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9.反复无常

    readx;    单从这个晚上的气氛来看,这并不是一个让南宫感到惬意的时间。从安静到喧闹的交替,属于喜好夜生活的人们的乐园,偶尔会一闪而过,只会在晚上出没的极个别的妖怪……这些的确是只有在深夜才能够看见的风景。

    在深夜才会出没的妖怪大多基本都有着她们绝对不能在白天现身的原因。有的是因为自身的限制不允许她们见到阳光,有的是因为拥有类似于“人群恐惧症”一类的性格,不过也有少数一部分南宫一眼就能了解她们为什么只能在晚上出没了。

    “幸苦了,那种满身都长着触手的妖怪,其实查一次就已经可以确定了吧。”

    半晴指了指在被查过号牌后,缓缓蠕动离开的妖怪。虽然大家都没有任何的恶意,也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妖怪是不可以在白天乱逛的。倒不是担心它会吓着普通人,而是担心她会吓到别的妖怪。

    妖怪的世界虽然看似奇异,但是还是和人类的社会秩序有着不少相似的地方。在自己享有权利的同时,也不能干扰到别的妖怪的权利。

    “嗯,算是吧。刚刚只是聊了会天而已。”南宫错开了视线,“被这只母触手怪喜欢上了,因此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对方给忽悠走”,这种秘密多半是得要带到坟墓里去的。

    “接下来,我们回去么?”

    “当然,不然你想和我去哪呢?”

    半晴指了指身后跟着的白,“别忘了还有她跟着呢,我个人可是不喜欢在浪漫的二人世界里多出第三者来。”

    “总长,请您就不要在戏弄我了,尤其是在这种地方。”南宫打量了下四周,不得不说在半夜时分总是会有一些不怀好意的普通人出没。虽然南宫一点也没有觉得害怕,半晴估计根本就没有在乎,但是胆子一直都很小的白已经开始发抖了。

    “怎么会戏弄你呢,因为这风里,总有一股不好的味道啊。”

    半晴抬起了头,而她的注意力却放在了那根本看不清楚的高楼之上。

    有危险?但是,这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南宫很想这么天真的就离开,但是眯起眼睛的半晴,以及多半因为害怕,而突然跳进南宫怀里重新变回手枪的白已经让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或许,这就是普通人与“妖怪”的区别了吧。白是器灵,而半晴,严格的说是一只半妖。既然她们都如此警觉的话,恐怕这紧绷的气氛也不是一场玩笑了吧。

    “南宫,很游刃有余嘛?”

    在紧张之余,半晴还不忘调侃着身边的南宫,“虽然这种时候你的气势倒是不错,但是你还记得之前我说过什么了吗?就算你拿着西荇,你在戴着红袖章的妖怪眼里也最多只是个史莱姆王而已。”

    红袖章……

    正当南宫因为半晴那“奇怪”的话而感到疑惑的时候,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玩意已经开始在地面游走。器灵芭蕾特在瞄准目标的时候会出现的红色的枪线,但是让南宫顿感意外却并不是为什么刚刚和半晴交涉完的芭蕾特会出现在这里,而是这枪线的飘散情况,完全和之前芭蕾特的实力不相符。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在那高楼之上的,看不清的身影,真的会是芭蕾特么?

    戴着红袖章的妖怪,西荇所说的,借用他人能力的伎俩,那在楼顶之上的难道是……

    “百慕吗?”

    “bingo,要是南宫你被这种低级骗术骗到的话,我倒是会很失望的。”

    半晴顺势推了南宫一把,“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疯,但是南宫你还是带着白赶紧回去千面那里吧。逃跑和审时度势可是两码事哦。”

    不分青红皂白的蛮干那叫傻瓜,南宫可不相信什么“我的身体里藏着一条巨龙,它会在我危险的时候出手相助”这种幻想。

    “那……您也保重。”

    南宫点了点头,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只是会给半晴添麻烦,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算是给半晴帮忙。

    只是,这毫无头绪的逃跑也让南宫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说起来是是不是戴着红袖章的家伙,精神都有些问题。突然就纠缠上自己,又十分突然的就帮助芭蕾特,现在又毫无理由的袭击自己这一边,这到底都是为什么?

    ……

    “为什么不帮她?”

    冷风在南宫的耳边不断的摩擦着,虽然在逃离现场的时候白突然之间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趴在了自己的背上,但是那轻的可怜的重量还是没有让南宫感觉到有什么负担。

    “就算帮忙,也是帮倒忙吧。”

    南宫头也没回的说道,“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偷跑出来的,至少得先把你送回去才行。”

    “我自己能回去。”

    背后的白沉默了一会,“还是说你不信?”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现在安全最重要。”

    熟悉的妖怪街近在眼前,虽然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更多感到的是好奇和畏惧,但是不知不觉中,现在这里已经是能够提供安全的最佳场所了。

    千面的店铺和离开的时候一样,并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什么异样。在蹑手蹑脚的带着白来到了她的房间之后,灵镜之前放下的赝品“白”仍旧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太好了,没有出什么乱子。”

    南宫走上前按了按赝品“白”的脑袋,很快,她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最终化成了一堆纸片。

    接下来该做什么?

    如果惊动灵镜以外的其他人的话,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又不能就这么放着半晴不管。虽然她是监察官上司的上司,但是这次面对妖怪连半晴都没有露出轻松的样子。

    “白,你就在这里呆着,哪也不要出去。”

    在特意叮嘱了白之后,南宫便踮起脚朝着西荇所在的房间走去。先叫上西荇,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不会对自己的行动有过多的疑问。在这之后,为了保险,再和灵镜说明一下,与她一同前往半晴的所在之处。

    “唔。”

    真乖……

    虽然很想摸摸小家伙的头,但是怕真的坐实“变态”名号的南宫还是甩了甩头离开了房间。

    在这个深夜时分,千面的店内唯一的声响恐怕应该就是千面的呼噜声了,在轻声的推开房门之后,引入南宫眼帘的是和衣而睡的伊丽莎白,以及靠在墙角的西荇。

    比起需要用原形来保存体力的西荇,似乎伊丽莎白已经十分习惯了她人类的样子。当然至于她为什么要和衣而睡,很快南宫也得到了原因。

    “谁?”

    南宫刚刚踏入房间,之前还闭着双眼的伊丽莎白就已经警觉了起来。如果伊丽莎白只是个普通的女孩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要大喊“色狼,变态”一类的话了吧。但身为器灵的她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南宫监察官,您半夜来到这里有什么急事吗?”

    这也太敏锐了吧。既然这样的话……

    “嗯,是有些急事。”南宫点了点头,“关于芭蕾特,以及帮助她们的那只妖怪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