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2.还草民个公道

    readx;    “与其让她们一直藏着,不如找个机会让我见见面如何?”

    再认出了南宫之后,莉莉的神色就变得从容了起来,之前遇到的时候表现出的和小孩子一样的意气用事就好像开玩笑的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就算伊丽莎白吹嘘的时候说的有些言过其实,但是也不像是信口开河的样子。起码眼前这位据说是负责督察的监察长,还是有着和半晴差不多等级的气势的。

    “等等……既然你是伊丽莎白的主人的话,就应该清楚整件事……”

    “一点也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莉莉突然间变得有些不爽,“说起来你到底抓住了我的佩剑什么把柄,她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我赶紧来救你,还说用什么外交政策也无所谓。”

    “哈……哈……”

    这,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不过抛开这些不谈,你也算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情报。”莉莉说道,“但是这一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都是无稽之谈。事实上我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抓逃犯,而是找证人。因为就算是我,也不能因为个人的意见而改变整件案件的走向,当然反之也是亦然,我同样不会让任何案件里出现纰漏。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这,恐怕还得再等等。”

    南宫犹豫了起来,虽然从目前看上去,菲莉莉的样子不像是在忽悠他,但是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也必须得到双方的同意,换言之芭蕾特也得同意菲莉莉的请求。

    然而抛开芭蕾特是否会答应走去一场有可能是“鸿门宴”的赴会暂且不说,现在想要联系到芭蕾特,也必须得通过半晴的联系才行。可当下半晴的状态,实在是不方便打电话啊。

    “应该不急在这几天吧,得等沟通完毕才行。在这之前拜托你千万别做什么过激的事情。”

    “这就不需要你费心了。而且我的确也有一点私事,当然这和你无关。”

    “工作上的事情,说完了吗?”

    身为真正的“大小姐”的柚梨在家教方面也觉得算得上是“大小姐”级的,直到南宫和菲莉莉的话告于段落,互相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柚梨才向着菲莉莉飞扑过去闲聊起来。

    从两人的亲密举动上看,恐怕这已经不是朋友级别的关系了。

    “莉莉如果没有别的预定的话,就陪我去参加满月酒如何?”

    “满……月酒?”

    “你可以理解成庆生。”从菲莉莉那结结巴巴的话语上看,多半她是不了解这的习俗的,南宫并不介意在这里为她普及一次别国的习俗知识,“出生不久的婴儿所过的第一个月,一般都会很隆重的庆祝一次。”

    当然,像是半云大叔这种当地土豪,那多半已经得用盛宴来形容了。虽然并不知道这位已经快要有些得意忘形的大叔到底邀请了多少客人,但是当天的场面就算是现在也已经可想而知了。

    “原来如此,是类似于洗礼一样的庄严仪式么?”

    菲莉莉点了点头,虽然她好像理解的有些偏差,但是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能见证这种事情我还是十分乐意的。那么时间已经不早,我也要告辞了。”

    在闪身躲过柚梨的飞扑挽留之后,菲莉莉站起身,并且把胸口处挂着的十字架交给了柚梨:“我要先回去一趟将我的行李带上,除此之外之后我还有些个人的私事。等到全部办妥之后我会主动找到你的,我的朋友。”

    ……

    主动找上门的话,多半就是通过这个十字架的挂饰了吧。南宫并没有多嘴,只是和柚梨一起默默的看着这位意外的显得挺可靠的监察长快步离开。

    “挺不错的朋友,师姐。”

    南宫一不留神,把心里所想的事情说了出来。既然已经是这种程度的朋友了,那么菲莉莉也肯定知道柚梨身上带着的霉运,不过从刚才的一切表现上来看,她却没有一点点的反感或者抗拒。这样的朋友能得到柚梨的亲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嗯!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见面的时间不多。”

    柚梨转过身,送走了菲莉莉的她正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仍旧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泼墨。

    因为昨晚到现在一连串事件的影响,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转向了黎明,现在拉开窗帘的话多半已经能看见远方天空的鱼肚白了吧。已经过了这么久,想必半晴那边的问题应该会少很多了吧。

    想到这里,南宫默默的拿出已经电量不多的手机拨通了半晴的号码。虽然心脏莫名其妙的就急促的跳动了起来,但是很快另一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又顿时让南宫跳动着的心脏在一瞬间暂时静止了下来。

    “南宫,时间正好。正巧有些急事想联系你。”

    听筒的那一头传来了半晴在平常不过的声音,无论南宫怎样贴近耳朵,怎样仔细的聆听与回味,都察觉不出半晴话语里一丝一毫的异常。

    明明之前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难道说半晴她,完全没有记住?!

    “南宫,有在听吗?”

    “啊!是是,在的。”手里拿着的手机差点没给南宫扔出去,虽然半晴看上去和平时一样这一点的确让南宫放心了一些,但是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带上了一丝失落。

    “如果是泼墨的话,她现在在我这边。因为喝了不少酒所以还在睡觉。”

    “呼,那就好。等她醒了之后让她自己回到我这受罚。”半晴的声音缓和了下来,不过南宫这边却再也无法淡定了,因为……

    “我和泼墨这一次就不回老家了,所以南宫……礼物,要好好的送到哦?”

    ……

    “南宫?师弟!?”

    “啊!?抱歉。”过了好久,呆呆的站着,拿着手机的南宫才因为柚梨的呼唤而惊醒过来。

    半晴刚刚说了“礼物要好好送到”,那也就是说她完全记得自己去她家拿礼物的事情。换言之,之后发生的那一切半晴也肯定都清楚,但是刚刚在通话时的她表现的也实在是太……平常了吧。

    是压根就没有在意?还是说是半晴那沉着的性格所致?或者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半晴对自己已经彻底失望的表现?

    啊啊,不对啊这种事,明明是自己当时柳下惠附身粗暴的推开了半晴,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报怨半晴对自己的态度问题啊!虽然道歉应该是最有用的办法,但是用什么理由道歉?

    对不起当时自己忍住了没有下手,之后很后悔?这种道歉的理由和赤果果的骚扰没有什么区别吧。

    总之,先想办法把泼墨给弄醒再说吧。

    南宫一边叹着气,一边为泼墨准备着醒来之后需要灌她一杯的浓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