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暴力醉酒不可取

    readx;    想要循着墨迹找到泼墨的位置这一点对南宫来说倒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泼墨在地上留下的墨迹一直延伸到了她的所在之处,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应该是看不见的玩意南宫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可是,事实上等到南宫气喘吁吁的找到泼墨的时候,看见的却并不是什么预想中的妖怪大战,泼墨看上去正在和一个小女孩争执着什么,尽管以泼墨的样子来说,她也算不上什么大姐姐就是了。

    在深夜如此的争吵已经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不过多半是因为“神隐”的关系,路过亦或是围观的普通人好像并没有采取更多的行动,只是在观察了一会之后就各自散去了。

    发生了争执吗?还是说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喂,泼墨,你怎么了?”

    即便没有发生打斗之类的事情,南宫也不敢大意,因为泼墨的样子看上去也十分的奇怪。不过随着距离的逐渐靠近,南宫也大概明白了泼墨奇怪举动的原因了。

    简直就是扑面而来的酒气,甚至不需要刻意的询问就能知道泼墨也给她自己灌了酒,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不仅喝的量要比半晴多,而且酒品还比半晴要糟糕。这完全就是一个醉酒女的表现啊,说起来……她刚刚还在开车的吧,真亏没有被交警抓住。

    “唔,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嗝……要,要汝管,变态。”

    即便喝醉了酒,泼墨对南宫的嘲讽看上去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迷迷糊糊的拖着她的本体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泼墨好像才刚刚发现南宫一般盯着他的脸,“怎……怎么了?这么快就完事了?汝……汝还真是个从上到下都没用的变态啊。”

    不要造这种没有根据的谣言啊!

    “……呼,算了。”南宫叹了口气,泼墨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根本不可能再好好的解释当下的情况了,那么也就只有向身前这位好像和泼墨发生了争执的小女孩询问了。

    眼前看上去和泼墨样子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多半是外国人,蜂蜜色的双马尾也好像被十分用心打理过了一般闪耀夺目。不过抛开这些不谈,这小姑娘穿着的和像是制服一样的衣物,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相似的。

    接着就是比较现实的问题了。能一个人在晚上跑来跑去的小姑娘,多半应该不是普通人,可是这一地区也没有她这样的妖怪。更疑惑的是,她和泼墨看上去并不是单单纯纯的吵架,因为这个小姑娘似乎并没有忽略掉泼墨怀里搂着的毛笔,换言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你也能……看见吗?”

    “唔……”小女孩并没有回答南宫的话,反而是仔仔细细的开始在南宫身上扫视起来。虽说被一个小姑娘这么“**”的盯着看也不是坏事,但是赶时间的南宫实在是不想再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你是这个器灵的同伙?”

    同伙?

    “哈?毛都没干的小娃子竟……如此,如此放肆。”因为醉酒的关系,泼墨发火的样子不仅一点不可怕,反而看上去有些好笑,“这片地界……汝还是第一个质问吾身,身份的有眼无珠之徒。”

    “虽然我也是刚到,但是这里的情况也大致了解了。”小女孩说着伸出了手,“既然你如此坚持你的身份的话,就把证明用的东西拿出来不就可以了?我只是出来散散步,可不想陪你这种醉酒女耗上太多时间。”

    原来如此,是因为编号牌而产生的纠纷么?

    身为半晴随身器灵的泼墨,自然不可能没有编号,但是从她现在的样子来看估计根本没有那个意识去拿出编号牌来证明身份吧。虽然自己帮一把也没有什么不方便,但是免不了要对着泼墨那身旗袍摸来摸去,总感觉……后果会十分的严重。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遇到这种让人煎熬的事情。

    “啊,如果是编号的问题,我倒是可以给她作证。”

    虽然并不确定眼前小姑娘的身份,但是从她的行为和态度上看多半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监察官。毕竟自己与灵镜现在处于休假的状态,半晴拉来了一些替补用的监察官也不是不可能,“她是有编号的器灵,只是因为喝醉了才有点迷糊。”

    “哈?喝醉?唔唔唔……唔唔唔……”

    “行了快别说了。”

    南宫急忙捂住了泼墨的嘴,再让她说下去只怕刚刚缓和一点点的气氛又要被搞砸。

    “……作证。”女孩沉吟了一会,“那证据呢?”

    “我是这里的监察官,这个算不算?”

    “看你的样子我也差不多知道了,不过我要的是证据。”女孩拢了拢额前的头发,“你说你是监察官,那证件应该是有的吧。”

    “证件的话当然……”

    ……

    糟了,自己现在可不是在巡逻,而是在休假当中啊。证件什么的虽然带上了,但是全部都留在了半晴的老家,和柚梨一起出来的时候只是带上了西荇和黑白而已……

    怎么办怎么办……刚刚才那么信心满满的作证,现在拿不出证据岂不是看上去更可疑了?

    “怎么了,拿不出来吗?”女孩说着后退了几步,不过这可不是为了逃跑,“那我就要按我看到的一切来判断了,一个醉酒的,在民宅附近乱晃的无牌器灵,加上一个带着危险的刀具的它的同伙。关于这一点你们有什么异议么?”

    有异议也不能反驳吧……而且从现在的状况来看的确是这样没错。

    还在打着酒嗝的泼墨看上去一时半会也不会清醒过来,带着她回到半晴那里先是尴尬不说,而且自己慌慌张张跑出来的时候也把门给锁上了。可如果就这么抛下泼墨不管的话对她来说也实在是太危险了一点,目前也只好抱着她跑了。

    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明显已经开始戒备起来了,不过她刚刚提到她只是在半夜散步而已,而且从她那空空如也的双手来看的确也没有带上什么武器。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能选择下下策,也就是正面冲突,所以也不用考虑对方到底会用什么招式亦或者五行之中属哪一种。当下只要全力逃跑就好,至少得先拜托一下目前这尴尬的处境才行。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我就要……嘁,狗急跳墙了么?”

    “西荇,拖住她!然后尽快找到我!”

    在把还处于半醉半醒状态的泼墨拦腰抱起之后,一只手扛着泼墨,一只手提着毛笔的南宫便竭尽全力的开始逃跑。而碍于手上没有能够抵抗的武器,女孩在被突然出现的西荇稍稍惊到之后只得选择了向后退去。

    女孩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不适应,这么说来她完全的状态下应该是有什么武器傍身的。呼,幸好赶上了她“出门散步”的时间,要不然想跑还有点麻烦啊。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向的士司机解释自己身上扛着的小女孩以及……抓紧时间回到下榻的地方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