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女人,你胆子不小!

    ;她的嗅觉是何等的灵敏,哪怕那一夜他身负重伤,血气弥漫,她依旧可以嗅出男人身上淡雅到了极点的青莲气息,经久绵长。

    男人的身上充满着致命的,危险与强势并存。

    叶薰浅就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而且还是在她设计马车碎裂自己“坠马”受伤然后反陷害云侧妃的情况下

    他的眼眸乌黑深邃,散发着宝石般的光泽,此时静静地与她对视,这一瞬,恍若锈一闪,却又漫长千年。

    男人藏得很深,叶薰浅根本无法从他的神态上看出他心中所想,更不明白他如此凑巧出现在这里的意图。

    不过瞬息之间,脑海中万千念头闪过。

    他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会不会搅乱她的计划

    无数个问题轮番上阵,轰炸着她的大脑,直到齐皇温和的问候声响起,“祁世子今日怎么有空进宫了”

    “前些日子姑姑回府省亲,曾说过想吃膳老做的薄荷糕,玥以为今日天气正好,所以才准备去看姑姑。”祁玥十分安然闲适地坐在轮椅上,简单地回答,没有半点要起身行礼的意思,更没有旁人见到齐皇时那毕恭毕敬的模样。

    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回答,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

    青泉左手中所提的篮子,里边装的不是祁王府特有的薄荷糕又是什么

    叶薰浅余光掠过他的轮椅,眸色一深,轮椅的材质是赛黑桦与十日前在大街上看到的那辆马车的材质相同,木中王宅以坚固著称,难道说

    青泉站在祁玥身后,眸光时不时探向叶薰浅,心中暗忖:世子什么时候对一名女子上心了皇后娘娘想吃薄荷糕还天气正好,他怎么没看出今天天气好日头毒辣得要死

    “皇上,今日毓儿和薰浅郡主在宫门逢此大难,定是受惊了,不如臣妾做东,请大伙儿在出云宫压压惊。”云淑妃明媚婉转的声音恰合适宜地响起,深得齐皇的心。

    “如此甚好,不知祁世子意下如何”

    “淑妃娘娘盛情,玥却之不恭。”

    依旧是那清清凉凉的嗓音,却没来由让叶薰浅的心漏跳一拍。

    女子在琼华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着起身,余光还悄悄打量着祁玥,她的视线从他的腿慢慢上移,经过他的腹部胸口直抵他的双眸,却见男人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叶薰浅一惊,难道是认出了她这不应该啊那天晚上,他伤得十分严重,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理论上不应该记得她才是。

    想到这,她唇角翘着,掀起一丝灿烂而夺目的笑,绽放在他的眼里,他黑暗的世界因此流光溢彩绚丽夺目。

    在现代,每当敌我不明时,她总是喜欢用如花般的笑靥去迷惑敌人的眼睛。

    走在最前方的是齐皇和云淑妃,后面紧跟着元毓叶怜香郭大人等,待所有人都已经宫门之际,叶薰浅才意识到自己落单了。

    郭大人不愧是京兆尹,做事细心,哪怕是云淑妃做东为大家压惊,也不忘自己的本分,吩咐侍卫将叶薰浅那辆早已四分五裂的马车碎片带回京兆府,并且一片不留。

    皇宫门口,公主郡主同时受伤,齐皇下令彻查此事,这便注定了必须要有人为这件事的后果承担责任。

    阿九已经按照叶薰浅的吩咐先行回府,如今宫门口就剩下了叶薰浅琼华祁玥和青泉四人,叶薰浅讪讪地看了一眼祁玥,媚笑天成,“嘿嘿,祁世子请自便,本郡主先走了。”

    说完几乎是揽着琼华的胳膊,逃命般往皇宫里奔去。

    “郡主,您慢点儿。”琼华从来都没有见到叶薰浅这般急切过,她喘着气儿提醒道。

    祁玥的手掌在轮椅的扶手上轻轻一拍,刹那间三根无色幻羽丝从扶手处迸射而出,直逼叶薰浅,顷刻间缠在了她的腰际,叶薰浅一惊,下意识地祭出藏在腰间的匕首准备割断缠绕自己的丝犀然而,还未来得及动手,祁玥已然后发先至。

    随着幻羽丝不断收缩,轮椅快速前进,叶薰浅很清晰地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轮子转动之声,忽的一下,腰间的幻羽丝发力,猝不及防之下,叶薰浅的身体猛然向后一倾,毫无疑问地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也没有想象中的坚硬,只有丝丝青莲气息,钻入鼻尖。

    祁玥看着有些呆又有些萌的女子,俯身,的唇轻触她耳垂,“女人,你胆子不小”

    叶薰浅身体顿时僵硬得跟石头似的,他的话落入她耳中,仿如一时激起千层浪,不知是他的气息太过,还是此时的气氛分外暧昧,她的耳根子不可抑制地红了,向脸颊蔓延,凝琼般的肌肤刹那间绯红一片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快放开我”

    意识回拢之际,叶薰浅如临大敌,手胳膊肘用力往后一撞,不料祁玥早就猜到了,反剪住了她不安分的双手,嗓音醇郁如酒,“不是刚摔下马车身负重伤嘛怎么爪子还这么利呢”

    男人眼中晃过一丝促狭,得知她的身体无碍,他心中的一块石头悄然落地,没有人知道,当他得知她准备以身犯险反扑云侧妃时他有多担心。

    他一向清心寡欲,世间之事,少有能够牵动他心神的,而仅有一面之缘的她,却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次意外。

    或许,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对一个女子生出了这般奇怪的感觉,不同于对姑姑的敬爱,不同于对一般人的温淡如水,只有,在夜深人静想起她时内心深处涌现的纳强烈悸动。

    这样的感觉,不是死水里泛起的细波微澜,却像是风平浪静的海域,陡然翻起的滔天雪浪静寂的夜空,刹那升起的万束流光。

    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反而有些喜欢

    ------题外话------

    今天是首推第二天,对于新书而言很重要的一天,依旧希望喜欢的美人们点击收藏,表养文,追文率对一本新书而言真的很重要,爱你们,永远

    ps:嘿嘿,乃们猜,浅浅和柿子,接下来会发生神马事情每日19:55准时更新,系统偶尔延时,不过不会延时太久滴~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