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妖狐X仆SS

    readx;    “这可是大事啊!”

    柚梨的惊呼让原本有了一些睡意的南宫顿时惊醒了过来,一开始南宫只是本着找点话题的目的把“网友多半是来找自己”这件事说给了柚梨听,不过柚梨的反响着实也太夸张了一些。

    不,说是夸张,倒不如说是太……单纯了点。自己的这位师姐好像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虚拟世界”的可怕。

    “为什么人家已经在等你了你却不回应呢?”

    “这……这个,先观望一会吧。”

    南宫显得有些紧张,柚梨的疑问倒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来接柚梨去购物的两个下属,他们从与南宫见面开始,那两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戒备和不悦带给南宫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两只妖怪,唯独这一点南宫是绝对能够肯定的。那中性的嗓音再配合上过于男性化的西装,这让南宫一时间都不敢判断它们的性别。不过其实就算是判断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两只物种不明的妖怪压根就没有把南宫放在眼里,她们的眼中只存在着被她们称作“小姐”的柚梨。

    像是保镖又像是仆人,不过既然是以妖怪的身份来作为护卫的话,想必也是有着一定实力的妖怪吧,其次就应该是忠诚了,从柚梨与她们熟识的程度来看,这一点倒是能够保证。

    “而且,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见网友这种事情是有很大风险的。”

    生活上的经验提醒着南宫有必要在这里为柚梨这位天真烂漫的前进大小姐打好“预防针”,“说不定就会遇上什么故意抢劫之类的事情,说起来我到现在也只是知道它和我有着一样的兴趣和爱好,其余的包括性别、年龄、住在哪我都完全不知晓,就这样随随便便就跑过去的话……”

    “不要怕!这种时候就让师姐来保护你吧!”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萌生的自信,柚梨十分正义的冲着南宫拍了拍她那丰满的胸脯,继而拍了拍向着坐在前座的一位保镖的肩膀。

    “青湖赤湖,明天的计划变更了。挑选完礼物之后陪南宫去见网友吧。”

    “……”

    从后视镜上,南宫很明显的发现了这两位冷面的白毛保镖脸上的不悦,当然这绝对不是冲着柚梨去的。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他们相继点了点头。

    本来想在之后好好谈一谈,缓和一下这紧张的气氛的,不过从目前来看似乎好感度降的更低了。

    “啊,对了对了南宫,我的两位阿哥差点都忘记好好的和你介绍了。”

    也不知道是看不懂气氛还是打算缓和气氛,柚梨欢快的声音一直在平缓行驶的车内回想着,“他们是从小就和我一起长大的阿哥,开车的是赤湖,副驾驶的是青湖。”

    阿哥……原来是男性啊。虽然这么想有些不太好,但是不得不说,这两位美少年只要稍稍打扮一下绝对是能客串成绝世伪娘的。

    “小姐,不是阿哥,是保镖。”

    “明明是仆人才对。”开车的赤湖转过头,一口的白牙为他的笑容加了不少分。与他那好像不怎么爱说话的兄弟不同,赤湖好像更加的能言能语一些,而且对南宫的敌意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深。

    “你,是监察官吧。先说声抱歉,因为你一直抱着把刀所以我哥觉得你对小姐来说有危险才会摆一张臭脸的。”

    “多嘴,开车。”在给了自家弟弟一张冷脸之后,青湖就再也没了别的言语。

    原来是因为西荇的原因啊,不知道自己要是说其实腰两侧还绑着两把枪的话,这个大哥到底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其实……这个是器灵来着。”想了想,南宫还是决定解释一下关于西荇的问题。虽然本身这种以采购为目的的出行并不需要带上西荇,只需要让比较黏人的黑白跟随就可以了,但是考虑到西荇的见识或许会对于购买礼物有些帮助,所以南宫还是把这把“刀”给抱在了怀里。

    虽然特意挪了挪身体为西荇让开了位置,但是从刀变回人形的西荇还是不偏不倚的坐在了南宫的怀里。刹那间,浓郁的花香变充斥在了车内的每一个角落。

    “她叫西荇,是把刀。”南宫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双眼,鼻腔以及身体所带来的刺激,所以十分沉着的把西荇推到了一边。

    “喔吼!居然真的是器灵哎老哥!?”

    “闭嘴,开车!”冷着脸的青湖迅速的把赤湖的脑袋给拧回了它应该对准的方向,不过虽然表现的还算冷静,但是青湖的目光也还是被西荇吸引了过去。

    “这就是你的器灵?”柚梨呆呆的盯着西荇,“好漂亮……”

    “你也是哦,小姑娘。”

    在盯着柚梨看,直到看的柚梨满脸通红之后,西荇才轻叹着气抽回了身体,“就是你的状态,看上去不那么好,而且蹊跷的紧。要说是报应的话,为什么偏偏是在你这个小姑娘的头上。”

    “啊,如果,如果是霉运的话,从我出生开始好像就有了。”

    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柚梨立刻像是抓救命稻草一样抓着西荇的手,不过这一次恐怕柚梨还是要失望的。

    “您能看得出来吗?”

    “抱歉小姑娘,我可不擅长这种事情。或许你的那两位保镖阿哥可以帮的到你。”

    西荇看向了青湖赤湖,“你们两位是狐妖吧,我记得在你们的老家,那里可是有不少骚狐狸有奇奇怪怪的能力的。”

    “啊……这个,其实吧……”

    赤湖在支支吾吾了一会之后,也不知道是和身旁的青湖达成了什么协议,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想的倒是没错,我和我老哥的确是你口中的‘骚狐狸’。不过我们从出生之后就已经被扔到了别的地方,第一眼看见的也不是我们的生母而是小姐的母亲,在那之后我们也是在她的照料下同小姐一起长大的。所以关于我们族人的聚集地之类的信息,我和我老哥都不知道哦。”

    “原来如此,那真是太遗憾了。”

    在递给南宫一个眼神之后,西荇就重新变回了刀的形态落在了南宫怀里。

    看起来青湖赤湖是有着什么隐情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如果是假话的话又为什么要当着柚梨的面隐藏治疗她霉运的方法,但是这些都不碍事。

    虽然好吃懒做了点,但是千面看上去还是一只如假包换的狐妖。看来在渡假结束后,有必要去向她打听一些关于柚梨霉运的治疗方法了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