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冒充郡主?

    e

    银白的月光如同调皮的精灵徜徉在密林里,绿叶上残留的雨滴晶莹剔透,折射出万千光影。

    黎明的晨曦如约而至,驱散了夜的薄雾,叶薰浅悠悠转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轮红日从东边冉冉升起,仿佛也在无声地告诉所有人,新的一天来临了。

    叶薰浅从来都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不论身处何地,她总能寻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生存的路子,就如同现代的那个她,八岁的时候从医院里醒来,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没有父母、没有朋友,一切的一切对她而言都充满了陌生,恰恰就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下,她从零开始,努力地学习,学习去接受世界的一切,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活出了比千万人都要精彩的人生。

    如今的一切,对她而言,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罢了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一无所有,至少拥有了属于另一个遥远时空的回忆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树林里的小麻雀们时不时发出欢快的声音,她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时候,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她才觉得有些饿了。

    叶薰浅不是野人,没有饿了就在树林里随便打打野鸡做烧烤的习宫在她的认知里,饿了就该去买东西吃,这种在现代就养成的习惯让她放弃了在树林里打野味的想法。

    忽然想到了昨晚上来不及做的事情,叶薰浅转身,推开棺木上的盖子,此时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棺木里的金银珠宝上,根本没有意识到,她只是如此轻轻地一推,竟然能够将这由上好金丝楠木打造的棺盖推开。

    里边的金银珠宝不在少数,但也绝对达不到满棺材都是的地步,十几匹绸缎在昨晚被她割坏了不少,还有一些被雨淋湿,叶薰浅挑了一匹完好无损的粉妃色缎子,铺在地上,然后抬腿,攀爬到了棺木的边缘,将里边值钱的金银珠宝全部掏了出来,丢在缎子上爆再三确认棺材里没有别的东西后,才从棺材边上跳了下来,十分麻利地打包,“唔这算不算是新生中的第一桶金”

    比上一世从医院里醒来时强多了,至少不再是无亲人无朋友无记忆的三无人生。

    叶薰浅对自己这具身体还算满意,能跑能跳,没缺胳膊断腿,脸上也没有什么难看的疤痕胎记之类的,总而言之,身体素质不错。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是个新人,但这并不代表新人不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而她,就是一个擅长规划的人。

    “先去最近的小镇上瞧瞧,看看有没有钱庄或者店铺之类的,然后再去填肚子,顺便找个地儿住下嗯嗯,就这样”叶薰浅一边清点自己的财产,一边自言自语道,她又不是原始人,没有在树林里搭棚子睡觉的爱好

    在转身的那一瞬,她的余光无意间掠过那名与她萍水相逢的男子,想了很久,终究不忍就这样离开,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循着记忆中的路犀向河边跑去,果然在河边发现了西红柿的影子。

    于是摘了七八个揣在兜里,大汗淋漓地赶回来,用干净的布帛将西红柿包好,轻放在他怀里,紧接着又不放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的迹象,她小心翼翼地拉开他的领子,查看了他的伤口,除了丑一点之外,并没有发炎的趋势。

    叶薰浅这才放下心来,潇洒地转身,向着林子外肆意奔跑,清凉的风带起她飘逸的长发,那双半露在外边的腿笔直而白皙,富有生命的力量,这一刻她的身影,就像是一道流动的风景,为这片天地增添着新的色彩。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升脯到了正午,那金灿灿的阳光从蓝天倾泻而下,清风拂过,密林里树影婆娑,树枝与树叶在风中起舞,交织出金色的穹隆。

    不知是被这绚灿的阳光惊了一夜的梦,还是被那由近及远的脚步声吵醒,斜倚在棺木旁的男子蓦然睁开了双眸,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女子的倩影,不知为何,他如墨的黑眸里竟然闪过了一丝失落,胸口闷闷的,这是他十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陌生得让他有些懊恼。

    “世子、世子”

    熟悉的声音传来,祁玥扭头向东边看去,但见一个矫健的身影轻快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奔来。

    “世子,都是青泉的不好,没有保护好世子。”劲装男子面露歉意,语气里满含自责。

    祁玥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也不逞强,清冷的声音从他唇边溢出,“扶我起来。”

    “世子,你的伤”青泉有些担心地问,世子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每逢月圆之夜病发,这几年来世子武功越发高深莫测,已经能够将每次发病的时间间隔拖得越来越长,可是,在本质上,诅咒并没有解

    “回王府再说。”

    青泉点了点头,扶着祁玥起身,当他怀里的西红柿就要掉的时候,他的眼里莫名地闪过了一丝动容,眼疾手快地在落地之前又接了回来,抱着那七个红彤彤的西红柿,他的心一暖。

    可惜那张银质的面具却遮挡了他脸上浮现的那抹足以令天地万物失去光彩的浅笑。

    青泉自小跟在祁玥身爆对他的性子十分了解,在这一刻,很识相地闭上了嘴,只字不提西红柿的事情。

    就在祁玥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他只觉得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滑落了似的,低眸一看,一枚叶片形的玉佩静静地躺在脚爆一些不甚清晰的画面断断续续浮现在脑海中,朦胧中他依稀记得她白皙的颈上挂着这样一枚玉佩,衬得她肌肤如雪,倾华无双。

    祁玥弯下腰,将玉佩捡了起来,藏在了离自己心口最近的地方。

    齐都,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生死而停止它的繁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独树一帜的马车飞驰而过,引来无数人的侧目,也包括一身普通装扮正在尽情享用热腾腾汤包的叶薰浅,她扭头朝着路的中央看去,一缕淡到了极致的气味飘进她的鼻尖,这一刹那,她的眼神定格在了马车上。

    叶薰浅微微凝眉,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辆马车的材质是赛黑桦,硬度比橡树高三倍,比钢铁高一倍,是世间最硬的木材,没有之一。

    用赛黑桦打造的马车,即使是子弹打在上爆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更别说是这个世界的箭头了。

    换言之,用这种顶级木材打造马车的人,身份贵不可言,地位高不可攀。

    叶薰浅轻声一叹,将身边行人的反应看在眼里,那样一辆马车,想不吸引人都难

    喂饱了自己的五脏庙,她挎着一个小包,只放着几百两银票,其它值钱的东西全部存到了钱庄里,简单的绣花鞋穿在她脚上,不奢华不贵气,十分简单素净的打扮,充满着邻家女孩儿的亲和。

    在人群中悠然漫步着,不知不觉,身旁的人渐渐减少,宽敞的大道两旁,一朵朵白色的广玉兰在翡翠色的绿叶间悄然绽放着,淡雅的幽香袭来,叶薰浅忍不住闭上了双眼,静静地感受着这怡人的香气。

    忽的一阵马蹄踏踏之声扬起,叶薰浅微微皱眉,似乎在为这突兀的马蹄声惊扰了自己的冥想而恼怒,正要睁开眼睛,却在此时惊闻那马蹄声中一串清脆的宫铃声传来,她猛然一震,仿佛灵魂中的某根弦

    此刻,拨动。

    转身、睁眼、凝眸向着道路的北边望去,那拉车的马儿因为叶薰浅静立于大道中央的身影而受惊,前蹄高高抬起,连带着后边的车轿也跟着摇摇晃晃了起来,杯子碎落之声、车厢壁受撞击之声还有女子急促的呼吸声夹杂在一起,清晰地飘进叶薰浅耳中。

    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马车的帘子被风掀起,里边一抹妃色的身影从车轿之内飞出,立于马前,她的身后是马车,马车的两旁还站着十几名侍卫,不难猜测出这名女子的身份非同寻常。

    “大胆,竟敢惊扰本的马”

    叶薰浅目光恬然平静,打量着这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鹅蛋脸,杏眸,身着一件粉妃色织锦长裙,充满着少女的甜美,眼神里包含着不可一世的倨傲,美中不足的是,倨傲中略显浮躁。

    真正吸引叶薰浅的,是女子腰间系着的那只宫铃,随着女子脚步而荡起万千铃音,熟悉到了极点,却又无从忆起什么。

    在叶薰浅眸光停留在女子腰际宫铃上的时候,对面的女子也在无声地打量着她,可是,与她始终平静的面容相比,对方却没有那么从容

    女子死死地盯着叶薰浅的脸,神情千变万化,又最初的怒,经历惊、恐、惧又夹杂着恨

    叶薰浅不解,为什么会在她的脸上看到如此丰富多彩的表情

    恰在此时,道路西侧的府邸,一扇门缓缓开启,里边走出了一名管事模样的男子,他一眼便瞧见了站在马车前方的妃衣女子,眉毛一弯,“恭迎二,王爷和侧妃正在长醉阁等您呢”

    妃衣女子殷红的嘴唇有些发颤,这会儿被管家的话拉回了思绪,她的额头上早已沁出了一层细汗,眼神聚焦在叶薰浅不施脂粉的脸上,“大胆刁民,竟敢冒充郡主”

    当叶薰浅听清了她的话时,心中有些错愕,什么意思冒充郡主

    只见女子咬了咬牙,微微侧目,对着身边随行的侍卫清声一喝,“来人,给本拿下这个胆敢冒充皇亲国戚的女人”

    ------题外话------

    亲们觉得18:55更新好还是19:55更新好伦家求收藏,收藏,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么么大家国庆快乐。看文快乐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