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5.原主

    readx;    “队,队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南宫狠狠的盯了一眼身后那些不成器的队员,虽然这种胆怯和害怕并不能怪在他们的头上。古代时候的打仗或许还有军威一说,普通的士兵借着气势也能保持阵形不乱,信念不动摇。

    但是在面对上这种“杀人魔”,而且之前又有了那么多尸体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后,南宫觉得他们没有跑就已经很不错了。其实南宫也很想跑,西荇原先的这个主人暂且不说,光是看见了西荇,南宫就知道这一定已经超出了他力所能及的范围。

    但是……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跑啊。这可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是在八门金锁阵的某一个门里出现的幻觉而已。如果把这里比作网络游戏的话,那对上西荇和她的原主人可以说就是主线任务了。

    不能跑,不仅不能跑,反而还要作为表率,让身后那些已经紧张到不行的队员萌生些许的勇气。这是唯一能做到的,提高胜率的方法了。

    “嘁……”

    南宫握紧了刀,快步朝着那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杀人魔冲去。行动上的确不能有一点点的犹豫,因为在这里的西荇可不会认出来自己是谁。但是……

    这里到底是三类门中的哪一扇?平安无事的?凶险异常的?还是说……九死一生的?不管怎样,相信这一切很快就能从西荇那得到答案了吧!

    “喝!”在侧过身挥刀削去的那一刻,南宫终于发现这位杀人魔先生有了些许的动作。当然,和南宫预想的一样,那种碰撞的火星四溅,并且伴随着刀光剑影的画面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也只是因为这个杀人魔的武器不是普通的刀剑,而是处于全盛时期的西荇。所以自己用手中的这种普通武器去“不知好歹”的战斗,所能得到的结果也十分的简单。

    南宫手里的刀应声而断,虽然已经提前想到了这个结果并且在挥刀的一瞬间就开始后退,但是南宫还是不免觉得额头有些发热。血丝顺着眼廓滑落,好在伤口看上去只是浅浅的一道划痕而已。

    “呵,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杀人魔皱着眉头,“感觉你挺熟悉这孩子的。”

    啊,当然了,因为很久以后的自己可是西荇的第二任主人。让西荇背上那不光彩的过去的家伙,不管怎么看也有一份不可推脱的责任吧。

    “队长!”“队长!”

    啊啊,又是这些光喊不动的笨蛋。既然这么胆小,那就随你们愿好了。

    “别过来!”

    南宫重新从地上拾起了一把刀,“我来拖住他!你们都给我回去报信!”

    “可是队长!”

    “快滚!”

    南宫强硬的态度最终还是把队员们的胆怯给逼了出来,在胆小的心思有了一个可以完全敷衍过去的借口之后,没有谁还会去强撑着的。

    不过走了也不错,让这些家伙过去送死,也只是继续给西荇加状态罢了。这一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一说。

    “不让部下去送死,这点上来看你倒是还有点不错的地方呢,大叔。”

    见胆小的队员们都跑远了之后,刚刚还盛气临人的杀人魔反而放松了下来,“不过也就仅仅如此了。大叔你倒是能当个好队长,不过却当不了一个好‘首领’。‘首领’可是得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的,这样才能延续他的价值。”

    “少废话。”

    “啊,对了对了大叔,刚刚开始就想问你了。你是怎么知道西荇这个名字的?”

    杀人魔对着南宫晃了晃他的刀,“这孩子的名字可是只有我知道的。”

    “……你猜的话说不定就知道了。”

    把这里的真实情况告诉他?这看上去就不太现实,再者就是说了多半也免不了一战。

    “既然大叔你知道西荇的话,那为什么还不赶紧溜……”杀人魔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你应该知道的吧,普通的刀剑……”

    “啊,当然知道。包括西荇为什么会变得锋利都知道。”

    南宫将手按在了握住的那把普普通通的刀上,既然从刚刚开始就已经能看见西荇的话,那就多半说明自己身上唯一一点点能够拿来用的术法,多半也已经“解锁”了。

    “但是谁说我这也是普通的……刀了?”

    “喔喔……这,这可真是了不得的一幕啊。”南宫手中的刀像是打了蜡一般开始泛起了亮光,而杀人魔似乎也转变了一些态度。虽然这态度一点也不让南宫觉得开心就是了。

    “看来大叔你也不是一般人啊,那么我也不能太没礼貌了。前番组成员,现在的普通浪人……西园寺樱,参上!”

    来了!果然还是免不了认认真真的一战……

    巨大的冲击力让南宫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的站稳,虽然被强化过的武器勉勉强强的挡下了攻击并且没有被斩断,但是这似乎动了真格的杀人魔根本就不会留给自己第二次机会。

    想起来,快点想起来。明明在那么长一段时间里,西荇已经“手把手”的带着自己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数次战斗,甚至到最后自己连子弹都能弹开了,所以没有理由在这种地方,这么快就被开膛破肚吧!

    就把手里的刀,想象成是暂时不会帮助自己的西荇好了!

    “唔……”

    挡下了!虽然样子狼狈了点,但是只要挡了下来就是完美的。第二刀,第三刀……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身体上的疲累早就已经习惯了,让南宫难以呼吸的是精神上的专注。没有了西荇的修正和指引,一切的动作都必须依靠自己。但是这一切迟早都是要到来的,所以说不定还要感谢半晴呢,不是她的话,自己也没有办法得到这次艰苦的锻炼机会。

    啊,现在已经能几乎肯定了,这扇门绝对不是死杜门。因为哪怕如此的危险,但是却没有一点令人绝望的感觉。一定能闯过去的,一定!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问题。”

    已经有些头晕眼花的南宫再一次迎了上去,不过这一次出现的仅仅只是西荇而已。杀人魔则是立在原地,弯着腰开始咳嗽起来。

    “我要是说我是你以后的第二任主人,你会信么?”

    “荒谬!我主人只有一个!”

    这多半还是南宫第一次看见西荇发火,而且,还要顺带上让西荇发火之后的结果。

    啊,之前果然是放水啊。

    手中的刀轻而易举的就被西荇劈成了两半,如果不是那个杀人魔及时伸手阻拦的话,恐怕现在自己真的已经要去阎王那报道了。

    不过,西荇的主人,这个叫西园寺樱的家伙,咳嗽的程度看起来有些不妙啊。

    “哈……大叔,放你一命,赶紧走吧。”

    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的他朝着南宫挥了挥手,“如你所见,我多半已经活不长了,恐怕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泥巴里了。明明只想好好找个地方躺着等死,可是偏偏要遇到你们这些家伙。”

    “绝症?”

    “嘛,谁知道呢。最可能的那个原因我可不愿意去想。”西园寺樱的目光停留在了西荇的身上。

    啊,不,恐怕不止是你不愿意去想,自己也不愿意去想。

    “啊,事实就是这样。所以大叔,赶紧回去报道吧。就说……”

    西荇重新变回了刀回到了他主人的手中,而不知道如何开口的南宫所得到的也只是一个稍显单薄的背影而已。

    西荇最后被他的主人埋在了一颗樱树下……难道,就是不远处那棵最茂盛的吗?

    “说什么好呢,反正可别说把我杀了,那我的不败神话可就没了。约好了哦大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