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6.交涉

    readx;    “事件另有隐情,所以要把白交出去来换取对方实话实说的情报。”在冷静的听完了南宫略有啰嗦的交代之后,灵镜只消几秒钟就已经理清了当下的形式。

    原本南宫都已经做好被安上一个“夜袭少女私宅”的罪名了,不过从灵镜的清醒程度来看,很明显即便夜色已深,她也没有安然入眠。

    多半也是在为了芭蕾特的进一步举动而担忧吧。能说的,能解释的,姑且都算传达到了灵镜这里,接下来就是灵镜是否相信这……略显戏剧性的一面之词的时候了。

    “一个地区的总长也在陪着南宫胡闹么?”灵镜叹了口气,目光转向了跟随着南宫一起的半晴身上,“比起放人质回去听对方那些不知真假的胡诌,还不如把妖怪全部抓起来直接遣返回国。我们只是一介监察官,而并不是救世主,不是么?”

    果然……不行么?

    灵镜表态的并不是她没有办法完成掩护的任务,而是她拒绝做这件事。也就是说,灵镜有办法解决,但是却不肯加入进来。想想也是,一直都对妖怪有着偏见的灵镜,本身应该就对这些妖怪有些抵触。更何况这一次连白的话真假都还不清楚,那么灵镜就更加不会同意了。

    没办法了,只能让半晴用总长的身份来压了吗?虽然这样做应该能行,但是可以的话,还是让灵镜自愿同意更好。

    “灵镜监察官……”

    “呼,算了。”

    就在半晴得到南宫的示意,打算用权力和身份来强制让灵镜接下这个她不喜欢的任务的时候,灵镜却提前一步站起了身,“那个小家伙的话,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不像是撒谎。但是事件太过于离奇看起来也是疑点重重。”

    半晴回答着灵镜的话,虽然她才是身份地位更高的总长,但是在这个时候南宫总感觉灵镜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一边。

    “主意是南宫出的,虽然时间显得也有些匆忙,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

    “我知道了。”

    在盯着南宫的脸看了好一会之后,灵镜带头走了出去,“我尽全力帮你们掩饰一下好了,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我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

    ……

    几分钟后。

    虽然有些波折,但是最后灵镜还是同意帮助了南宫。而灵镜也正如南宫所想的一样,用十分奇怪的术法解决了白的消失可能会被伊丽莎白发现的问题。

    现在真正的白已经被半晴拉着,前往芭蕾特可能会逗留的驻地。而此刻正在屋子里的那个“白”,则是灵镜创造出来的一个人偶。不过虽然说是人偶,除去不能动不能说话之外,其余部分都和一个真正的器灵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不至于天衣无缝,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做的掩饰的程度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能不能见到芭蕾特,会不会中计;见到之后能不能好好的交涉,能够交涉的话得到的信息真实程度又有多少……这些就已经全部都是自己与半晴的事情了。

    不过,就算南宫为白做了这么多“好意的事情”,但是还是没有得到小萝莉的喜爱。恐怕她压根就已经放弃了思考,完全把南宫当作是一个坏人了吧。反倒是什么都没有做的半晴,却没有被白记恨上。

    在带着半晴与南宫左转右转了很久之后,白似乎终于找对了位置。充斥着烂尾楼的地段,就连路面都散发着让南宫不舒服的食物腐烂味。而在这个时间段里,普通人早就应该安然入眠了,可是远处一扇被窗帘遮住的窗户还在闪烁着昏暗的光芒。

    就在南宫打算发问的时候,那道昏暗的光芒突然就消失了。紧接着,似曾相识的红色射线就开始在周围乱飘,并且时不时的从南宫的身上划过。

    不会错的,这绝对是芭蕾特。而她所在的位置多半也就是刚刚那突兀的消失了灯光的所在之处。

    “姐……唔唔……”

    “嘘,小声点,你就这么想让周围人看见吗?”

    没头没脑的白刚想大声喊出来,就被半晴堵住了嘴巴。而芭蕾特的枪线也最终停留在了南宫的脑门上。

    如果是一个人带着白前来的话,估计现在脑门已经吃了一颗花生米了吧。但是只要有两个人的话,哪怕再怎么不知情和气愤,芭蕾特都不会随意的开枪。这多半也是芭蕾特的局限,她就算再怎么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办法一次性针对两名有备而来的敌人。毕竟她所代表的那把枪,不管怎样扣下板机也只能射出一发子弹。

    再稍稍安心了一点之后,南宫一边紧随着半晴,一边缓缓的朝着楼道里走去。漆黑的夜晚,只有那道红色的枪线显得尤为显眼,当然,它也是最危险的。

    “你们来做什么?”

    在小心翼翼的来到芭蕾特躲藏的地方之后,迎接南宫的是一把黑洞洞的枪口,以及极为戒备的芭蕾特,以及白的双胞胎姐妹黑。在这一刻双方人数上已经相等,换言之南宫这一边也已经没有了什么优势。所以,既然是要交涉的,那么至少得又一边先放下一点身段才行。

    “来帮你平反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半夜出行?”

    半晴说着就松开了抓着白的手,或许是因为“惊喜”来的太快,小家伙居然没有立刻逃走,而是呆萌的抬头看着半晴。

    “你也应该不是笨蛋,这一次我没有把伊丽莎白带过来,相信你能理解我想做什么吧?”

    透过昏暗的月光,逐渐适应了黑暗的南宫也勉强看清了屋内的情况。应该说,这里完全就是一间已经被废弃了的屋子,屋内除了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至于桌子上那一罐罐听装的啤酒,看上去应该是芭蕾特的专属“饮料”,其中几罐已经翻倒在了桌子上,正往地面缓缓的滴着仅存的液体。

    “我们是来听更具体的事情经过的。”

    因为担心半晴这说了一半的话,看上去很像是单细胞生物的芭蕾特根本不会理解,南宫特意补充道,“白说她和她的双胞胎姐妹黑是因为别的原因才会弑主的,而您则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才协助她们脱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想必你们应该已经被卷入了一些麻烦的事件里,而伊丽莎白也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抓你们。所以……”

    拜托了,话都已经说了这么直白,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下套了吧。但愿芭蕾特能理解,不,是一定要理解。否则她们可就真的是孤立无援的了。

    “所以这次我和半晴总长只有两人前来,希望您能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