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琼华玉树

    e

    “过几天,等世子的伤口愈合得差不多,老朽再为世子拆线可好”药老眼睛发亮,看着祁玥身上被缝合得很好的伤口,心里被挠得痒痒的。

    “嗯。”

    简洁的一个单音从他唇边逸出,药老的医术他信得过,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他最能勾起他感兴趣的,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药老见祁玥沉思着,心知他不喜别人打扰,于是悄悄退了出去。

    祁玥指腹轻轻摩挲着玉佩上的花纹,过了一会儿,唤了一声,“青泉。”

    只需祁玥一个眼神,青泉便知晓该怎么做了,只见他端着笔墨纸砚靠近沧澜玉塌旁,祁玥直起身体,修长的手指执起湖笔,蘸上黑墨,于宣纸上细细勾勒,不多时,便画出了一枚叶片形状的玉佩。

    放下湖笔,静待墨汁风干,方才吩咐道,“青泉,去查一下这枚玉佩的主人。”

    青泉点了点头,心头闪过一丝讶异,世子的手心里分明就有这样一枚玉佩,何不直接将这枚玉佩给自己去查,这样做要快得多,毕竟图纸与货真价实的实物相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祁玥微眯着双眼,闭目养神,他伤得极重,这几天不能随意移动身体,否则伤口裂开就很难愈合了。

    感觉到青泉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侧躺而睡,闭上眼,女子的倩影在脑海中浮现,让他难以入矛伤口开始愈合,新肉长出,让他觉得很痒,越是觉得痒,就越是想念那双柔若无骨的手在他身上徘徊的感觉。

    恰在某人身心俱痒的时候,贤王府内,叶薰浅被贤老王爷拽着胳膊,拖进后院,眼前的花花草草随风而过,令她眼花缭乱,横穿通幽曲径,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院落前,侍女们有的在院子里打扫落叶,有的在花圃前浇花,还有的在晾晒衣服

    饶是被拖着赚叶薰浅也被累得够呛,老头子将她松开时,她扯了扯自己的领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糟老头儿,这里是哪里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贤老王爷中气十足,扫了一眼院子里忙碌的侍女们,“还不过来给郡主请安”

    声如洪钟,足以令整个浅阁内内外外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侍女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来,老王爷的疯病时好时坏,她们可不敢有半点不从,万一要是加重了老王爷的病情,那么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可可是郡主不是在昨天被吓死然后连夜下葬了吗哪儿来的郡主

    侍女们狐疑着靠近,当看清了贤老王爷身边的叶薰浅时,吓了一大跳,但见女子双眸似水,却隐含淡极致的冰凉,仿若看透一切,肤如凝脂,娥眉淡扫,美目流转之间,朱唇不点自红,像极了他们郡主,却隐隐比他们郡主多出了三分尊贵的气质。

    从前的郡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知书达理,孝顺至极,可就是这样一个养在闺中人不识的郡主,因不动声色克死了八名出色的男子而名噪大齐,成为齐都百姓茶余饭后的第一谈资。

    人们纷纷猜测,薰浅郡主最后的归宿是谁,然天有不测风云,昨日郡主在游园时,碰到了一条大蟒张口而来,吓得花容失色,最后昏死了过去,待云侧妃请来太医亲自诊断时,郡主已经没了气儿

    就在侍女们迟疑之际,贤老王爷生气地跺跺脚,吓得众侍女伏跪地上,“给郡主请安。”

    叶薰浅淡笑不语,空气中顿时沉默了,侍女们的心在沉默中七上八下,紧张到了极点,贤老王爷对叶薰浅百般讨好,“薰浅丫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就行行好陪老头子解闷嘛”

    这一幕真实华丽地上演在了浅阁之内,令侍女们大跌眼镜,老王爷什么时候对谁这么和颜悦色过就是王爷有时都吃不了兜着赚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就拿王府里最受宠的怜香来说,在老王爷面前根本说不上一句话

    “那本郡主就勉为其难了。”叶薰浅红唇渐软,微微上翘,应声道。

    不就是演戏嘛

    这对她来说有什么难的

    在现代,她在最年轻的上将与最富才华的调香师之间进行了近乎完美的角色转换,贤王府郡主的身份演绎,叶薰浅手到擒来。

    更难得的是,她发现她从心底不排斥不抗拒这个身份。

    人活在世上,总是需要一个身份,没有身份标识的人,举步维艰,寸步难行,说不定还会被当做是别国细作关起来。

    诸多麻烦,是叶薰浅不愿意沾染上的,如今有了这样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她做事情会比较方便。

    浅阁,是贤王妃生前为叶薰浅亲手设计的闺阁,凝聚了那个女子的无数心血。

    叶薰浅凝视着院落大门上龙飞凤舞的“浅阁”二字,心中蓦然升起丝丝怅然,她提起裙摆,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片片琼花,白色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着,甚是可爱。

    这时,她脚步猛然停了下来,面色平静如湖水微澜,可没有人知道,她心底的巨浪早已翻卷到了海的尽头。

    叶茂枝繁、洁白无瑕的琼花一直都是她的最爱,没有想到浅阁里竟然也会有,侍女们紧随左右,不置一词,叶薰浅的手轻拂过那白色的,唇角掀起一抹恬淡的笑,仿佛沉浸在了美好的回忆里。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琼花”叶薰浅素手一指,随便点了名侍女,问道。

    “回郡主的话,奴婢听说是王妃在郡主尚未出世时亲手栽种的,希望郡主如琼华玉树般美好。”女子大方得体的回答让叶薰浅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这名侍女不简单,虽和其他侍女穿着同样的服饰,但是其谈吐举止皆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真不知道她为何甘心为婢。

    侍女静若处子,不慌不忙地承受着叶薰浅打量的眸光,片刻之后,叶薰浅靠近她,“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今日初来王府,还未曾有名字。”

    态度不卑不亢,神色不喜不悲,叶薰浅听罢勾唇一笑,“本郡主赐你一个名字,如何”

    “谢郡主恩典。”

    果真如叶薰浅意想之中那般应对自如,但见叶薰浅负手而立,她浅色的衣袂随风飘起,与琼花共舞,写意美好,贴在腰后的手指微蜷,绛唇轻启,“不如就叫琼华。”

    “琼华叩谢郡主。”女子忽然跪了下来,对叶薰浅行了个十分正式的大礼。

    叶薰浅神色坦然,欣然受之,不管琼华来贤王府的目的是什么,仅凭她来此不到一日便能将贤王妃的事情打听得如此清楚便可知晓,她并不简单。

    浅阁内,如此不简单的侍女,怎能落入他人之手

    ------题外话------

    偶们家柿子开始找浅浅咯嘻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