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5.一面之词的可能性

    readx;    “总感觉有点不像是普普通通的袭击行为啊。”

    在半晴那糖衣炮弹的攻势下,白很快就把她知道的东西说了一干二净,不过或许是因为白本身并不是什么参与者,再加上年纪还小的关系,就算她一脸着急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还是完全没有说道点子上。

    在南宫听起来,也最多只是到了“白和黑不是单纯的弑主,而是有什么别的原因。”这种程度而已。

    “如果有隐情的话,我们是不是和……”

    “这是我的命令,这件事只有你、我、泼墨知晓,除此之外南宫你不要与任何人说。”

    没等南宫说完,,半晴就十分严肃的为南宫下达了禁令。如果要在这份禁令里再加一个限度的话,那么最不能得知这个消息的,恐怕就是伊丽莎白了。

    “所谓不知者无罪,身为监察官的伊丽莎白来到这里的任务只是为了抓通缉犯而不是为了做侦探英雄。如果那个小丫头口中的一切都属实的话,那么她们之前犯下的行为多半是一个当地的一些……阴谋有联系。所以这种事情伊丽莎白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好的,我会保密的。”

    并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的南宫自然选择了相信半晴。抛开这些不看,半晴的命令南宫也没有什么权力去违抗。

    “总感觉被牵扯进了十分麻烦的事情里了。”

    半晴叹着气,在沉思了一会之后转过身看着南宫,“南宫,给你出一个问题,我要看看旁观者的想法和我的是不是相同。如果,那对双胞胎器灵只是做了应该的事情而被有心人追杀想要灭口,而芭蕾特则是因为得知了前因后果选择了帮助并协同她们一起逃离。如果是这种和电视剧一样有些离谱的展开的话,你现在打算拿这个俘虏怎么办?”

    “这种事情……不太现实吧。”

    南宫虽然在做着反驳,但是明显话里没有什么底气。不得不说,半晴刚刚所言的那种可能,是最能够合理解释黑与白的弑主,以及芭蕾特帮助她们逃离偷渡的行为的。首先千面说过,器灵都是护主的,再加之白这样连看见比她厉害一点的监察官都要害怕的后退的个性,很难想像她会和她的双胞胎姐妹一起把她们的主人给一枪撂倒。

    接着就是芭蕾特的问题了,从伊丽莎白对她的尊敬来看,显然芭蕾特的地位和实力都已经处于被普通监察官敬仰的程度。那么能让她放下这种地位和荣誉,甘心当一个帮助通缉犯逃离的共犯的事情,相比也会十分的特殊。

    再坚固的城墙也会有细小的空洞,难道这次真的是因为……内部的原因吗?

    “所以说是如果。而且这只是猜想,你可别以为这种古怪的事情会这么巧发生。”

    “我想……我可能会把她给放了吧。”

    原以为半晴会来一记手刀然后说什么“你是笨蛋吗”之类的话,但是在提出意见之后,南宫却意外的什么也没有收获。半晴只是闭着双眼在等待下文,就连泼墨此时也老实了许多。

    “在还没有判断事情真假之前,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被扯上一些完全不清楚的事情上。所以把她给放回芭蕾特那里,让事态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这样才可以维持目前的平衡。”

    “唔,继续。”半晴眯着双眼,里面露出了些许赞叹之色,“应该还没完吧。”

    “嗯,肯定的。如果只是放回去的话我们等于什么都没有做到,所以至少要在放回人质的时候加一个条件。这个条件自然就是让芭蕾特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了事情大部分过程的话,我们这边也能够根据形势来判断对芭蕾特的处置了吧。她那样的监察官,应该不至于撒谎骗我们。”

    南宫一口气说出了所有心中的想法。如果放在以前,南宫多半这时候已经因为白的只言片语而立刻调转立场去帮助她们了。不过,监察官可不是圣母,就算之前再怎么呆萌,在执行这么多任务之后,也应该有一些自觉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包括与芭蕾特接触,人质的放还……全部都不能让伊丽莎白知晓真正的情况。我觉得她太死板了一点,到时候肯定会……添麻烦的。”

    “啊啊,真是越来越想把你调到我身边当助手了。在这里管妖怪完全是屈才了嘛。”

    半晴再一次朝着南宫伸出了手,“这么坚持留在这里,是因为看见我就觉得讨厌?”

    “才不是!”

    南宫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但是随即意识到事情要遭……

    “那果然是因为你的同僚咯?”半晴笑了起来,“对付个高冷女不拿热脸去凑可是不行的哦,你现在还差得远呢。”

    总长拜托不要在这样开玩笑了……

    “现在有三个问题。”

    在日行一戏南宫之后,半晴瞬间就回到了工作状态。而会意的泼墨则是默默的离开去了别处。

    “第一,什么时间开始和芭蕾特取得联系?”

    “越快越好。”南宫揉了揉额头,“最不济也要赶在芭蕾特发出进一步信息之前,因为那时候事态已经恶化了。目前芭蕾特应该处于混乱中,不过恐怕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

    “这一次我听你的。那么第二,怎么联系上芭蕾特?”

    “……总长,既然自己知道就不要来考我了啊。”

    “我只是在让我的助手好好表现一下而已嘛。”半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也让南宫恍惚了好一会。

    “那么第三,也是最难的一部分……我们带着白离开到和芭蕾特接触这段时间,伊丽莎白必然会感觉到异常……这如何解决?”

    半晴说道,“第一,我让千面给伊丽莎白来那么一下,不管是下药还是揍晕,只要让她睡下就行。第二就是不闻不问,装作不知道。但是不管这两种方法怎么做,事后应该怎么和伊丽莎白解释白消失的问题,这都是一个难题。那种死板的呆头鹅在认了死理之后,不管用什么骗术都是不管用的。”

    “没有什么障眼法吗?”

    “当然没有,有的话也不至于这么麻烦。”半晴摇了摇头,“我并不擅长作假。”

    ……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不管怎么绕路,这挡在终点前的大石头永远都不会变。跳不过去也绕不开,唯独只有把它给搬走。可是伊丽莎白那种呆板的监察官……可是一块十分沉重的石头啊。

    “那个,我有一个人选。”

    在与半晴一起,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南宫说出了最后的一个可能性。

    灵镜在执行巡逻等等事件的时候,经常会用各种各样南宫没见过的术法来闪瞎他的眼,说不定这一次灵镜也会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困难。但是……

    灵镜她会愿意只听一面之词就来帮忙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