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相遇(二更,首推求收藏!〕

    ;“还不快去请太医。”琼华见侍卫们面面相觑,六神无主,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

    “快去禀报皇上和淑妃娘娘,六公主受伤了”侍卫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招来两名手下,有条不紊地吩咐,“你赶紧去请太医,越快越好。”

    两名侍卫拱手领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宫门口。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叶薰浅在琼华的眼中看到了真真切切的担忧,她摇了,“琼华,我不碍事,你先去看看阿九有没有受伤。”

    “可是郡主”琼华凝视着叶薰浅腿部沁出的鲜血,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见叶薰浅眼里写满了坚定,她才勉强应了下来,阿九负责给叶薰浅驾车,在车厢四分五裂的时候他也摔了下来,只不过男子的筋骨总是比女子强一些,只是受了点擦伤。

    元毓是齐皇和云淑妃的掌上明珠,平日里被保护得滴水不漏,连小病小痛都很少有,这样严重的伤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云淑妃别提有多紧张了,一听到侍卫禀报的消息就和齐皇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帝王仪驾,威严天地。

    宫门大敞,一名绝美的妇人依偎在齐皇臂弯里,在见到元毓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疾步上前,急切询问这名正在为元毓诊脉的太医,“姜太医,毓儿怎么样了”

    “娘娘切莫担心,六公主只是受了严重的惊吓,还有就是腿脱臼了。”老太医经验丰富,苍老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两抹红润,看得出来,他的精神很好。

    云淑妃这么紧张完全是因为元毓那惨淡的脸色,听到“脱臼”二字,心里的不安稍稍散去,天知道当她听到侍卫的禀报时有多紧张,被马撞到,不死也残,如今只是腿脱臼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齐皇显然不会如云淑妃那般妇人之仁,龙袍加身,威风凛凛,一双黑眸闪射寒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语话轩昂,刹那间绷紧了所有人的心弦。

    帝王怒问,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若说是薰浅郡主的马儿撞了六公主,导致六公主受伤,薰浅郡主作为马儿的主人,应当负全部责任,那么贤王府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因为薰浅郡主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之一

    六公主被马撞飞固然很惨,但薰浅郡主和侍女从飞驰的马车上坠落则更为惊险,要知道,薰浅郡主可是齐都第一闺秀,和怜香身怀武功没得比的

    于是,侍卫宫女们不约而同地朝着晨曦里亭亭玉立安然无恙的叶怜香看去,眸子里书写了太多不明的意味。

    “怜香,你来说,发生了什么事”

    齐皇看着趴在地上的叶薰浅,皱了皱眉,随后目光炯炯,直逼叶怜香。

    公主郡主齐齐重伤,而你这位贤王府的二却什么事都没有,这很难让人认为你是无辜的。

    叶怜香在贤王府也是金枝玉叶,受尽宠爱,齐皇的语气有些重了,她心里顿时觉得万分委屈,只好硬着头皮说,“大姐姐的马车突然坏了,马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挣脱了缰绳,冒冒犯了六公主”

    她很识相地用“冒犯”二字代替“撞飞”,以免火上浇油,帝王之怒,伏尸千里,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

    “毓儿,是这样的吗”齐皇对元毓的宠爱,皇宫上下,人尽皆知,在听到叶怜香的一面之词后第一时间便是向元毓求证。

    元毓至今仍感觉到自己的腿疼得厉害,哪怕是挪动一点点也如分筋错骨一般,她眼泪狂飙,看着齐皇,委屈哭爽“父皇,儿臣受这等无妄之灾,您可一定要为儿臣做主,彻查此事,严惩真凶”

    叶薰浅感觉到元毓阴森森的眼神朝自己的方向射来,她眉毛微挑,看来这位六公主还真是对她颇有敌意,不就是因为去年开春时齐皇做主给她和符临订下了婚约,结果不出两个月,符临上山打猎时不幸遇上了猛虎,死无全尸嘛

    情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浅。

    “来人,传京兆尹。”齐皇沉声吩咐,从他对元毓的关切可知,他对此事分外重视,要不然也不会亲自下令传京兆尹彻查了。

    叶薰浅敛下眼睑,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京兆尹为三辅之一,掌治京师,若是在现代的话,地位相当于首都的市长。

    值得一提的是,齐皇身边之人办事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不多时,京兆尹便匆匆赶来,扫了一眼宫门口的人,心中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微臣参见皇上淑妃娘娘。”

    “平身。”

    “谢皇上。”

    京兆尹缓缓站了起来,齐皇看着为元毓接骨的老太医一眼,简单地转达了一下叶怜香和元毓的说辞,并向京兆尹交代了一些事情。

    盛夏的阳光金灿灿地炙烤着整个大地,宫门的广场上仿佛也因此而镀上了一层金黄,叶薰浅热得额头直冒汗,擦了一遍又一遍,可就是阻止不了汗水的流失。

    就在她以手掌充当扇子,给自己扇风的时候,一双朴素的黑靴子逐渐靠近,京兆尹郭大人弯下腰,关切地询问,“郡主可伤得重不重贤老王爷听说郡主坠马,十分担心,已经和府医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

    简短的话,却让叶薰浅听出了里边暗藏的信息糟老头儿知道她坠马还心急火燎地往宫门口凑

    想到那个一生气就暴躁得像只火烈鸟一般的老头儿,她唇角渐渐,“多谢郭大人关心,只是擦破了皮,不碍事的。”

    叶薰浅说得如此轻巧,但明眼人都看出来她所受的伤绝对不比元毓轻,郭大人心中对叶薰浅的敬意不由得更甚几分,不卑不亢,遇事不紧张不矫情,怪不得贤老王爷对薰浅郡主赞不绝口。

    郭大人担任京兆尹已有三年,三年里,齐都被治理得井井有条,政绩有目共睹,能力可见一斑。

    “下官奉旨彻查六公主受伤一事,有些线索需要郡主提供,不知郡主是否方便”郭大人吩咐士兵取来一把伞,递给琼华,示意她将伞撑起来。

    烈焰骄阳,就是男人都难以抵挡,更别说是娇娇弱弱的闺阁女子了。

    “薰浅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油纸伞撑在头顶,面积虽小,却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天空,叶薰浅对郭大人的细心十分感激。

    正当宫门口的侍卫与宫女们围着受伤的元毓忙上忙下之际,忽然间一丝传音清凉入耳,毫无预兆,仿若风动碎玉,水击寒冰般驱散了夏日的炎热,“青泉,发生何事”

    云中歌般的嗓儿像是九天仙乐在凡尘响起,吸引这每个人的眼神,众人循声望去,但见轮椅上的男子,绝美的面容之上,锐利的黑眸宛若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削薄的唇轻抿着,却无法掩盖那双唇的性感与。

    轮廓棱角分明,神情淡然认真,一袭月华银锦,包裹住他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如山巅上的雄鹰,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定在了男子身上,青衣侍从推着轮椅缓缓前进,如同从画中走来。

    前行的轮椅在路过叶薰浅身旁时毫无预兆地停下,一时间众人神态各异,只见轮椅上的男子,嘴角正噙着一丝魅惑动人的笑,“薰浅郡主的马车竟然在飞驰中四分五裂,坏得如此彻底,难道胜匠在打造马车时偷工减料了吗”

    叶薰浅唇边狡黠的笑意因男子的话顿时一僵,暗道不好,此人好敏锐的观察力

    “只需查一下是谁负责马车的打造与监工,一切便可水落石出。”

    字字珠玑,掷地有声,一针见血的话,令在场之人无不醍醐灌顶,眸光里满含钦佩。

    盛夏的阳光从头顶的云层中落下,恰似一条银河化为千百碎片洒落凡间,更衬男子风华绝代,他的手轻放在轮椅的臂托上,修长的手指不经意间指向叶薰浅,仿佛命运轮回的指针,令她灵魂为之一震。

    月华银锦,碧水清莲,那个夜晚他是他是那个男人

    ------题外话------

    哈哈,想不想知道柿子和浅浅接下来会发生神马事唔调戏虎摸神马滴都有嘻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