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6.先遣队

    readx;    结束了一天行程的南宫最终还是在傍晚十分联系并且搭上了柚梨的车,不过一起同行,说白了就是搭上了顺风车的还有受到柚梨强烈邀请的菲莉莉。虽然对这件事本身没有任何意见,但是在得知菲莉莉正是那位“素未谋面”的同志之后,南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监察长了。

    虽然说因为可以免去一些无谓的解释,也不需要在之后担心什么这一点的确得到了保证,但是一想到从相识开始的种种惊人言论菲莉莉都一一看过,南宫就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谁都有中二的时候,这一点南宫也难逃厄运。在还没有当上监察官之前的时间里,南宫可是向着他这位“同志”发送过很多很多现在看来十分羞耻的言论。

    要是早一点意识到菲莉莉就是那位网友的话也不至于如此,不过想想也没错,菲莉莉的出现与她之前作出的留言还是有着一丝关联的。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轻视名为“巧合”的可能性了。

    因为多出了菲莉莉而显得稍稍有些拥挤,为了避免太过于在意一些无意间的“摩擦”,南宫只得把注意力尽可能的放在窗外。从路程上看,应该再花一些时间就能返回了,当然这也意味着被千面严肃的指出“会很乱”的满月酒宴也临近了一段。

    大家的礼物姑且算是都准备妥当了,也都好好的保管在了身边。但真正应该担心的可不是礼物能不能好好的送出,而是别的问题。

    首先半晴和泼墨是不会前往的,以半晴“亲姐姐”的身份来说这也太不应该了点。虽然大致清楚半晴的想法,但是南宫还是不愿意承认。

    接着就是千面口中的“群魔乱舞”了,多半因为柚梨的代表性,柚梨的母亲,也就是还并未见过面的南部的监察总长似乎并不会来,但是按照千面的说法,恐怕另外两个区域的总长是要来“走个过场”的。除此之外就是受到邀请的其他妖怪了。

    友好的,敌对的,中立的……必然都会在那个时候出现。而这一理应有人物支撑的时刻不仅半晴不会出现,就连千面也只委托了她的一位族人。

    到时候,自己和灵镜又该用怎样的身份,怎样的态度去与即将会面的,鱼龙混杂的妖怪、监察官们周旋呢?

    呼,果然是所谓的不在其位不应谋其政么,只是这种程度的麻烦就已经弄的自己头昏脑胀,那么有更多,更杂乱的事情要处理的半晴恐怕应该承受着更多的压力吧,或许之前做出的举动,只是……

    “师弟,到了哦,下车吧。”

    柚梨在车外的声音响起,而自觉想太多的南宫也努力的让他自己不去在意刚刚那些无聊的思绪。

    不过说是这样说,其实眼前的景象似乎并不会让南宫再胡思乱想了。

    原本十分宽敞的门前四周,已经整齐的停满了一排排豪车,虽然南宫不敢保证是什么“限量款”、“特别订制款”,但是这些都是他只能“看看”的东西而已,毕竟世界上从来不会缺乏有钱人。

    看来在离开的着一天之内,已经提前来了不少宾客。只是离满月酒开始还有一些日子,想必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宾客前来吧。

    那些陆陆续续从车内走出的“普通人”明显是认识柚梨的,可是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匆匆离去,至于原因,南宫想都不用去想。

    “嘁,这些无礼的宰渣。”

    “莉莉,算了,这是我的原因。”

    虽然脸上的笑容未变,但是柚梨的动作看上去就不是那么的自然了。尽管说着不在意,但是心里肯定还是会感到悲伤的吧。

    “我们还得去把礼物收到,赶紧进去吧。”

    南宫一边琢磨着之后挑个合适的时间向千面咨询,一边引开怒气冲冲的菲莉莉的注意力。

    “师姐我就先去找老师的族人了,待会见吧。”

    ……

    虽然说之前见到的侍女们也都十分的忙碌,但是现在她们看上去已经彻底进入了“备战”状态。能够得到邀请的宾客们无论是人还是妖怪,想必都有着一定的身份,所以在对于它们的安置方面自然不能怠慢。

    谨遵着千面“要低调”这样的教诲的南宫一边尽量靠边借此来显得不引人注目一些,一边开始寻找起千面口中的那位“族人”。既然是族人的话,应该是有着狐狸的大尾巴的吧,虽然说特征挺明显,但是……

    “yahoo?我们又见面咯?”

    ……讨厌的感觉,不,是非常讨厌的感觉,就像是已经吃腻了甜食的人被按进了奶油海里一样讨厌。

    虽然本能和身体都在驱使着南宫离开,但是南宫已经猜到了这个在自己身边总是阴魂不散,还招惹不起的妖怪的举动。

    “不要这么冷淡嘛,还是说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百慕转了个圈又拦在了南宫的身前,“这种事情怪在我头上也太无情了吧。”

    “没……”

    南宫摇了摇头,现在想想,说不定还要感谢百慕扔给自己的八门金锁阵。托它的福自己不仅知道了关于西荇的往事,在临战状态上也得到了许多经验,这种东西只能依靠“实战”来补充。

    “嘛,虽然说的晚了点,但是八门金锁阵可是很锻炼人的哦,据说以前就有妖怪就拿这个阵来训练自己的,虽然……最后死啦哈哈哈哈。”

    百慕说着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当然南宫从一开始就把她认定成了“精神病患者”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所以说,你能活着出来真是不错。”

    “……谢谢。”

    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百慕,南宫心中划过了一丝不安,“你,也是宾客之一?”

    “哎!当然了,能够免费大吃大喝一天的机会怎么能就这么让它溜了?”

    百慕说出了一个最俗但是也是最实用的理由,不可否认届时的宴席将会多么的豪华。

    “不过这次的客人实在是太多太杂了点,哎……光是今天就已经遇到好多死对头了,真是没劲。好在现在碰见南宫你了倒是挺开心的哦?”

    “……”

    这,到底是道谢好呢还是无视好。不过连百慕都在说宾客的杂乱,真希望到时候别出了什么冲突。

    “啊哈,说起来南宫你是要找狐狸吧?”

    “喂,你这妖怪又偷看……”等到南宫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百慕那只不管怎么看都有些恶心的,长着眼睛的手对视了。

    很自然的,现在心中想的什么也都暴露给了百慕,不过或许把这个问题拜托给百慕也不错?

    “bingo,如你所想,找人这种事拜托我可是最快最方便的。就是总长大人和那只骚狐狸不来真是可惜了。”

    百慕再一次看穿了南宫所想,与此同时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远方,“那只骚狐狸的族人现在正在灵镜小姑娘的屋子里呆着哦,快点过去要礼物吧,南宫。”

    (看了个阅兵)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