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薰浅,老头子好想你!

    e

    仅此二字,夺尽眼球。

    叶薰浅循声看去,与贤王爷四目相对。

    贤王爷年方四十,身材颀长若修竹,目光犀利如冷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威严之气,叶薰浅眼里一片清明,无波无澜,她潜意识里不喜欢这个人,并不是说他长相或气质让她不喜欢,而是莫名地就不想和他靠近。

    花枝招展的云侧妃在见到叶薰浅那张脸的时候脸色微变,不停地向薛管家使眼色,急切地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父王,就是这个女人冒充姐姐,让女儿放松了警惕,然后趁机将女儿挟持。”叶怜香楚楚可怜地说,杏眸里不多时便蓄满了晶莹的泪水,惹人怜爱。

    叶薰浅嘴角无语地扯了扯,这女人真天生就是做戏的料子

    说哭就哭,真不知道她眼睛是不是用泉眼做的

    云侧妃听到叶怜香的话,立刻明白了几分,不管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女人顶着和贤王府郡主一模一样的脸,那么她就必须死

    “王爷,你可要救救怜香啊,薰浅才过世,怜香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云侧妃哭得梨花带雨,叶薰浅瞬间明白了几分,有这样一个水豆腐做的娘,女儿当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贤王爷对云侧妃的话置若罔闻,此时,他的眸子里黑雾涌动,目光如箭,仿佛要将叶薰浅那张脸洞穿一般。

    这一刻,岑寂的气氛渲染着王府门外的每个角落,空气里落针可闻,叶薰浅平静地将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中,尤其是那位不显山露水的贤王爷。

    不多时,只见他唇角动了动,缓缓言道,“姑娘挟持我贤王府的二,意欲何为”

    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担心的神色,叶薰浅在心里不由得为这位贤王爷竖起一个大拇指,跟叶怜香不是一个级别的,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听到贤王爷对叶薰浅的称呼,云侧妃一阵心喜,只要王爷认定这个女人不是贤王府的郡主,那么她就不是

    “这位二污蔑我冒充郡主,不分青红皂白要将本姑娘绳之以法,难不成我就应该乖乖束手就擒”叶薰浅狭长的丹凤眼一扬,眉毛,双眸明亮,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正所谓相由心生,与她相比,叶怜香倒比较像是小人

    如果说方才只是怀疑,那么他在听到叶薰浅这句话时就是肯定了。

    贤王府郡主叶薰浅,知书达理,以孝为先,连说话都细声细气,绝对不敢像眼前这名女子这样顶撞他

    “只因姑娘的容貌实在太像本王那大女儿,怜香看错人,情有可原,还请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贤王爷从台阶上缓缓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向着叶薰浅的方向靠近。

    叶薰浅见状,手中的匕首更近叶怜香一寸,只差一点点,便可以割破她的喉管,果不其然,贤王爷的脚步停顿了,叶薰浅冷笑一声,“看错人是情有可原,可动了杀机就不是她的不对了。”

    她可不会忘记,在叶怜香见到她的那一瞬,可不是简单的认错人,而是认定了她冒充郡主,有不可告人的企图,迫不及待杀之而后快

    贤王爷瞳孔一缩,久居高位十年,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只需一个眼神,侍卫长便心领神会,递上了贤王爷最近到手的宝贝连弩。

    此刻,骄阳正艳,可叶薰浅的眼底只剩下了一片清寒。

    叶怜香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自己喘息之间不小心让自己脖子触碰到刀尖。

    只见贤王爷单手握着连弩,森森然透着冷意的箭尖渐渐对准了叶薰浅的眉心,只需他微微勾动手指,便可轻而易举结束一个鲜活的生命。

    王府外的气氛陡然僵持住了,对峙的两人,各不相让,急煞众人。

    叶薰浅心中的那杆天平如同跷跷板一般时上时下,她在赌,赌自己不会死,不是因为手中捏着个人质,而是赌她的直觉

    从见到叶怜香开始,她就知道,叶怜香对她腰际的那串宫铃很在意,即使被挟持,她也没替自己说过一句求情的话,而是紧紧握着宫铃,仿佛那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巧的是,她叶薰浅也对那串宫铃感兴趣

    铁质的连弩在阳光的照耀下黑得发亮,拥有着顷刻间取人性命于百步之外的力量,随着贤王爷食指蜷曲勾起的动作慢慢开始,众人屏息静气,目不转睛,人的视觉和听觉在这一刹那变得分外。他们几乎可以看到那连弩上的弦开始绷紧了

    叶薰浅同样面色凝重,右脚往后退了一步,心中计算着自己和连弩的距离与角度,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箭发,她应该用怎样的步法才能避其锋芒,将可能对自己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

    郁郁葱葱的广玉兰树下,还弥漫着馥郁的幽香。

    双方剑拔弩张,良辰美景虚设。

    就在这一片清风拂过面庞的时候,“铿”的一声脆响发出,将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紧接着那箭镞旋转着朝叶薰浅眉心飞去。

    这一瞬,叶薰浅的脚步动了,松开叶怜香,倩影微移,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准备全力一搏,此时的她,就像是中那优雅的豹子,蓄势待发,当铁箭箭尖抵达之际,叶薰浅以匕首挡之,饶是如此,依然被纳冲击力逼得连连后退。

    某人再一次感叹内功的好处,她脚步退得越快,自己受的伤越小,叶薰浅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坚持多久,突然,她感觉到那箭镞的力道骤然消失,原本胸口处的压迫之感也随之没了影儿,她停下脚步,还没来的发出一声惊讶,便看到那只铁箭在自己面前生生断成了两半。

    与此同时,整个人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耳边还传来阵阵惊喜的声音,“薰浅丫头,我的乖孙女儿,你回来了,老头子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老头子不管的呜呜呜老头子好想你”

    老头子虽然穿得破破烂烂,头发也乱糟糟的,胡子到处乱翘,邋里邋遢,但是面色红润,此刻眼里写满了欣喜,仿佛自己的宝贝失而复得了。

    叶薰浅被他紧紧抱着,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

    这一幕,令贤王爷、云侧妃和叶怜香面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这老头儿疯疯癫癫的,平日里不是住在捕风堂里不出来吗”叶怜香绞着小手帕,小声嘀咕着。

    云侧妃一听,立刻赶在贤王爷发怒前出言训斥,“怜香,住口,那是你爷爷”

    叶怜香不甘地咬了咬唇,她四岁的时候随着母亲贤王府时,那老头儿就疯了,可饶是如此,这十年来也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

    她倒是想当他是爷爷,但人家可从来没把她当做是孙女儿过。

    即使是疯了,他的眼里,也依然永远只有叶薰浅

    ------题外话------

    有木有人觉得糟老头儿很有爱呢超级宠薰浅的然后就是,伦家晃着手绢求收藏,收藏的直接拖赚不收藏的打晕了拖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