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脱还是不脱?

    e

    透过那张银质面粳男子黑眸紧锁面前的女子,似是要从她脸上看出哪怕是一点点玩笑的意味,然而,女子白里透红的容颜上,没有玩笑,只有呆萌和认真。

    雨后的空气有些,两人之间的气氛仿佛也因此而燥热了起来。

    晚风乍起,吹散丝丝暧昧,彼此略显躁动的心渐渐沉静,静默中彼此的呼吸起起伏伏,宛如暗夜的潮水,诉说着无边的悸动。

    见男子迟迟没有动作,叶薰浅瞬间火大了,感受到空气中的血腥之气渐浓,她脸色一变,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凶神恶煞,“你脱还是不脱”

    银色面具之下,男子的脸早就红透了,他知道自己全身都是伤,内伤与外伤同时着他强壮的体魄,他强行施展锦绣乾坤,受了极重的内伤,恐怕日后都得调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平日里他不屑一顾的外伤却险些要了他的命,只因那伤口实在是太深,奔流的血液如同泉水般源源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怎么止都止不住。

    他潋滟的眸光无声地驻留在她窗明几净的容颜上,仔细一看,月光下的女子拥有着一张十分精致的瓜子脸,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尤其是那挺翘的鼻梁,犹如夺尽上天造化的艺术品,写不尽钟灵毓秀。

    灵动的黑眸,仿若被瑶池清露荡涤过一般,比雨后蓝天还要清澈几分。

    祁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她的身上没有他所厌恶的胭脂水粉之气,只有淡到极致的处子体香,时不时撩拨着他的嗅觉。

    人生中第一次,想要亲近这样一个女子。

    大概是他沉默的时间太长了,叶薰浅那本就少得可怜的耐性渐渐被磨得一干二净,她心中暗想:若不是看出他这身银锦华服价值不菲,再加上她走了狗屎运,穿越到了人家棺材里,如今连这里是哪朝哪代都不知道的份儿上,她哪儿来的闲工夫搭理他

    雨夜里潮湿的青草气息中混杂着浓郁的血腥之气,让女子眉头一皱,万籁俱静的密林里,依稀可以听到不远处的流水潺潺之声,她娥眉陡竖,“不脱不如那我帮你脱吧”

    “”祁玥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竟然被女子轻薄叶薰浅向来是行动派的人,说脱就脱,没有半点娇羞忸怩啊什么的,更别说是意识到此刻躺在她面前的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了

    她细润的手伸进他的衣袍里,解开缠绕在他腰际的玉带,他几乎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指是如何在他的腰间移动的,只有两个人的夜,分外迷离。

    祁玥本就身受重伤,若不是碰到了叶薰浅,他那微弱的意识恐怕早就涣散了,此时也只能任由着女子的手在他身上“为非作歹”。

    月色皎皎,清风徐来,吹起她额际的一缕墨发,为了避免自己的视线被发丝挡住,她漫不经心地将那缕垂落眼前的发丝撩至耳后,而后细心查探男子的伤势,“真是的,怎么伤这么重”

    叶薰浅嘟哝了一句,从棺材里扒出了个玉碗、银针、绫罗绸缎等东西,细腻的手在几十匹绸缎中摸来摸去,时而眸光清亮,时而不语,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好似在寻找着最好的一匹绸缎。

    这一刻,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着棺材主人的身份,只见她用匕首割开精心挑选的那匹绸缎,抽出丝犀借着明月的清光,穿针引犀动作连贯,宛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穿好线后,叶薰浅捧着玉碗,来到河爆清水敷面,混沌的神智顿时清醒了七八分,白皙的手拨了拨水,盛一碗清泉,疾步返回。

    男子斜倚在厚重的棺木爆乌黑的墨发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为他清冷孤绝的气质平添几分邪魅之气。

    少顷,叶薰浅眸光停留在他肩胛骨的伤口处,因为雨水的侵袭,那伤口有些发白,并隐隐有腐烂之势。

    她当机立断,从腰间抽出匕首,一刀一刀剜去腐肉,从男子昏迷时紧皱的眉头可以判断出他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可是,她知道,这里不会有麻醉药这种减轻疼痛的东西,她下刀子的速度越快就越能减轻他的痛苦,拖泥带水不是她的一贯作风。

    银光闪闪的刀锋在伤口处划过,不多时便将伤口清理干净了。

    “全身上下六处伤口,有的还是五六天前的,新伤加旧伤,要不是撞上本姑娘万年一见的菩萨心肠,你早血流过多而死了”叶薰浅一边给男子清理其他伤口,一边自言自语道。

    昏迷中的男子眉头紧蹙,那张银色面具成功地遮挡住了他的容颜,叶薰浅专注于他的每一个伤口,全部清理干净后,方才用之前挑选的丝线将伤口全部缝合了起来,阻止了血液大量流出。

    男子的身材十分完美,除了这六道伤口,还真没有发现其他伤痕,叶薰浅对自己的缝合之术非常满意,本想趁着他昏睡时揭开面粳可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她渐渐移到面具旁的手顿了顿,然后安慰自己:他一定是长得太丑了,要不然怎么会戴着一张面具呢

    既然人家这么在意容貌,自己又何必揭人伤疤不过是初到异世萍水相逢时的举手之劳罢了

    午夜,是如此的漫长。

    叶薰浅在两人面前生起了一堆火,那一袭宽大的银锦披在她的手臂上,她面色沉静如水,静静地烘烤着他早已湿透了的衣裳,凝视那被风越吹越旺的火堆,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的事情,八岁情报局,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工作十六年,在人生中最后一次任务中陨落,却重生在了这个女子身上,不知道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伴随着女子清浅的一声叹息,不知不觉中三更天已至,叶薰浅手中的衣裳被火炙烤得十分温暖,她玉白的手到处摸了摸,先前的湿意已经全然不见。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微微侧目,看向祁玥,除了那六个被她缝合得像蜈蚣脚一般的伤口外,男子全裸的身体透着昆山琼玉般的光泽,在雨后醉人的月色下分外迷人,叶薰浅食指与拇指摩挲了一会儿,情不自禁回想起指尖触及他肌肤时的手感,忍不住俏颜一红。

    很快,她便抛开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行至祁玥身爆蹲了下来,给他穿上干净而温暖的衣裳。

    静下心来,叶薰浅才发现了自己这具身体的奇异之处。

    在现代,暗地里她是情报局最出色的美女上将,明面上却是一名优秀的调香师,嗅觉异常灵敏,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精确地分辨出一瓶香水里的上百种原料及其分量。

    这样的天赋,凤毛菱角,分外罕见,可如今这具身体的度,甚至比在现代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题外话------

    亲爱的们,叶子的新文开始啦,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三本书,13年开了一本,14年开了一本,都相继在开文后的第二年完结了,这是15年的第一本书,点击和收藏对每一本新书而言非常重要,我希望我能用文字打动大家,我们一路相伴,前行。

    本书存稿充足,公众章节暂定于每天19:55上传,求收藏,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