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黄雀在后

    e

    母女两相视一眼,唇角荡漾着狠毒的笑,俨然已经沆瀣一气。

    贤王府的物力财力的确足够强大,薛管家连夜监工,工匠们彻夜不眠地打造马车,只为了能够在晨曦微露之时完成任务,获取丰厚的报酬。

    寅时一刻,两辆黑檀马车终于打造完成,薛管家吩咐家丁们驱车返回王府。

    贤王府外,郁郁葱葱的广玉兰树下,两辆名贵马车一前一后地排列着,极尽庄严神圣,仿佛在耐心等待着主人的来临。

    靠在前方的马车稍微大一些,除此之外,两辆马车上的广玉兰花纹都极为相似,令人难辨真假。

    此刻,浅阁内,烛光暖,翡翠衾寒。

    叶薰浅早已端坐在主位上,威严尽显,仪态万方,她脚边还跪着两名家丁打扮的工匠。

    “小的已经按照郡主的吩咐,用以麝香浸泡的黑檀打造了小号的马车。”一名工匠毕恭毕敬地说,琼华得到叶薰浅的授意,将两百两银票递到了这名工匠手中。

    叶薰浅笑意盈盈,红唇轻启,“很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恐怕到现在云侧妃和叶怜香还以为小号的马车是用普通黑檀打造的呢

    收买人心,可不止他们会

    另一名工匠见状,环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附在叶薰浅耳畔小声低语,“郡主,大号马车”

    “做得不错。”叶薰浅好不吝啬地称赞,就凭叶怜香那智商,还想算计她做梦去吧

    “那”这名工匠显然有所顾忌,惴惴不安。

    叶薰浅从琼华手中拿过银票,亲自塞给他,随后从座位上起身来到窗前,轻飘飘的话从她唇边逸出,“尽管放心,过不了多久,贤王府的管家就会换人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用来惊吓这具身体前任主人的大蟒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薛管家饲养的,要说这位薛管家与叶怜香那对母女毫无关系,打死她都不信

    琼华趁天色未亮,将两位家丁打扮的工匠抄着小路,从后门送出贤王府。

    叶薰浅侧身小憩片刻,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

    月色沉沉,更漏声声。

    清风徐来,碧波荡漾。

    卯时将至,鸡犬寂无声,曙光射寒色,新的一天由此开始。

    贤王府中侍女们的身影开始变得忙碌了起来,叶薰浅撑着脑袋,徐徐睁开眼睛,琼华已经端着养胃汤和早膳走了进来,看着叶薰浅捧着养胃汤,慢慢喝完。

    古人讲求吐气如兰,只有胃好了才能做到气清,从而香气如兰。

    用过早膳之后,叶薰浅右手提着个精致的篮子,里边装着文房四宝,是琼华特意跑了很多地方才给她弄到的好东西。

    王府门口,贤王爷、云侧妃和叶怜香已经站在了马车旁,等待姗姗来迟的叶薰浅。

    “哟,郡主好大的排场,竟然让王爷在这里亲自等候。”云侧妃唯恐天下不乱,昨晚就已经吹了不少枕头风,这会儿多一句不多,少一句不少。

    琼华静静地跟在叶薰浅身爆坚守自己的本分。

    叶薰浅凝视着贤王爷那不是很好看的脸色,眨了眨眼睛,“本郡主一夜好矛睡到自然醒,不像有些人,做了亏心事,晚上睡不着,才会起这么早”

    “你说谁”云侧妃莫名地感到一阵心虚,只因叶薰浅的眼神太过清澈,像是一面镜子,仿佛这世间所有的阴谋诡计在她眼中都无所遁形。

    “云姨娘何必这么紧张,这会让本郡主以为做了亏心事的人是云姨娘呢”叶薰浅笑靥如花,莲步轻移,从后边的那辆小号马车旁走过,忽然脚步一顿,停在了边上。

    只需轻嗅一瞬,叶薰浅便屏住了呼吸。

    用麝香浸泡的黑檀,只会散发出极淡极淡的麝香气息,若不是自己天生嗅觉灵敏,也断无察觉得到的可能性

    “郡主,您的马车是前面一辆。”云侧妃生怕叶薰浅先下手为强,占了那辆她给叶怜香准备的马车,于是出言提醒。

    叶薰浅眉毛不扫而黛,自是明白云侧妃心里在算计着些什么,于蚀唇一笑,“本郡主觉得妹妹这辆马车造型精巧,与之相比,我那辆倒显得笨重了。”

    “大姐姐说笑了,怜香只是一介庶女,比不得大姐姐尊贵,舒适而宽敞的马车自然是留给姐姐用的,免得别人指责我们贤王府嫡庶不分,乱了辈分。”叶怜香温文尔雅,粉妃色的裙衫穿在她身上,更显其婀娜多姿。

    然而,她的一字一句,皆绵里藏针。

    叶薰浅知道她是用自己昨天说她尊卑不分的话来反讽自己,当下也不和她浪费唇舌,扬起一个妧媚的笑,柔声道,“妹妹知道就好”

    贤王爷冷眼观看着这姐妹斗法的一幕,简单地交代了一句,“既然都来了,就赶快动身吧,要是误了时辰,可是极为失礼的事情”

    叶薰浅给琼华使了个眼色,两人缓缓走向前方,行至大号马车的轮子处,叶薰浅眸光微微一凝,紧接着唇酱起一弯灿烂的弧度,一名家丁早已弓着腰,等待着叶薰浅踩着他的后背上车。

    “起来,这么点儿高度,还难不倒本郡主”叶薰浅皱了皱眉,她没有踩着别人后背上车的习宫于是拒绝了。

    家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惶恐,叶薰浅眉头轻轻皱起,过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这家丁以为自己不踩着他上车,就是嫌弃他,要驱逐他出王府。

    “你叫什么名字”叶薰浅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湖蓝色的长裙穿在她身上,晨风拂过,裙摆随风舞动,宛如浪花翻卷。

    “小的名唤阿九。”阿九战战兢兢地说,郡主下葬那晚,他们在云雾林里遭遇了千年罕见的紫珠雷电,薛管家逃之夭夭,其余人都被紫珠雷电劈死了。

    而他,是漏网之鱼。

    叶薰浅的观察力细致入微,见他目光闪烁,仿佛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似的,女子环视四周,知道此刻不是问话的好时候,于是跳上马车,吩咐一声,“可以走了。”

    随着车轮缓缓滚动,云侧妃唇边勾勒的笑意渐渐消失,端坐于后边那辆马车里的叶怜香则窃窃欣喜:叶薰浅啊叶薰浅,量你也没想到本会在你的马车上做手脚,恭喜你即将成为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叶怜香越想越高兴,最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竟然笑出声来。

    叶薰浅掀起马车侧边的帘子,一边欣赏着齐都繁华街道的风景,一边估算着马车行进的路程,那名工匠是老师傅了,经验丰富,但愿这马车不会提前报废,要不然这场戏可就唱不下去了

    如叶薰浅所预想的那般,云侧妃对薛管家果然推心置腹,竟然让他亲自为叶怜香驾车。

    马车在繁华的街道上奔驰着,叶薰浅指尖轻抚着黑檀木上雕刻的广玉兰,若有所思,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大齐都城里有不少铺子的牌匾上也刻着这样的标记那些铺子,应该就是贤王府的产业了吧

    途经栖霞街,叶薰浅的目光施施然停留在了珍珠桥头的一家首饰店上,里边宾客如云,看起来生意很好。

    不过,真正吸引她的是首饰店第二层楼上悬挂的牌匾,右下角长宽各八寸的区域刻着碧水清莲,那青莲的纹理,雅致而不失大气,她隐隐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在哪儿见到过一般

    ------题外话------

    继续求收藏,求点击,求冒泡也不知道哪天会首推是19:55发布的,但是后台有时可能抽风,会严实,叶子在此向大家道歉,亲爱的们看文愉快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