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老鼠屎与一锅粥

    e

    大齐王朝,以孝治国,贤王府贵为皇亲国戚,同样以孝为先,老头子疯了,可这并不能改变他曾经是贤王的事实,贤王府上上下下,皆不可逾矩。

    这个老头子平日里邋遢得像个乞丐似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要跟人家说他是贤王府的老王爷,鬼都不信,但就是这样一个糟老头子,令叶怜香恨得牙痒痒,却偏偏无可奈何,老头子神志不清,说话颠三倒四,这也就算了,可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是,他那身强悍的武功,整个大齐,能与之一较高下的人,不超过三个。

    叶怜香无数次地觉得,那么好的武功,放在这糟老头子身上,真是浪费

    叶薰浅莫名其妙地被这个老头子抱着,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是他皱巴巴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失落,“乖孙女儿,你不要赚陪老头子好不好你爹那个没良心的,他要是赶你,老头子跟他没完”

    这样一出戏,显然在贤王爷意料之外。

    “父王,你的疯病又犯了,她不是薰浅。”贤王爷竭力平复心中翻滚的怒气,耐着性子和老王爷沟通。

    奈何老王爷将叶薰浅护在怀里,滴水不漏,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疑惑,他又看了看叶薰浅那张脸,刮了刮鼻子,捏了捏脸蛋,而后摇了,看着贤王爷,反驳道,“你才疯了呢这大眼睛小鼻子的,和奕彤丫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是我家薰浅。”

    秋奕彤,是已故贤王妃的闺名。

    “薰浅,你别怕,老头子会保护你的,不让他们欺负你。”

    老王爷护犊子之名,贤王府上上下下,人尽皆知,十年前贤王妃病逝,老王爷承受不住那沉重的打击,疯了。

    他一疯就是十年,也没见有半点好转,贤王府不知请了多少名医救治,却没有任何效果。

    如今看来,老王爷的疯病是越发严重了,竟然错认孙女儿

    众侍卫们如是想着,这名女子虽然与薰浅郡主相貌惊人的一致,可气质截然不同好不好,再说了,薰浅郡主待字闺中,不懂武功,哪儿来这么好的身手

    贤王府孙辈中的女儿,最出色的是怜香,真真正正的文武双全

    叶薰浅感觉到老头子的善意,还有眼中满含希冀的目光,心里的歉意越来越浓,老头子肯定是太过思念他孙女儿了,所以才会认错人,方才听贤王爷的意思,这老头子好像得了疯病没道理人家贤王爷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八成就是这老头子思念成狂,错认她为孙女儿了

    “老王爷,我很感激你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但我真的不是你的亲孙女儿。”叶薰浅握着老头子的手臂,一字一句,平静地陈述着。

    不知为何,听到叶薰浅这句话,云侧妃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在贤王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面前,她亲口承认她与贤王府毫无关系,那么从今以后,她的存在便威胁不了怜香的地位。

    她只是普普通通一介平民,而不是贤王府中最尊贵的嫡女叶薰浅。

    见叶薰浅将自己与贤王府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老王爷不乐意了,竟然直接坐在了地上,咬着自己的袖子,如同一个孩子般赖皮,“薰浅丫头,你不要老头子了呜呜呜不陪老头子玩了”

    那声音伤心到了极点,哭得老泪纵横,老王爷的声声“控诉”就像是一双手,将叶薰浅那白纸般的心揉成了一团,前世的她就事儿,林弹雨里风雨无阻,她的世界里没有亲情,她以为,她早已坚强到无坚不摧,却没有想到,自己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会遇见一个这样可爱的糟老头子。

    “父王,她不是薰浅,薰浅她已经死了,被吓死的。”云侧妃见状连忙走到老王爷身爆提醒道。

    本想让老王爷接受这个事实,却没有想到引起了老王爷强烈的不满,“你才被吓死呢你全家都被吓死”

    云侧妃,“”

    “我家薰浅丫头,一向胆子大得很,怎么可能被吓死”老王爷自言自语地说。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老王爷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叶薰浅拉到自己身后,然后对云侧妃不假辞色,“含肯定是你怕我家薰浅抢了你女儿的地位,所以才百般刁难她,薰浅不想看见你,才否认和老头子的关系呜呜呜”

    “一定是这样的”老头子先入为主,斩钉截铁地说。

    云侧妃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绿,被老王爷这样风疯言疯语地断章取义,半真半假的话,让她在众人面前尴尬极了,原本端庄雍容的笑意也因此而僵硬了起来。

    老头子拉着叶薰浅的手,眼巴巴地看着她,急切劝说着,“薰浅丫头,你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而忽略了一锅好粥啊”

    众人纷纷黑犀老王爷,瞧您这话说的您说谁是老鼠屎啊

    “我不管,我就要薰浅丫头陪我,你们这群不肖子孙老头子白养你们了”老王爷单手叉腰,指着贤王爷、云侧妃还有叶怜香的鼻子骂。

    令叶薰浅大跌眼镜的是,那位很有脾气的贤王爷竟然就这样任由着这个糟老头儿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嘿嘿,薰浅丫头,你看,我把他们骂得狗血喷头,他们都不敢顶嘴,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下你满意了吧”老王爷像是孩子讨要帖一般笑嘻嘻地对叶薰浅道。

    叶怜香胸腔都快被气炸了,可老王爷的眼中只有叶薰浅一个,将她忽略得很彻底,只听他继续道,“他们辈分不如我,武功不如我,你陪我玩儿,我绝对不让你被他们欺负”

    “这”叶薰浅的心微微动摇了,她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感觉,老王爷汪汪泪眼里饱含希望,两世为人,从未有一刻像今日这般让她觉得,拒绝是一种的罪恶

    “好不好嘛”老王爷自然看出她已经开始在犹豫,可怜兮兮地凝视着她。

    叶薰浅唇角一勾,眸光掠过叶怜香腰际的宫铃,她唇角边渐渐浮现出一丝勾人夺魄的笑意,“可是”

    老王爷要认她做孙女儿,但那群人好像不买账呢

    “你、你、你还有你,还不快给郡主请安”老头子见叶薰浅因为几颗老鼠屎不愿做他乖孙女儿,顿时吹胡子瞪眼睛了起来。

    侍卫们为难地看向贤王爷,不知该怎么办,但见老王爷走到贤王爷面前,不可一世地教训,“含孽子,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出,真是该打”

    话音刚落便作势要往贤王爷的脑袋上招呼一拳,贤王爷脸色一变,这疯疯癫癫的糟老头子的武功该死的强悍,他这一拳下来,自己不成傻子就奇怪了

    “父王,儿子错了。”贤王爷伸手,握住老王爷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见老头子依旧不高兴,他眸光瞥向叶薰浅的方向,“薰浅,是父王头脑被冲昏了,没认出你来,你快劝劝你爷爷”

    ------题外话------

    哇咔咔,老头子越来越可爱了,下一章楠竹、楠竹就出来鸟收藏收藏收藏到偶碗里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