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挟持!

    e

    一锤定音,不论你是谁,长得像谁,只要被认定是冒充的,便永无翻身之地。

    侍卫们本来还以为他们的郡主死而复生了,结果听到叶怜香这样一句话,顿时将前一秒自己心中生起的想法摒弃得一干二净,昨日众目睽睽之下,太医亲自诊断,断言郡主已经没气儿了,郡主未及笄而死,灵位不能入宗祠,遗体也不能葬在贤王府历代的陵园里,只能悄无声息地下葬。

    这是大齐的葬礼风俗,不管女子的身份多么贵重,哪怕是天子爱女,未及笄早夭,都逃脱不了死后无法入宗祠的命运

    灵柩分明在昨晚便已经出了贤王府,由薛管家亲自主持下葬,万无一失。

    由此推断,此刻站在贤王府门口的女子,定然不会是郡主了。

    薛管家暗眸一沉,昨晚紫珠雷电降临的一幕历历在目,他死里逃生,郡主的灵柩绝对不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逃过一劫,说不定已经被劈成了灰。

    紫珠雷电,千年罕见,天之轿子,雷中帝王。

    不管今日出现在贤王府的这个女子是谁,都不能让她顶着这张脸到处乱跑,薛管家权衡利弊,立即出声,“还不动手”

    叶薰浅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她初来乍到,没招谁惹谁,怎么就尽有人找她麻烦呢

    侍卫们得到命令,纷纷亮出刀剑,寒光闪闪,一拥而上,朝着叶薰浅刺去,那郁郁葱葱的广玉兰树下,女子简单的碎花长裙在风中飘舞,温婉而清丽。

    骤然之间,叶薰浅的眸光由先前的柔和骤变为此刻的冷厉,扫向叶怜香,心中思量着自己遭遇的这场无妄之灾,敢情都是因为这位二

    她跟自己这张脸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叶怜香被叶薰浅盯得发怵,那张美人标志的鹅蛋脸此刻苍白如纸,手心冒出的汗浸湿了握在掌心的飘带,十几名侍卫包围在了叶薰浅身周,不由分说,直冲而上。

    叶薰浅眸色一寒,眼看着来来往往的侍卫们即将触碰到了自己的身体,她抽出腰间精致的匕首,如同泥鳅一般在十几人里游刃有余地穿梭着,避开他们的攻击,薛管家站在王府门口,冷眼观望着这一幕,当发现王府的侍卫们对叶薰浅无可奈何之际,他双手十指交叉,松了松筋骨,俨然一副准备亲自上阵的架势。

    叶怜香的嘴唇都快被咬出了血,目不转睛地盯着包围圈中身姿曼妙的女子,杏眸里闪过一丝不甘,叶薰浅眼观八方,她看得出来,这些侍卫不过是开胃菜罢了,那名管家才是个真角色

    终于,有人等不及了。

    薛管家凌空而起,右手手指弯曲,握成鹰爪,向叶薰浅心口之处袭来,叶薰浅一惊,拎起最靠近自己的一名侍卫,朝着薛管家的方向扔去,为自己赢取短暂的时间。

    不出意外,那名被抛出去的侍卫胸前衣裳尽裂,薛管家的鹰爪手痛击心脉,心口之处小麦色的皮肤刹那间印上了一个红色的掌印。

    趁着众侍卫被这一情景吸引的空档,叶薰浅身体向后一仰,避开一名侍卫直面而来的袭击,侧身一晃,犹如鬼魅般来到了叶怜香面前,叶怜香虽然唇角发白,但是危险临近,即使是一个弱女子恐怕也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更何况是懂武功的叶怜香呢

    只见身着妃衣的叶怜香右手抬起,挡开叶薰浅来势汹汹的第一招。

    叶薰浅弯弯的眉毛挑了挑,叶怜香此举,并没有让她感到意外,叶怜香能够从被马儿惊了的车轿中安然无恙地飞出,站在自己面前,足以证明她并非手无缚鸡之力。

    两名绝色女子,刹那间纠缠在了一块儿,一招一式,旗鼓相当。

    叶怜香飞叶摘花,道路两旁的广玉兰翩然飞落,如同利剑般向叶薰浅的后背穿刺而来,叶薰浅不由得感叹:这古人的内功果然好使。

    不过这难不倒她

    但见那白色花语中的素衣女子身轻如燕,右手的短匕飞舞,动作快到了极致,一片一片割裂那曼舞的玉兰。

    叶怜香脸色煞白,这可是她最厉害的一招,也是最美丽的一招,她演练了无数遍,只因那个人曾说过,在花雨中她的背影很美

    然而现在,这最令骄傲的一招,却被眼前这名女子不动声色地破解,叶怜香的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说今时今日自己所得到的一切,终有一天,也会如这漫天的广玉兰般零落成泥

    她下意识地握住了腰际的那串宫铃,仿佛只要将宫铃紧握手中,便能握住所有的幸福

    叶薰浅唇酱起了一丝惑人的笑,小样儿不过是花架子,也敢在姐姐面前班门弄斧

    一片清影袭来,承载着初夏清晨的寒意,冰凉的薄刃直抵叶怜香咽喉,只需轻轻一推,这娇滴滴大美人便会芳魂永逝。

    叶怜香刚要反抗,却被叶薰浅抢占先机,一双纤纤素手被反剪在腰后,无法动弹。

    “再动,本姑娘可就不能保证这匕首不会划破你的脖子了。”叶薰浅笑靥如花,见叶怜香老实了不少,心叹:自己是捏到了软肋么

    “哪里来的刁民还不快放开二”薛管家投鼠忌器,不敢过于靠近,万一二有个三长两短,王爷必定会大发雷霆。

    “放了她放了她然后等着你来杀我”叶薰浅声音清澈,嘲讽着说,她又不是傻子,平白丢了这么好的保命符,让自己再次陷于危险的境地。

    从这名管家的脸色上看,这二应该来头不小

    自己挟持了她,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不易。

    “大胆,冒充郡主,挟持皇亲国戚,乖乖束手就擒,薛某定会向王爷求情,留你一具全尸”薛管家的话说得正气凛然,却让叶薰浅笑了,那笑容充满了讥诮,“全尸本姑娘不稀罕”

    “你想怎么样”薛管家没有想到叶薰浅竟然一滴水都泼不进,气得血气翻腾,强忍着咬牙问道。

    “放我赚保证我在齐都时的一切安全”

    清澈华丽的声音乍然而起,叶薰浅眉目如画,巧笑嫣然。

    “大言不惭”

    薛管家气急败坏,本想若是能骗叶薰浅先放了叶怜香,然后自己再在暗地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做掉,一箭双雕,可没想到这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叶薰浅狮子大开口地要挟。

    叶薰浅的脸仿佛被一层薄薄的寒霜覆盖上了一般,前一刻的明媚笑容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底只余下一片清冷,“那就只好委屈这位二了。”

    恰在叶薰浅挟持着叶怜香步步后退,准备离开之际,贤王府虚掩的大门敞开了,几乎同时,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刺破空气的岑寂,响彻而起,“住手”

    ------题外话------

    亲们猜猜,谁来了呢呜呜,亲们冒泡冒泡,让偶知道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么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