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3.无奸不商

    readx;    当跃出地平线的第一缕阳光开始洒向大地的时候,准备妥当的柚梨也兴冲冲的开始期待起新的一天的行程了。虽然在昨夜熟睡的时候被吵醒,不过柚梨的精神方面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而青湖和赤湖则是很直接的证明了妖怪和普通人的不同之处,熬了一整夜,而且还因为南宫惹出的琐事跑来跑去的他们不但没有表现出萎靡的样子,反而还因为需要更加的投入保护柚梨而变得精神起来。这就算是保镖,也实在是太强大了一点。

    可是南宫的状态就不是太妙了,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洗礼之后,刚打算趁着空闲躺下来休息的他就迎上了酒醒后泼墨的那张宛如修罗的脸。

    多半这只蛮不讲理的器灵只察觉到了她醉酒的事实以及身上已经被换了一套的衣服,而对她为什么会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觉以及在酒醒后还有一杯浓茶下肚的原因则是视而不见。啊不,泼墨应该还是有一点点的自觉的,至少现在自己还活着就是最大的证据,脸上的巴掌印以及一句低沉的“变态”已经算是泼墨对自己最大的感谢了吧。

    不过一想到要用这种疲劳的状态去应付今天一天的行程,南宫就觉得有些腿软。

    “师弟,你的脸真的不需要处理一下么?”兴冲冲的走在最前面的柚梨似乎还在意着南宫脸上的巴掌印,时不时的回头询问着,“现在时间还很充足,抽出时间去医院消肿也没问题哦?”

    “这就不用了。”

    虽然嘴上在逞强拒绝着,但是南宫还是一直用手捂着那半边多半已经肿起来的脸颊。啊啊,可以的话谁不愿意去医院?但是到时候如果解释成“我的脸被一个女人一巴掌扇肿了”这种理由的话,别说别人的眼光了,南宫自己都想找地方钻进去。

    泼墨红着脸逃走前甩给南宫的一巴掌力道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直到现在半边脸颊还和加了特技一样又疼又肿。不过比起这些,南宫反而更担心一边发抖一边红着脸逃离的泼墨有没有安全的回到半晴身边。

    难道自己真的是抖m?

    南宫不禁被他自己的胡思乱想吓了一跳,好在在柚梨缓步来到他身边之后南宫才再一次确认他还是个“健全的普通男性”的。

    “师弟,今天的行程有记好吗?”

    因为柚梨的自做主张,所以原本单一的行程也因为南宫的那位连性别都还不知道的“网友”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任务自然是把之后必须要送出的礼物在今天备齐,而这也让南宫稍稍有些庆幸抱上了柚梨的大腿,至少从柚梨的身份上来看,钱这种东西应该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采购礼物已经用到的场合过于严肃的关系,所以多半要比平时更加谨慎和耗时间,而在这一计划结束之后,久违的到公共场合出行的柚梨则是以“师姐请客”的名义打算拉着南宫去吃大餐,当然这也是南宫为什么对他今天稍显萎靡的状态感到后悔的原因。

    因为虽然那“阴魂不散”的两位保镖必然会全程跟随,但是从计划的性质上来看这也算是“朋友见的约会”了,要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

    在这之后,也就是柚梨最后强加给南宫的计划——去和那位多半是不辞幸苦远道而来的网友见面。对于那未知的对方,南宫并不是特别感冒,因为它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位有着相同“爱好”的同好而已,而且过多接触的话如果说漏了什么事情就完了,不过既然是柚梨的意思,那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接触接触了。

    在领着头在街边左拐右拐之后,柚梨把南宫带到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不,比起熟悉,应该说这根本就是他的“办公室”才对。

    居然来的是千面所在的那条妖怪街,看来自己的师姐对挑选礼物做了不少研究嘛。毕竟这一次的盛宴的性质十分的“特殊”,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群“妖怪”的宴会,所以需要用到的礼物自然也得用“特殊”一些的才行。

    “昨天我问了妈妈,她告诉我这里只要有熟人的话就能淘到很不错的东西。”

    兴高采烈的柚梨在不经意间说出了十分不得了的话,“妈妈说这里的监察官其中有一位就是南宫,所以我想应该是师弟你没错。”

    “啊,的,的确是这样。”

    南宫的视线不自觉的看向了赤湖,虽然得到的只是对方那装无辜的表情而已。自己,不,应该说自己周围人的身份等等,恐怕都被柚梨的母亲给知道了,虽然这种事情想想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柚梨的身份放在这,作为她的母亲,自然会想办法弄清柚梨到底和怎样的家伙相处在一起。

    “不过师姐你母亲只说对了一半,虽然我是这里的监察官,而且也的确是管理这些妖怪的人,但是……”

    “但是?”柚梨歪着脑袋,这也让南宫瞬间打消了原本的想法。

    “不,没什么,尽快选好礼物吧。”

    南宫摇了摇头,充当起向导为柚梨引起路来。这位单纯的师姐还是不要知道一些无意义的事比较好,至于她身后的那两只狐狸,想必在刚刚就已经完全理解了吧。

    的确,这条妖怪街里因为它本身的特殊性,所以藏着很多很多宝贝。但是正如千面的店铺只是这条街的风景之一一样,这些宝贝可不是在地里埋着的也不是在树上长着的,而是在各种各样,在这条街上有着自己店铺的妖怪店里所出售的。这一道道风景全部集合起来才构成了这完全没有被外界所影响的街道。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些当上了店主的妖怪才不是什么好惹,直白了说就是老实的家伙。俗话说无奸不商,就连外面的社会,商品需要经过检查这种环节都能够再次作假,那就更不要说在这里了。一个个不知道活了多久,老奸巨猾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奸商”等级的妖怪们看似把琳琅满目的稀奇珍宝放在了店面里出售着,但是谁又清楚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假货,又有多少便宜的“小玩意”被贴上了稀世珍宝价格?

    卖古董和宝具的妖怪尤其如此,要是让南宫来说的话,在这条街上能买商品的店家,也就只剩下了那些卖卖普通生活用品的妖怪了。其余的家伙们自然清楚这附近的妖怪不会来光顾,所以它们一直开店的目的就是在等……

    在等一个像柚梨这样的顾客出现,然后狠狠的宰一刀完全不懂的她。

    “这颗夜明珠不二价,这个数。”一脸老实相的中年汉子在指了指标着价格的小牌子之后还特意挽上了袖口,露出了他那还算健壮的胳膊。

    上面带着让南宫都觉得有些惨不忍睹的伤口。

    “它是我去年在东海找到的,当时虽然遇到了一只龙,不过我好歹还是打败了它。所以这种拿小命换来的东西您再还价就太不厚道了吧。”

    “喔……”比起价格的天文数字,柚梨看上去更像是被这个妖怪的“光荣历史”所惊到了。

    “东西是真货。”

    与什么都不懂的柚梨不同,赤湖似乎已经看出了点门道,很快他便找了个机会凑到了南宫的耳边,“虽说是有价无市,但是也太贵了些,而且这东西的质量也是层次不齐。更重要的是这个妖怪……”

    “啊,我清楚。”

    在这当了挺久的监察官,南宫自然不会再着了这些妖怪的道。先不说到底遇到了什么龙,单单看这大叔那只是因为肥胖而显得粗壮的胳膊就知道他压根不会去当什么屠龙勇士。而且如果真的暴揍了一条龙的话,迎接他的肯定是来自半晴的严厉触发吧。

    “大叔……”南宫走上前,一边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边敲了敲桌子,“她是我朋友。”

    “啊,啊哈哈哈……是南宫的朋友啊,那就算个友情价好了。”刚刚还一脸“谢绝还价”样的店主立刻划去了最后的一个零。

    直接就来了个一折吗?那这看起来就更假了。

    “……”

    “啊,那个,今天就算我亏本好了!”在眼见南宫只是沉默着盯着自己之后,店主露出了一丝肉疼的表情,随即再次划去了一个零。

    不,这压根就不是亏本买卖,而是仍旧有利可图吧。

    “呼,看起来大叔你这家店下一年的经营许可,需要重新考虑考虑了啊。”

    南宫叹着气,一边拉着柚梨转身欲走,一边祭出了他最大的杀器。虽然有点滥用职权的味道,但是放在这里刚刚好是最合适的。

    “师姐我们走吧。”

    “哎哎哎!留步留步!”

    一边低声抱怨着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店主一边面如死灰的看向了南宫。

    这一次,应该不像是假话了。

    “南宫啊,不是大叔我不想卖给你朋友真货,是这次实在无宝可卖啊。您可能不知道,东海那的老龙王新添了个小公子,我这能拿得出手的宝贝,都在前几天给别的妖怪买走了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