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7.有求于人

    readx;    直到沉重的门锁声将屋内外的一切都给隔绝了之后,靠在门前的南宫才稍稍有了一些平静的感觉。饶是如此,胸口里那还在因为紧张与激动混杂着的不明情绪而跃动的心跳声恐怕也不会在一时半会就能平缓。

    刚刚那绝对已经是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了,就算南宫再怎么大义凛然,但是属于本能的刺激可是远远要超过自制力的,更何况是在有一个完美的理由,也就是“事后把错归结在酒精上”这种情况的存在。如果当时心一软继续听半晴把她的“秘密”给说下去的话,恐怕现在就是和“在门前喘气”完全相反的情况了。

    冷静,现在必须得冷静。这种高级公寓没有理由不装监控,像自己这样闯进没有锁门的人家,又喘着粗气出来的家伙很容易就会被当成是变态。

    “咦,已经出来了?”

    正靠着墙壁把玩着枪的西荇稍显惊讶的朝着南宫走来,不过片刻之后就和南宫所想的一样,西荇没有理由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捉弄他的机会。

    “这才数分钟不到,除去事前事后的时间不算您也太不行了吧。还是说处……”

    “才没有……”

    南宫拽着西荇的手就走,现在争论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而且倒不如说西荇刚见势头不对就溜的做法实在是太污了一点。没有理由再在这里停留了,必须迅速赶回柚梨那里。

    至于半晴这一边……果然还是等她酒醒了之后再找个理由联系吧。如果她忘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还好,如果没忘记的话……多半自己又得接受什么处罚了。

    “只是拿了礼物而已,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至少从结果上来看,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唔,真的是这样吗?”

    一边看着眼前的数字不断变化,西荇一边说道,“虽然多半已经远远超过了献殷勤的程度,但是我觉得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的哦。您或许再仔细想想比较好。”

    “……我尽量。”

    再迈出电梯的那一刻,南宫顿时觉得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明明一件事下决心不再去想的一幕,可是偏偏不停的在脑海内浮现着。带着醉意的双眸,因为酒精而显得迷醉的吐息,炽热的躯体……现在后悔的话,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如果非要解释一下您遇到的事情的话,也只因为两个原因。”

    西荇冷静的声音加上夜晚的冷风顿时让南宫发热的脑袋清醒了不少,“一个就是两情相悦,但是您觉得这可能吗?”

    “……”

    这恐怕是能很明确否定的可能性,虽然认识半晴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从半晴的性格上看,她肯定不是如此随便的人。而且就算真的喜欢自己到了如此地步的话,那也不需要用酒来壮胆吧,至少半晴看上去是不会这么做的。

    “那就是第二个咯,半晴,您的这位总长大人,她有求于你。”

    “有求于我?”南宫一愣,但是随即意识到的事情的蹊跷,“等等西荇,半晴可是我的上司,有什么要求的话直接和我说不就好了?”

    “那就只能因为是没有办法直接向你开口提出的要求咯?这一点您还想不明白吗?”

    西荇的袖口捂住了嘴,“一定是过分的或是让您为难的要求,苦于难以直接开口的半晴才打算用**上的交易来换取您的服从,这种方法在以前的时代可并不是稀奇事。试想一下,如果您真的没有逃出来,事后她向您提起了任何要求的话……您还会拒绝吗?”

    “……多半,不会吧。”

    虽然很想在嘴上逞逞强,但是南宫也知道精虫上脑的男人是最没有定力和判断力的了,再加之原本与半晴的关系就已经是上下属,恐怕真的发生了什么之后,于情于理上都不会拒绝半晴的任何请求了。

    但是,到底是怎样的要求,居然让半晴不惜以自己身体做代价来想让自己同意?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总之无论如何,这一段时间里您最好想办法避开她。她这样聪明的女人自知这种方法不行之后,应该会逐渐消停下来的吧。”

    西荇叹着气,随即变回了刀,“您这样的人,真是罪孽深重啊。如果不是有些好感,我想她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

    好感吗?可是既然还需要在喝醉的时候才有勇气这样诱惑自己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好感度还不够,不是么。

    在绕着公寓转了好大一圈之后,打算找泼墨让她回去照顾一下半晴的南宫最终在地下车库内发现了泼墨的“座驾”。就今晚的事情来看,泼墨明显是知情的,不然她也不会不留在半晴的身边。但是,本应该会留在车里打发时间的泼墨,此刻却并不在车内。不光是这样,就连车门都是大大咧咧的开车的,仔细一点观察的话,甚至连车钥匙都没有来得及拔走。

    半夜的抢劫?但是这种事情会让泼墨碰见,并且慌忙的连车钥匙都来不及拔吗?别说普通人会被揍晕,就连妖怪估计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就在南宫准备拔掉车钥匙,并且锁上车门在附近等待的时候,西荇却蹲下了身子在地上摸着什么,“好像是什么粘稠的液体,您能辨别一下吗?”

    液体!?喂,别是……血什么的吧。

    南宫不敢大意,急忙摸出手机借着光源开始查看起来,可西荇所说的‘粘稠的液体’的真面目却让南宫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紧张。”

    地上的并不是血迹,仔细想想的话器灵应该也不会流血什么的。可虽然不是血迹而是乌黑的墨迹,但是这断断续续都涂在了地上的墨迹却一直延伸到了车库之外,比起从外面拖着进来这种可能,现场的状况更像是泼墨在快要停好车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急事,甚至连锁车都来不及就拖着毛笔狂奔的出去,最好的证据就是地面上着断断续续,缺飘逸无比的墨迹。

    能让泼墨用上毛笔,这多半就不是一起普通的事件了,难不成真的出现了什么不知好歹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妖怪了么?而且,谁又会犯傻和半晴的器灵过不去,这到底是有多么的不知无惧。

    “您打算如何做?”西荇站起身,“以泼墨的实力,大多是事件于她来说都是小事一桩。而且您还得尽快赶回柚梨小姐下榻的住所才行。”

    “柚梨那边好解释,暂且不要紧。”

    南宫摇了摇头,比起一夜不睡觉,南宫更担心的是泼墨的情况。虽然或许真的和西荇所说只是小事一桩,但是以目前半晴与泼墨的状态来看,实在是让人难以放心啊。

    “墨迹好像还没有干透,应该才离开不久。抓紧时间追上去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