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1.以下犯上

    readx;    “那准备好吧。”

    半晴从始至终的态度让南宫更加坚信她不是在开玩笑。虽然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南宫也必须承认作为半晴的总长所选择的办法不仅能有很大几率彻底了解此事,而且还能保护住这一片她管辖的土地免去麻烦的威胁。

    当然,这是作为总长的角度才显得无可厚非的。就一名监察官,或者说作为一名普通人来说,南宫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弃卒保车”一样的做法。

    这是在给半晴添乱,而且最轻的惩罚多半也是辞职。但是……添乱的话如果还能活下来,怎么道歉都可以。辞职以上的惩罚,那就抱着觉悟去承受好了。

    啊啊,难不成泼墨之前嘲讽的大劫,就是这个吗?

    “三!”

    “抱歉了总长!”

    南宫自然不是白痴,倒不如说一直以来的实力不济才让他不至于用鲁莽的蛮力去代替思考。现在的第一任务是让伊丽莎白跑出去,而自己与西荇则应该做的是“沙包”“殿后”一类的工作。所以……

    “怎么可能等你先啊!”

    南宫不想,也不可以给半晴先发制人的机会,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立刻把西荇朝着半晴的方向扔了出去。旋转着的刀身很快就化为了人形。

    或许是因为暂时性的得到了精气的补充,此时西荇周围都带上了南宫并不觉得有什么用的“樱花特效”。不过这在南宫看来是特效的东西,似乎在半晴的眼中就变成了威胁。原本打算直接找南宫算账的她很快就把第一行动变为了后退。

    继而,黑色的鳞片一块块的爬满了她的手臂,小腿,以及小班部分脸颊,后腰的位置突然长出的龙尾也很快把那单薄的布料给撑破了,尽管这种基本不可能见到的风景,南宫此时已经没什么时间去欣赏了。

    管理东部地区的监察总长,身为半妖的半晴。恐怕这副人类以上,龙类未满的样子,就是她属于妖的那一面了吧。

    在一阵火光和刺耳的摩擦声后,半晴以手臂上掉了几片鳞片的代价挡下了已经带上了杀意的西荇。按理来说,活了太久太久的西荇没有理由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就是说……

    “混杂个人恩怨可不怎么好。”

    半晴顿了顿,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拦下而产生多余的紧张,“而且她跑不了,西荇,你这是在浑水摸鱼。”

    “谁知道呢。主观伤害和过失伤人,只在一线之间哦。”

    西荇抽回刀,毫无惧色的迎上了半晴从身侧扫来的尾巴,“正好借这个机会,和你算算帐。”

    ……

    太好了,西荇看起来已经成功的缠住了半晴。计划暂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的南宫一边拖着已经有些脱力的身体,一边竭力的思考着接下来的方向。

    百慕看自己,最多只是一只史莱姆王而已。而且强闯她那个方向必然要撞见她那长在手上的眼睛,后果未知的情况下这个可是下下之选。从芭蕾特那一边逃走,最终也只能回到妖怪街,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被瓮中捉鳖。那么……也就只剩下了从泼墨那里强闯这个选项了吗?

    “攻击方面就拜托你了。”

    南宫一边嘱咐着手中的佩剑,一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逃跑上。而与南宫所想的一样,在见到自己被当作“最弱”的一个之后,泼墨显得很不高兴。

    “居然会被汝这种变态小看……感觉真是不好。”

    泼墨冷着脸,开始挥舞起了她那只巨型毛笔,“真想把汝打成植物人……”

    啊啊,如果是一对一死斗的话别说植物人了,自己被打的神游九州都是必然的。但是如果是泼墨阻拦自己逃跑的话,那么这个情况就得另算了。因为……

    笔仙泼墨,半晴随身的器灵,实力,五行所属暂时都还未知。但是身为妖怪的她还是有着南宫已经能够确信的特点的。

    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要用毛笔来写字的方法才能用出她的能力,也就是说,只要在那宛如神笔马良一般的技能生效之前就跑掉的话……

    “跑啊跑就能逃掉了,是这么想的吧?”

    然而,迎接南宫的却并不是泼墨急急忙忙的术法,而是当头的一棍。虽然说她拿着的只是一只毛笔,但是从大小上看,完全可以当作钝器来用。

    “别当吾是白痴!”

    “原话奉还!”

    没错,泼墨这样娇小可爱的家伙是不可能属于那种拿着大毛笔冲到前线敲人脑袋那一类的。而且之前也从未见到过泼墨在遇到战斗的时候当出头鸟的情况,换言之泼墨现在应该仅仅只是在吓唬人而已。

    真正危险的恐怕并不是她……

    比起所谓的打斗,泼墨挥舞武器的程度显然已经在南宫可以判断的范围之内了。虽然脸上不可避免的被沾上了一点点墨迹,但是南宫还是成功的闪过了泼墨这摇摇摆摆,完全属于新手的一击,并且伸腿把她绊倒在地。

    搞定了!接下来就是逃跑……怎么可能啊,因为背后突然传来的一股不详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错。那个家伙,戴着红袖章的百慕,如果是她的话……

    “感谢协助,虽然没什么好玩的把戏但是也还马马虎虎啦。”

    百慕的手对准了跌倒在地的泼墨,至于她要做什么,南宫就算不用想也能猜出来。

    窥觑他人的想法,借用他人的视线,而西荇之前补充的一条关于百慕的传言,多半也不是假话。

    “南宫啊南宫,遇上我,算是你上辈子倒了最大的霉。”百慕的手看似随意的在前方虚画着,那明显就是和泼墨用毛笔来画字相似的行为。

    来不及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再折返回去了。而且天知道百慕是不是还留着什么别的后手。虽然时机还稍显不成熟,但是在这里的话,已经足够让伊丽莎白先逃走了吧。

    再竭尽全力的把佩剑朝着远处抛出之后,南宫转身挡住了伊丽莎白消失的方向。刚刚就犯了低级错误,所以现在必须得考虑的更周全。除了百慕之外,芭蕾特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举动,当然身为枪械器灵的她现在才是需要更加戒备的。

    多半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吧,西荇也重新变回刀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虽然伊丽莎白应该跑了倒是足够了,但是剩下来这一对四……怎么看都不是能平静接受的情况啊。

    “嗯……就用这个来试试好了。”在手指最后朝着前方点了点之后,百慕给了南宫一个让他怎么都开心不起来的笑容,“好好玩一阵子吧,在八门金锁阵里。”

    (芭蕾特人设已经搞定,书评区置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