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4.过去之樱

    readx;    恍恍惚惚,宛如从云端开始坠落一般,兴奋、紧张、恐惧的感觉瞬间包裹了南宫的全身。这感觉别说是过山车了,多半就连蹦极都体会不到。但是……这些应该都是假的。

    不管周围怎样,这些都只是幻影而已,连带着这个八门金锁阵的本身就不是“真实”的。不用害怕……睁开眼,不然别说走进了最危险的那两扇门里,就连走进了安全的三扇门,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唔……”

    脑袋很痛,但是还没有到让南宫晕厥的地步。等到南宫睁开双眼的时候,原先的景色已经像是开玩笑一般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看上去很“美丽”的坡道,两旁的樱花树正在不停的洒落着它们树杈上的细腻之物。的确,看上去是十分的美丽的,仅仅只是看上去……而已。

    实际上这根本就不是能让南宫有心情欣赏的场面,因为就在这原本应该美丽优雅的地方,却有数不清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了道路的两旁。樱花的花瓣与他们尸体上的伤口混杂在了一起,让南宫想干呕都做不到。美丽与丑陋的事物混杂在一起,不仅没有中和,甚至显得更加的残忍与血腥。

    这到底是哪里?而且,这些尸体又是为何而死,何人所为?而且,现在肯定还有更多异常的地方。

    “队长!”

    “队长!怎么办?”

    身边传来了男性的嘈杂声,而南宫在扭过头的同时,也猛然察觉到了这里最大的异常。

    并不是这美丽的坡道,也并不是路两旁那“丑陋”的尸体。这里,现在,这个地方,本身就是异常的!

    “你说什么怎么办?”

    南宫勉强用不会露馅的回答敷衍着这些喊他队长的家伙。对于他们那像是警察,却又与记忆中的警察有所偏差的装束,南宫在绞尽脑汁后终于得到了答案。

    虽然只是从外剧和电影里得来的知识,但是也应该可以确定现在的……场景。这个时代多半应该是明治维新时期的霓虹,而这些喊着自己队长的家伙,应该就是那个时代警察一样的存在。而自己则是他们的队长。

    这多半就是在闯入了八门金锁阵其中一道门之后出现的景象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幻觉。周围的景色和这些警察暂且不说,就连自己的“角色”,也变成了一位看上去中年左右的大叔。

    “就是那个杀人魔啊!我们该怎么办!?”

    一位看上去十分沉不住气的年轻小伙子冲着南宫嚷嚷了起来,“队长你看,先遣队全死光了,肯定是那个杀人魔一个人干的。我,我们现在过去不是送死吗?处置杀人魔什么的,这点人数也太少了啊!”

    “魂淡!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志气!?这是任务,是命令!”没等小伙说完,他身旁一位中年人就赏了他一拳,“就算是死,也要和杀人魔同归于尽!”

    “可是明知道是死,还要去……”

    “行了,都少说几句。”

    心里有些紧张的南宫打断了这无意义的争执,尽管腰间的刀让他稍稍安心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不得不说,能够杀掉那么多人的“杀人魔”,肯定也不在乎再杀几个人了。

    “既然弄清了杀人魔的位置,我们再不济也要过去看一看。虽然和身份不符,等到见过之后再撤退,也总有一个理由交代吧!?”

    如果说这一扇门里出现的景象,就像是一个游戏的开局一样的话,那么作为主角的自己,如果不去见一见杀人魔,触发这个“主线任务”恐怕就要一直当着这个小队长了。

    这种事情南宫自然不会愿意。

    “怕死的就给我滚!如果你们还是个警察的话就留下来!”在嚎了一嗓子之后,虽然自己的心中都没有什么底,但是南宫还是咬咬牙迈开了大步。

    队员们在愣了一下之后全部都跟了上来,而走在最前头的南宫只是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开始判断起当下的情况。

    就自身而言,即便脚踏在泥土地上,但是五行的术法还是无法使用,多半这也是阵法的限制。而自己的腰间虽然带着刀,但是很显然并不是西荇,只是很普通的一把刀而已。

    周围,道路两旁也只有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快要把他们埋起来的樱花,暂时还无法判断自己能否和以前一样看见妖怪。这一切的所见所想都说明了一个问题。

    在这个地方,自己,南宫,多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警察队长而已。

    所以,这里到底是哪扇门?危险的?安全的?还是必死无疑的?虽然有些扯淡,但是这一切多半在见到队员口中的“杀人魔”的时候,就能全部知晓了吧。

    两旁的樱树越来越多,而树上洒落而下的花瓣也逐渐变得密集,这简直就是要把人给埋起来的程度。说起来,这个时代的樱花树似乎很常见啊。美丽而又不失优雅,总感觉像是自己遇见的……

    “队,队长……看,看见了!”

    之前的小伙子慌张到发抖的声音顿时让南宫回过了神。啊,看见了,在那不远处,也正是这条铺满了尸体的樱花坡道的终点,有一个稍显邋遢的家伙靠在了树旁。

    一个?唔?是一个吗?为什么刚刚好像……

    “唔……”这一次是双眼的刺痛,等到这不适的感觉缓解过后,南宫心中那最不好的想法还是完完全全的应验了。

    “队长!?”

    “我没事!全员拔刀!”

    八门金锁,八扇一模一样的门。其中三扇获生,三扇获伤,两扇遇之则亡。但是无论是哪一扇门,多半都有着它们的同性。

    没错,在这个八门金锁阵里,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因为这些都是幻境,而在这些门中幻境里出现的一切事物,在此时此刻也必然是虚假的。

    就连自己都只是虚构出来的一个警察队长,那就更不用说那个杀人魔,以及搂着他手臂的西荇了!真正的西荇应该被自己抛在了门外。这里的这个西荇,就算看上去很可能是她过去的记忆,但是在这里也是“假”的。

    “杀人魔!”

    虽然真的只是在强撑,但是南宫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退缩,“你为什么不跑!?”

    “为什么要跑?”

    邋遢的浪人吐出了嘴里叼着的一根青草。这个家伙,现在看到的场景……

    这个杀人魔,就是西荇原先的主人!

    ”另外我有名字,不过太不好意思了就不告诉你了。”

    “……这个不碍事。”

    南宫捏紧了手中的刀,“你的名字,我会活着出去,然后从西荇那问出来的。真正的西荇那。”

    不止是眼前的西荇,就连这个“杀人魔”,也在南宫的话说完之后警觉了起来。这是必然的结果,对于一个刚见面就知道自己器灵名字的家伙,任谁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吧。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好像是个挺有意思的家伙啊。”

    男子握住了西荇的手,而随后西荇也逐渐变成了那把南宫再熟悉不过的刀。虽然心中微妙的有些不爽,但是在想到一些十分严重的问题后,南宫甚至连手都紧张有些发抖起来。

    这通体都开始泛红的刀身,显然是西荇在饱食之后才会有的样子。而在这个时期的西荇,她的食物也十分的简单易得——血。

    不止西荇自身,甚至半晴等等的妖怪也都说过,在很久很久以前处于全盛状态下的西荇,那绝对是一柄谁都忌惮的杀器。眼前的西荇,不就正是如此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