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本郡主命硬,怎会惊吓而死?

    e

    或许是贤老王爷在场的缘故,云侧妃和叶怜香母女两相对忌惮,一顿饭倒也吃得相对和气,只不过,再和气也会发生一些小插曲。

    叶薰浅细嚼慢咽,一举一动都极其符合大家闺秀的标准,令云侧妃挑不出毛病来。

    “本侧妃记得,昨日郡主受了大蟒的惊吓,昏死了过去,太医亲诊说没了气儿”云侧妃话说到这儿,先是与贤王爷对视一眼,接着又盯着叶薰浅看,后边的话她即使不说众人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而且,叶薰浅身为贤王府郡主,即使未及笄早夭,也必须要得到贤王爷的首肯才能下葬,因此,云侧妃敢这样处理叶薰浅的“尸体”,必定是贤王爷同意或者默许的。

    叶薰浅没有急着反驳什么,她初来乍到,多了解一些形势才是当务之急。

    云侧妃的脸上始终挂着雍容的笑,言外之意,在于指桑骂槐地讽刺叶薰浅是个冒牌货,仗着贤老王爷老眼昏花错认孙女儿才进了贤王府鸠占鹊巢,真正的贤王府郡主早已一缕芳魂归红尘。

    叶薰浅一边吃饭,一边认真地听,令她觉得有意思的是,这贤王府郡主的名字和她在现代时的名字还真像。

    调香师浅薰,郡主叶薰浅。

    叶薰浅的推理能力很强,往往对方只是将一件事情说了个大概,她便可以根据有限的消息将事情的始末经过推断出来,而且**不离十。

    这会儿听云侧妃说起那位贤王府郡主惊吓而亡匆匆下葬以求入土为安的事情,她黑眸里划过一道暗芒,昨夜自己在棺材里醒来的情景历历在目,今日将棺材中的陪葬珠宝存入钱庄并兑换成真金白银时,掌柜更是仔细检查珠宝的成色,她闲得无聊也跟着把玩,如今尚且记得几枚银簪的端部悉数刻着一个“贤”字。

    想到这,叶薰浅忍不住嘴角抽搐着,自己还真是该死的“好运气”,穿越到了棺材里,有官有财的预言这么快就实现了,话说,郡主这身份,在大齐应该也算得上是个大官儿了吧

    “真是不巧呢,我刚好就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叶薰浅唇边掀起一丝惑人的笑意,看得云侧妃和叶怜香头皮发麻,潋滟的笑容像是催命的符咒,令某些做贼心虚的人吓出了一头冷汗。

    云侧妃面色白如纸,尴尬地干笑,“郡主真是会开玩笑。”

    “开玩笑”叶薰浅故作惊讶,她放下手中的木筷,摇了,“不不不,本郡主自小养在深闺,知书达理,从来不会开玩笑。”

    贤老王爷时不时向叶薰浅投去一记宠溺的眼神,他对这个孙女儿的慈爱溢于言表。

    “薰浅丫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贤老王爷平日里疯疯癫癫,如今和叶薰浅他们吃饭,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眸中时不时闪现一丝精光,令人望而生畏。

    一顿饭接近了尾声,贤王爷同样放下筷子,面露疑惑之色,显然和贤老王爷一样对叶薰浅那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话一头雾水。

    “真不知道是哪个庸医说我没了气儿的,没有知识也该有点学识,没有学识也该有点见识”叶薰浅巧笑嫣然,侃侃而谈,相比之下,叶怜香脸色就不怎么自然了,一碗饭只吃了一丁点便胃口全无,若是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她握着木筷的手指在微微着,不知在害怕着些什么。

    只见叶薰浅朱唇微抿,言笑晏晏继续道,“再不济,没有见识,那也总得有些常识不是本郡主命硬克夫,怎会如此轻易被吓死”

    叶薰浅将众人神态各异的反应看在眼里,她笑靥如花,只是眸光渐冷。

    事先买通太医,紧接着以大蟒惊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然后让太医“误诊”已经没气儿,再以未及笄不可大葬为由,冠冕堂皇匆匆下葬,等进了棺材,铁钉封棺,深埋地底,一切便已尘埃落定。

    好狠毒的心思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与云氏母女究竟有何深仇大恨

    一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晚饭,叶薰浅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贤老王爷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喝了不少酒,叶薰浅瞧着他那红润得跟猴子屁股有得一拼的脸蛋,腹诽:这老头儿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精得跟狐狸似的。

    与其相信他十年前疯了,她更愿意相信这个糟老头子瞒过所有人的眼睛,扮猪吃老虎了十年

    叶薰浅望着王府内鳞次栉比的楼阁,凤眸里一丝复杂一晃而过,这贤王府的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看来她得多留意几分。

    夜,如此深沉。

    祁王府西,清莲小筑。

    碧波之上,沉香木打造的拱桥像是彩虹一般连同两座屋舍,其中,中部的屋舍里,柔和的橘色光芒透过窗纸,随着月光倾泻而下。

    光影交叠之间,鱼水嬉戏弄青莲。

    屋舍里的男子经过了七日的修养,外伤愈合得很快,一袭月华银锦着身,尊贵里透着神秘,天花板镶嵌的夜明珠,在夜里分外璀璨,橘色的柔光亲吻着他近乎完美的身体,银锦华服袖口上的青莲图案若隐若现。

    七日,足够他将自己虚弱不堪的身体恢复至常人一般的水平,也足够让青泉查到一些事情了。

    “世子,您让青泉查的事情有些眉目了。”青泉一边遵照药老的医嘱给祁玥上药,一边汇报着那件事的进度。

    “嗯。”祁玥并不喜欢多言,冬天出生的人,大多拥有着多思少言的性格和齐全透彻的智慧,而他,便是其中的佼佼宅高天孤月,慧绝众生。

    “世子所绘的那枚玉佩,十日前有人在薰浅郡主的身上见到过。”青泉手中的羽毛轻蘸药膏,在祁玥的伤口上均匀涂抹,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不错过祁玥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叶薰浅”云中歌般的嗓音缓缓响起,宛如清风掠过,惊落万千花雨。

    青泉顿时愣了,连带着给祁玥上药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可是他第一次从世子口中听到一个女子的名字。

    难得的是,世子竟然知道薰浅郡主的全名,这可真是一大奇迹。

    青泉知道祁玥不喜多言,不等祁玥开口,便将这几日打探的消息和盘托出,“薰浅郡主命硬克夫,订婚十次,八有不成,两年里克死了八名男子”

    “本世子知道。”不待青泉滔滔不绝地列举某人的两年来的“丰功伟绩”,祁玥清清冷冷的话便响起了。

    青泉诧异,腹诽:世子您知道您居然知道这是要天降红雨了么

    在他眼里,祁玥的眼光从来不会停留在这些风月之事上,他的眼睛,看得见天涯海角,他的心,包罗万象,他的胸怀,海纳百川,却永远不会包括这些事情。

    冷傲孤清的祁世子脸上难得显露一丝不耐烦,青泉眼睛一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见祁玥浓密的眉微微一皱,连忙说重点,“薰浅郡主八日前被大蟒惊吓,太医亲诊断气,云侧妃做主下葬入土为安,不过郡主却在下葬后第二天回到了贤王府。”

    祁玥凉薄的唇动了动,下葬

    “葬于何处”祁玥话语平静,心中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题外话------

    求收藏求冒泡,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