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九州风云榜

    e

    “嗯,起来吧。”叶薰浅适可而止地提醒,她没有与丫鬟做结拜姐妹的爱好,不论时代发展到什么样的高度,绝对的平等都不可能实现。

    倘若世间众生平等,就不会有弱肉强食生存法则的存在。

    弱者要追求所谓的相对平等,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努力,否则何谈平等

    叶薰浅看着琼华起身,跟在自己身侧,她浅浅一笑,其余侍女的表情在此刻尽收眼底,“其他人在外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说罢和琼华走进屋子,她指腹在桌子上拂过,十分随意,摩挲了几下,并没有感觉到灰尘的痕迹,琼华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徐徐道,“郡主的屋子一直都有下人打扫,一日不敢懈怠。”

    叶薰浅寻了个位置坐下,眼观八方,不多时琼华便奉上了茶水,叶薰浅接过,轻嗅了一下,味道十分清淡,是她喜欢的类型,想到叶怜香腰际的那串宫铃,叶薰浅眸色陡然一深,“琼华,我看怜香好像很宝贝她那串宫铃,不知道有什么来历么”

    轻若流云的话从她口中飘出,叶薰浅轻吐了一口浊气,余光瞥向琼华,静待她的回答。

    “听说是羽公子送给二的定情信物”琼华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叶薰浅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

    姑且不管是否属实,这种鲜为人知的消息,还是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打探出来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郡主果然非同凡响,这么快就注意到了这种事情。

    听到定情信物这四个字,叶薰浅好看的眉头紧皱了起来,似乎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风动宫铃之声犹在耳畔回荡,充满着回忆的味道,她喜欢调香,曾经调制过一种香水,取名“回忆”,香气扑鼻,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浸在内心最深刻的记忆里,她记得,在“回忆”第一次调制成功的时候,她静静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缭绕的香气所造就的安静世界里,飘入耳廓的是串串悦耳的宫铃之声。

    “回忆”最后申请了专利,用于辅助治疗各种失忆症。

    在现代,十年的光阴里,她走遍世界,收集了上千只宫铃,却没有任何一只宫铃发出的声音与她“记忆”中的宫铃声重合在一起,直至刚才见到叶怜香

    “哦,羽公子是谁”叶薰浅从琼华口中听到了一个陌生的称呼,想了一会儿,方才出声问道。

    她记得,方才在贤王府门口,贤老王爷认定她是他孙女儿的时候侍卫侍女们交头接耳讨论的内容,其中便有一句:郡主养在闺中人不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已有十年之久。

    如此推测,这贤王府的郡主应该不会知道这位羽公子才是,所以,她问琼华羽公子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奴婢只知,羽公子清冷高贵,出身凤凰岛,箫声可引百鸟朝凤,在九州风云榜上排名第二。”

    不是琼华孤陋寡闻,而是这位羽公子藏得太深,想要打听他的事情并不容易。

    “第二”叶薰浅重复地问,向琼华确认自己是否听错,见琼华点了点头,她眼珠子一转,“那第一和第三四五六七**十是谁”

    琼华见叶薰浅对这个感兴趣,并没有多想些什么,来贤王府之前她对主子们的性子、喜好等可是做了充足的功课,尤其是自己要侍奉的正主儿薰浅郡主,她更是下了十二万分的功夫。

    薰浅郡主养在闺中,性子温淡,不似怜香那般华丽张扬,与齐都众多贵女交好。

    说起这九州风云榜,齐都上至八旬老妪,下至四岁孩童,没有人不知道的,郡主竟然连这都没听说过,可见她十年里还真数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日子。

    这会儿琼华也只当叶薰浅开窍了,懂得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要知道,在九州风云榜排得上名的公子们,都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体的浊世翩翩佳公子,年纪最大不超过二十三岁,乃大齐千万未婚少女梦寐以求的夫君人选。

    只要是女人,尤其是没婚配的少女,没有不对他们感兴趣的

    “叶怜香是他的未婚妻”叶薰浅不高兴了,她对那什么羽公子没啥意思,但是她对那串宫铃感兴趣。

    她感兴趣的东西,被当做定情信物送给叶怜香,她不爽,非常的不爽,大大的不爽

    为毛她觉得默铃应该是她的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琼华保守地回答,毕竟,从来没人听说过羽公子有未婚妻,贤王府也没有怜香订过亲的消息传出。

    如此一来,个中缘由,就分外值得推敲了。

    叶薰浅缓缓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时而低头思考,时而看着天花板,若不是琼华定力强,肯定早就被她晃晕了脑袋,这样的情景约莫持续了半个时辰,最终以云侧妃贴身侍女的到来而宣告结束。

    云侧妃精心准备的这顿晚饭,人确实不多,一只手伸出来,不多不少,恰好五个。

    出现在饭桌上的人除了叶薰浅和贤老王爷外,还有贤王爷、云侧妃和叶怜香。

    叶薰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偌大贤王府就这么几个人,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遂疑惑地看着自己身边的糟老头子,以眼神无声询问。

    贤老王爷不愧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连忙指着贤王爷向叶薰浅解释道,“这个不孝子,在你娘去了之后相继娶了五房妾室,尽生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糟老头子说这话时丝毫不客气,云侧妃脸色骤然一白,她未婚生下叶怜香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虽说最后凭借这个女儿成功嫁入贤王府,成为贤王平妻,被封为侧妃,贤王府正王妃秋奕彤已死,贤王府后宅中的女主人也只会是她,但这依然改变不了她是侧妃的事实,这是她心中永远的一根刺

    此时被贤老王爷含沙射影地道出,心里如同被万千黑蚁噬咬一般,却无法反驳,因为贤老王爷明面上讽刺的是那五房妾室。

    妾室以及妾室的子女,是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和他们吃饭的,是以只有他们五人。

    叶薰浅做梦都没有想到,贤王爷竟然没生儿子,这可守系到血脉传承的大事,若是没有儿子,那么贤王府一脉岂不是后继无人了

    ------题外话------

    虽然薰浅的名字叫薰浅,但贤王府的水真的不浅亲们到评论区蹦跶啊啊啊,伦家想你们了,嗷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