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6.处罚决定

    readx;    “哈……真是无聊啊。”

    躺在床上的南宫虽然并没有达到被裹成了木乃伊的程度,但是被西荇摄取了部分精气再加上之后八门金锁阵的门中与西园寺樱的战斗,等到南宫因为千面的强行拆阵而得救之后,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不过这种疲累也仅仅只是身体上的而已,在那之后的几天,精神上还是毫无大碍的南宫只得在醒来的时候盯着天花板发呆。虽然说这样也不是那么的坏。

    七七时不时会啪嗒啪嗒的跑过来,并且把她扫荡的“战果”给南宫一一过目,尽管连动动手指都没力气的南宫甚至连点一下“一键付款”都做不到。

    芭蕾特也来看望过一次自己,虽然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黑和白暂时留在了南宫家里,但是其实南宫十分清楚。什么“孩子长大了”这样的话只是这个女人想甩开黑白能让她自己安心的去独自喝酒的借口罢了。不过南宫也没什么理由拒绝,反正这种只需要定期来几块钢镚的器灵十分的好养。

    家中的事物在南宫因为身体疲劳而无法动弹之后便落在了灵镜的身上,除此之外灵镜还有例行的任务要做,可以的话南宫的确是不想这样麻烦她,但是就目前的状态来说,南宫所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带着感谢的心情去接受灵镜的好意了。

    “要是能动一下就好了……哎。”

    虽然大脑有着强烈的意念,但是奈何身体上的原因,南宫还是只能像是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就连说话的力气也才是前不久才恢复的。

    “是您太莽撞了,而且把我丢在一边独自闯阵的举动以后再也不要做了。”

    这一次是“真的”西荇冲着南宫发火了,虽然这份怒气里关心的成分是占了绝大多数的。

    在八门金锁阵中,西荇的没有指明方向的原意其实是想让南宫呆在原地等待救援,但是显然南宫没有弄清楚西荇的意思,并且还甩下了西荇独自闯进了一扇门里。这对于作为器灵的西荇来说恐怕是最大的失职吧,让主人深陷危险什么的……

    不过……主人吗?

    南宫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把快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幻境里遇到的一切都“真实”的可怕,也让南宫不得不相信那个浪人身为西荇原主人的身份。而且,再次确认也没有什么意义,就这样装作不知情好了。

    “我尽量吧,说起来,其实你没必要每一次都替我事先判断好位置的。”

    与杀人魔的那一次交手的每个细节南宫一直都没有忘记,虽然这在对方眼里必然只是十分拙劣的胡乱挥砍而已,但是对于自身来说却是宝贵的经验。

    一直靠着西荇的庇护,终究没有办法独当一面。

    “怎么说呢,我想……其实你可以更放心一点的。”

    “……您和他真的很像。”在轻声嘀咕了一句之后,西荇低下了头,“之后我会注意的。”

    伊丽莎白的事件看上去也告一段落了。在这之后如果没什么多余的事情的话,果然还是得在锻炼锻炼啊。但是放跑了伊丽莎白,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半晴和千面,多半她们是在商量怎么给自己处罚吧。

    想着想着,一直无聊的望着天花板的南宫总算是有了一点点睡意。不过显然这个安静的正午并不是让他好好休息的时间,再一阵门铃声之后,南宫也终于迎来了最终之战。

    而且还是用这种“木乃伊”模式迎战的,真是太……不幸了。

    以为是来送“宝贝”的快递小哥,不过七七在打开门的第一时间就傻了眼,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当然,半晴和千面也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去管七七,她们的目的多半也十分的简单。

    “哟,南宫,休息的不错嘛。”

    摇着扇子的千面绕着南宫休息的房间走了几圈,“现在感觉如何,哪里能动了?”

    “如您所见,嘴巴。”

    南宫用僵硬的面部露出了一个不怎么雅观的笑容,“别的地方还是一点点感觉也没有。”

    “嘛,你没有被西荇榨成人干就不错啦。”几天没有见面,千面的措辞越来越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之后记得多买点虎鞭啊鹿鞭啊牛鞭啊羊鞭啊啥的往肚子里塞,很快你就能生龙活虎啦。”

    “您就饶了我吧老师……”

    “啊,说起来,你的目的也差不多达到了哦。”

    在和半晴对视了一眼之后,千面坐在了南宫的床边,“伊丽莎白多半应该是回去了。嘛,不管她回去到底怎么说,只要她的主子不是白痴就应该能感觉到问题了。换言之那些蛮夷器灵差不多也能无忧无虑一阵子。这个结果你满意吗?”

    “满……咳咳,算了老师,直接说处罚吧。”

    差点着了道的南宫老老实实的开始认错,不过抛开这些不说,如果经历了八门金锁阵里一扇凶险异常的门还不能换来伊丽莎白的顺利离开,那南宫就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

    “是呢,公然抗令。南宫你觉得什么样的处罚才好呢?”

    这还是半晴在南宫变成“木乃伊”之后的第一次出现,虽然从声音上来听好像半晴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这回答要是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会踩到雷点吧。

    “什么样的处罚都行。”

    “你确定?”半晴的疑问让南宫默默的打了个冷颤,“什么都可以?”

    “拜托您轻点……”

    “‘轻点’这个程度,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半晴说着转过身,“不过别抱有什么期待哦?”

    大不了就是辞职嘛。虽然想这么横的来一句,但是只怕后果会很可怕。而且不得不说,现在让自己辞职什么的,的确有些难以办到,哪怕自己的工作只是危险的,并没有任何利益的监察官。

    “呐,南宫。接下来就是我八卦的时间了。”趁着半晴回过头思考的时候,千面凑到了南宫的面前,“你在那八门金锁阵里遇到了哪个门?”

    “这种事情……”

    “嗯,那就描述下你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好了。”

    “……和一个男人打架。”南宫瞥了一眼西荇,刻意隐去了当时见到的部分画面,“就仅此而已,然后他放了我,就是这样。可能是安全的那三扇门吧。”

    “这个可不对,生景开三门里按理来说是不会遇到什么事情的,毕竟是破阵的关键。伤惊休三门里应该会遇到与你实力相当的家伙,嗯……照你这样的程度估计遇到的也就是个小混混吧。死杜两门老实说我可没见过几个活着回来的。所以你进的应该是……”

    小混混?等等,这不对吧。如果说那个杀人魔都只能算是小混混的话,那这评判的标准也实在是太高了一点。但是……最后那家伙饶过了自己而不是给了自己一个痛快,这也不像是所谓的死杜门……

    遇到奇迹了?还是说……

    “呐,南宫,我姑且说个对你的处罚决定好了。”

    正当南宫因为思考而发愣的时候,半晴的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对于你这种不听话的下属,最好的处罚应该就是回炉重造吧。再去见一见你的那位师姐如何?”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