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8.久违的热度

    readx;    “试一试?是什么意思?”

    突如其来的回答,着实让南宫发愣了好一会。然而等到南宫意识过来的时候,行动永远比说的话要多的白已经抓住了南宫的手。

    手掌传来了略显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南宫并不陌生,因为这和西荇掌心的温度差不多。都是属于器灵才有的冰冷的触感,当然,这也是她们并不是普通人类的证明。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让你认清一下同为器灵,互相之间的差距。”虽然脸上还残留着一丝厌恶感,但是此时在南宫眼中的黑,流露出来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看上去像是一种对于出生后就决定好了的命运的妥协,但是又存在着一点点不甘。南宫无法判断出更多的东西,但是这些必然也不适合在这里直白的说出来。

    “别会错意了,我可不想让你那脏手再摸第二次。这次……只是特殊情况而已。”

    在拽住了南宫的手掌之后,黑和白互相之间点头示意。很快,她们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南宫的眼前,取而代之的,是南宫手中冰冷的,稍显沉重的两把手枪。

    一黑一白的两把枪,从这一点来看倒是十分符合双胞胎姐妹的外貌。不过,除去那只要是枪械就都有的沉重感之外,南宫就再也没有再两把枪身上找到任何亮点。

    黑和白并没有说谎,她们的确是“幸运儿”。但是在这同时,她们也是极为普通的枪械器灵而已。没有一丝一毫能够吸引到别人的地方。普通的外壳,普通的扳机,普通的样式。并没有科幻剧里那些造型各异的武器那令人神往的外形,也不具备游戏里才出现的那些强大枪械上会有的加载物。

    正如黑所言,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光是器灵的比较,黑和白是根本比不过那些强力的器灵的。不,恐怕还不仅仅只是外形上……黑那发自内心的无力感,所否定的是她的全部。

    但是在这里就否定她们,甚至是鼓励她们,南宫都觉得根本做不到。否定只会让她们更无奈的接受她们对她们自己那低的可怜的评价,而鼓励,这对于南宫来说百里无一害的话放在黑与白的身上只是**裸的伤害罢了。

    唯一的方法就是带上她们,用事实去证明她们所具备的潜力到底能爆发到怎样一个高度。虽然这多半会十分的困难,但是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让这对双胞胎器灵找回些许的自信。

    不过,最起码也得先把她们对自己那“变态”的评价给纠正过来才行啊。

    “我就不试着开枪了,现在是深夜。”

    在握着双枪,直到她们的枪身因为手掌的温度而变得稍稍温暖了一些后,南宫才把黑与白放在了地面上。

    “呼,是拿着就觉得很差,所以没有试枪的必要了吗?”

    重新变回人形的黑与白较之之前要安静了许多,不过黑还是理所应当的对南宫发起了嘲讽。

    “这下你应该感觉到了吧,我们的情况。你这种带着厉害器灵的家伙,是根本不会理解我们的。”

    “不对不对,只是现在是深夜,总不能制造太大动静吧。”

    南宫急忙摇了摇头,“另外我感觉还好啊,枪什么的,感觉还是和使用者有很大关系吧。而且不同的类型应该也有不同的用途吧,所以没有必要看不起自己。”

    “唔,没想到你这种变态还是能说出一点点好听的话的嘛。”黑撇了撇嘴,或许是因为心灵感应吧,她和白就好像越好了一般把手掌贴向了对方的脸颊。

    昏暗的环境让南宫看不清她们的表情,不过从她们突然安静了下来这一点看,多半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吧。

    “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热的手啊,明明只是个变态而已。”黑一边嘀咕着,一边扭过头看向了南宫,“喂,变态。”

    “才不是变态!”南宫觉得再不纠正一下黑对自己的称呼,恐怕以后他的名字就要变成“变态”了,“我叫南宫,是个监察官。”

    “都一样,谁管你名字是什么。”黑随口就否定掉了南宫的努力,不过继而语气也莫名其妙的软了下来,“我和白没有做错什么,原先的主人……必须得死。”

    牵扯到了白口中的阴谋么?

    如果这个问题,必须得在这里给黑和白一个答案的话,那么南宫已经有了他的判断了。

    “嗯,我知道。但是着急也没有用,必须得慢慢的洗脱罪名。”

    “你能行么?”黑皱着眉头,“没了器灵你看上去和路边的蟑螂一样弱。”

    什么叫蟑螂啊!自己怎么说也是学了点五行术法的好吧。不过这么解释多半也不会有什么意义就是了。

    “这,这件事半晴总长在负责。”南宫指了指关上的门,“其实我只能算是个跑腿的。”

    “都一样啦。”黑嚷嚷着,随即又用南宫竖起耳朵都差点没听见的声音说道,“如果,那个……如果我们真的不用在和芭姐到处跑的话……那时候能不能……”

    “哎?到时候怎么样?”

    南宫凑了过去,可是黑只是在不停的低头搓衣服,完全没有要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

    “如果是要住的地方的话,万一半晴总长没办法给你们立即安排,去我那里暂时留宿等安排到位也没问题哦。”

    “唔!”低着头的黑突然抬头给了南宫凶狠的一瞥,“变态!”

    奇怪,好像好感度白刷了,怎么又回到原点了。

    “是南宫……”

    在南宫最后一次做了无意义的纠正之后,一脸平静的半晴也打开了大门走了出来。

    既然没有爆发出什么冲突的话,这一次的交涉应该没有失败吧。

    “大胜利kira。”在冲着南宫眨了眨眼之后,半晴拍了拍白的肩膀,“刚刚具体说了什么你们就不用知道了,不过白你还得先跟着我回去再呆一段时间。”

    “你你你你说什么!?”

    “是最后的讨论结果而已,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一下芭蕾特。”

    半晴十分冷静的用事实堵住了黑的进一步举动,至于白,这个安静的小家伙倒是没有怎么抗拒。

    “接下来几天黑你千万不要到处乱跑,虽然芭蕾特应该会看着你,但是我总感觉她在喝多了之后会倒头就睡。食物等等物品我会差专门的器灵给你们送来,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老实一点。”

    “唔,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半晴没有一点点开玩笑的意思,这也让南宫对刚刚的交涉内容产生了些许怀疑。

    并没有立刻达成共识,半晴没有立即认可芭蕾特的话,这些都在情理之中。但是就这样让她们老老实实的呆着的话,又能让事件有什么进展呢?

    “如果你们还想有一个容身之所的话……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