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不带薪休假

    readx;    回炉重造,当然用好听一点的话来解释就是“不带薪的休假”,这就是半晴在经过十分“慎重”的决定后,给予南宫在芭蕾特闹出的事件里“违抗上级命令”的惩罚。

    不过虽然是没有“薪水”的休假,对于南宫来说也并不是值得报怨的事情。而且这一次休假的地点并不是随意的,而是半晴的老家,也就是那处于世外桃源里的豪宅群。

    这一次除去南宫,灵镜似乎也打算去那里休息一阵子,尽管她和南宫不同,是属于“带薪休假”。当然这种看上去是处罚,倒不如说是集体出游的事情也让南宫稍稍明白了一点点半晴的意思,于是索性把一直躲在家里的七七也拖上了车。

    当然,作为管理千面手下地区的主要干将,南宫和灵镜一离开之后,千面那好吃懒做的行为必然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发生。所以作为代替南宫和千面的人选,半晴决定亲自处理当地的事物。虽然这在南宫看来,似乎只是不想回到老家的一种借口罢了。

    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在上一次离开的时候,半晴的弟弟已经诞生了。就在那个在海边发现了不明物体的夜晚。

    “呼,明明是亲弟弟……”

    南宫叹了口气,继续享受起泼墨那飘逸到可以说是疯狂的车技起来。虽然之前坐在后座被泼墨的开车技术和车速吓的浑身都是汗,但是一旦在之后接受了这种感觉,其实还是十分畅快的。这种身体内的荷尔蒙都被激发的感觉,实在是……

    “……别动。”没等南宫把头伸出窗外,灵镜就迅速的把他推了回去。虽然掩饰的还算不错,但是一直看上去都冷静沉着的灵镜现在的脸色却并不是那么的自然。多半是……晕车了吧。

    当然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否则灵镜几个月不会再搭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联想到灵镜一直对这个时代的机械一类的物件不熟悉,不擅长乘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除此之外,从上车开始七七就一直在副驾驶那乱动,有几次差点妨碍到了泼墨的驾驶。而开车时候的泼墨完全就是一个疯狂的司机,估计在她脑袋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刹车的观念。

    “啊啊,如果想吐的话汝的右手有纸袋。”或许是察觉到了灵镜的异常,泼墨随口说道,“汝这种和时代脱节的监察官,是不是多学习点新知识比较好?”

    “……不,不需要。”

    连想都不用想,南宫就已经知道灵镜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在艰难的拿出符纸不知道念了一阵什么话之后,灵镜直接用睡过去的方法来避免了尴尬。灵镜此行的目的据说是为了修行,看来这话很快就得到了应验,甚至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灵镜就已经开始了她的“修行”了。

    “接下来就是汝了南宫。”在南宫已经能够隐约看见远处的豪宅之后,泼墨也渐渐的放缓了车速,“此行吾主与吾皆不会随性,汝要时刻注意不要惹事添乱。”

    “当然,当然。”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泼墨提高了嗓音,“千万不要对老爷院中的任何侍女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汝价值暂且不论,这也是为汝着想。那些侍女哪怕是一人也能把汝打趴下。最后就是汝那师姐了,多余的话应该不劳吾解释吧?”

    “啊,这个我知道。”

    南宫点了点头,关于柚梨的身份等等,南宫已经在之前了解了大概。抛开柚梨本身那好像被衰神附身一样的体质不论,柚梨的身份就已经属于“x二代”的级别了。她的母亲是掌管南部的,与半晴身份地位相似的监察总长。就算泼墨不提醒,南宫也不会脑袋发热做出什么傻事来,那样的话恐怕第二天就已经被绑上石头扔海里了。

    “唔,明白就最好了。你与灵镜所管之地吾主会暂时接手。所以就在这段时间里好好享受生活吧。”

    ……

    在把南宫一行送到目的地之后,泼墨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就风驰电掣的驱车消失在了南宫的视野里。而作为一行人之中唯一的男性,南宫自然也必须肩负起背包背行李的重任。

    手里提着的行礼,身后背着的背包,放在行李上的西荇,腰间绑着的,被那只晓得喝酒却不想管孩子的芭蕾特甩过来的,目前还是枪形态的黑和白。虽然很多小说中这样打扮的家伙都是从哪个哪个深山老林里出世游乐的龙傲天,但是此刻南宫只觉得他自己很像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到了车站的外来务工民工。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这豪华壮丽的建筑群,但是南宫还是不免要驻足欣赏,反倒是理应第一次前来的灵镜,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叹。

    至于七七,早就在看见那扇多半很值钱的大门后就窜了出去,那不咬一块金子下来不罢休的气势甚至都把看门的两个小伙子吓的后退了几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管怎么拉都拉不住的七七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凿子打算凿几块金子下来了。

    刚一见面就对着别人家大门又摸又凿的幼女,这种阵势任谁都会觉得不知所措吧。

    就在南宫打算放下行李去把七七给拉回来的时候,半晴的父亲半云似乎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赶来迎接。或许是因为多了一个真正的“龙子”的原因,原先就已经很精神的半云在南宫眼中就像是又年轻了十岁一样容光焕发起来。

    自然,心情的畅快让半云的脸看上去也不是那么严肃了,这也让南宫稍稍松了口气。

    “这不是一直都见名不见影的盗宝妖器狩么?”

    比起南宫,半云首先注意到的是七七。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如果一个小萝莉对着你家门上的装饰又敲又打的,任谁都没法忽略掉。

    “怎么了,这一次看上我家的门了?”

    “唔,就你一个龙王来说这门还算是蛮有品位的嘛。”或许是感觉到了一点点危险,七七立刻放下了作案工具躲到了南宫身后,尽管她嘴上压根就没有什么好话,“这门刚刚那一块金子里嵌进去的是玉石吧,质地感觉还不错。”

    “不愧是盗宝妖,不得不佩服你的小雷达。不过既然已经金盆洗手的话还是不要给他添麻烦的好。”

    半云来到了南宫身边,“不管怎样你也是客人,过几天我托人拆下来送你就是了。”

    “谢谢叔叔!”

    七七的脸瞬间就变了个模样,这表情甚至把半云都弄的发愣了好一会。不过在南宫看来这也应该只是七七“计划通”的一种吧。因为在前不久的闲聊中七七若有若无的说过她的“厉害之处”,似乎只要是她相中的宝贝,就绝对不会有差的。

    自然这一次七七也不会因为区区一块玉石就执着到这种程度,恐怕这即将到手的礼物已经超越了它“现在”的价值了吧。

    “闲话不说。”半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为南宫做起了向导,“先把行李放下再慢慢聊起吧,再过几天就是孩子的满月酒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