实心的”

    郭大人一向公正严明,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段约莫五寸长的空心铁柱子,俨然就是叶薰浅那辆豆腐渣马车底座下的空心铁轴。

    祁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只小野猫,为了陷害云侧妃,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空心铁轴都想得出来,真不知道她的脑袋瓜里还有些什么东西

    想到这,祁玥袖长的手指忍不住揉了揉叶薰浅的后脑勺,真想把这小脑袋撬开看看里边的构造

    叶薰浅腿上的“伤”已经被医女包扎得严严实实,出云宫里的斑斑血迹也被清理干净了,本想安安静静睡一觉,结果祁玥的手很不安分地把她弄醒了。

    “唔你是谁啊”叶薰浅撑开眼睑,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祁玥那张美得令天地动容的脸,声音轻飘飘的,有气无力,像是个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的人。

    听到她这句话,还有那透露着无知与懵懂的眼神,深知内情的祁玥脸一黑,就这么一会儿,她竟然把他给忘了,真是欠调教

    “郡主,您忘了,是祁世子啊”琼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搞不清楚叶薰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一个劲地给她使眼色,提醒着说。

    叶薰浅俏颜上浮现出一丝茫然,本来攀在祁玥右肩上的左手忽然摸上了他如玉如瓷的侧颜,困惑着问,“柿子能吃吗”

    ------题外话------

    onno哈哈~祁大美人果断被调戏了~

    小剧场恶搞接上:

    薰浅:柿子能吃吗

    祁玥:能

    于是宽衣解带,春风旖旎,让你吃个够~小叶子捂脸捂脸飘过,悲催的节又掉了,今天是首推第三天,最后一天了,走过路过的美妞儿们,求点击求收藏求点击求收藏求点击求收藏,能不能顺利观察期就看今天了,伦家要收藏要收藏要收藏,冒泡冒泡冒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