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5.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readx;    身为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柚梨的出行就算再怎么匆忙,也绝对不会有一点点的将就。而南宫这次可算是抱对了大腿,顺带着也享受了一回顶级的待遇。

    应该说比起有大把大把的钞票,柚梨似乎连钱都不用付才对。那两只狐狸保镖似乎也没有什么付钱的意识,赤湖只是在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在南宫看来应该是属于“贵宾卡以上”的玩意,一行人就被恭恭敬敬的请进了当下最好的套房里。

    虽然也不是没有幻想过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但是无情的现实带给南宫的境况是,柚梨独自一人一间房,而南宫则是要和这两只看上去和母狐狸一样的公狐狸住在一起。虽然一开始柚梨的意思可并不是这样,但是南宫实在是担心如果真的顺着柚梨的意思和她睡在一间房里的话,半夜恐怕会突然就断胳膊断腿了。青湖赤湖,与其说是柚梨的保镖,倒不如说是两位男保姆更为贴切啊。

    “哦吼~休息咯。”

    在南宫坐下还没有休息一会,好像坐不住的赤湖在大呼一声之后就迅速的把他的上衣给扔在了床上。继而露出了他那洁白如玉的后背。

    喂喂,一个大男人有这样的皮肤真的好吗?背面都已经这样了,正面估计会更可怕的吧。不对不对,按理来说这根本不是一个男性该有的皮肤才对,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

    “嗯?怎么了吗?”

    察觉到了南宫的视线,赤湖十分自然的回过了头,“一起洗澡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不,可是我很介意。

    “没,没事,你先好了,我再等等。”

    南宫急忙别过脸,计划着之后多看柚梨几眼来明确一下他的性取向。

    虽然现在应该已经是休息时间了,不过这一对狐狸兄弟根本没有什么休息的计划。在互相商量好了知道每天早上,关于柚梨的护卫情况后,先值班的青湖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房间里。身为保镖的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夜袭”的行为,也就是说他们空中的“护卫”也都是站在门外默默的守着。

    做着这种幸苦多半都不会被柚梨发现的事情,真是幸苦他们了。不过就柚梨那霉运来说,的确需要有保镖全程护卫着才行。

    从浴室里传出的流水声让南宫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慌乱,就相貌而言,这两只狐狸也实在是太精致了一些。啊啊,实在是不敢想象等下的场面啊。

    “怎么了吗?就我而言,可是十分相信您坐怀不乱的功力哦?”

    实在是有些坐立不安的南宫在随便找了个借口之后,就匆匆的来到了宾馆之外,而西荇看准时机凑到了南宫的身旁。

    “倒是我听说一些狐狸好像是有什么秘法可以转性的,就是不知道这两只狐狸会不会那种妖术了。”

    “咳咳……这个话题就不要再说了。”

    南宫实在是不想在和西荇讨论这个尴尬的问题,虽然只是为了岔开话题而随便找的理由,但是在四处看了看之后,南宫还是发现了这附近的异常。

    这里应该勉强到达了他与灵镜平时负责巡查的地域的边界,按照道理来说,这种边缘地带应该是会经常性出没妖怪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因为没有编号,而需要低头做妖的妖怪。加之现在又是夜晚,更应该是一些不怀好意的妖怪出没的时间。

    所谓的“不怀好意”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些有小心思的妖怪并不会冒险做什么过激的事情,所以算是从千面那里学到了一点点“对策”的南宫平时也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而已。但是这一次在晚上突然间就一只也看不见了,着实有些让南宫意外。

    “周围那些三无的小妖怪,好像也消失的太干净了点吧。”

    “是不是因为那只小龙女代替巡逻的关系呢?”

    半晴吗?如果是半晴的话倒是能完美的解释清楚了。毕竟一位总长来做巡逻这种小事,效率各方面必然要远远超过自己或是灵镜。但是这也只是如果而已,果然还是询问一下半晴,顺带着问一问关于半晴接下来的日程表吧。

    连自己这种外人都已经要参加她弟弟的满月酒了,作为小宝宝的亲姐姐,半晴没有什么理由不到场……应该是这样的。

    “总,总长……”

    这还是南宫第一次与半晴用这样的方式联系,虽然紧张了一点,不过还是勉强保持了最低限度的镇静。反倒是半晴那一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南宫唯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从手机里传来的嘈杂声。

    是在什么地方巡逻么?明明已经是这种时间了。

    “啊,南宫啊。怎么了,是不是想通了打算正式的来当我的助手了?”

    “才不是啊。只是有点问题。”南宫自然的无视了半晴这已经对着他啰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话。明明两人已经秘密的达成了上下属的关系,可是半晴还是不依不闹的想让南宫从千面这里辞职而转为她的下属。

    “我……今天和师姐打算去买些礼物,不过在边缘地带这里好像出了点情况。那些没牌子的妖怪好像突然间就不见了……总长您知道点什么吗?”

    “啊,是我弄的。”

    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南宫终于再次从嘈杂的声音里分辨出了半晴的嗓音,“这帮小家伙也是时候教育教育了,所以我就把它们都抓起来了。”

    都……抓起来了。

    “啊,南宫。如果晚上你没有别的预定的话,能来见我一面么?”

    “现在!?”

    ……总长大人别是在开玩笑吧,虽然交通便利,但是从当下的位置开始到与半晴回合的时间,不管怎么想都要花去几个小时。孤男寡女的在深更半夜见面,这……到底是要发生什么?

    “嗯,就是现在,赶紧来我这里,之前我可是领过一次路的吧。既然你有心要和柚梨一起买些什么的话,我这边也能省点事了。”

    半晴看上去没有一点点要放弃的意思,虽然在这之后南宫也大概想到了半晴的目的,“还是说这种寂寞的发冷的晚上,我想见一面可爱的助手都不行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