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4.变态无人权

    readx;    被南宫赌上命捉住的小家伙是那对双胞胎器灵里,白色的那只。为了方便区分所以在一开始伊丽莎白就给她安上了“白”这个虽然听起来有些随意,但是还是挺有内涵的昵称。

    或许是对南宫一个飞扑把她捉住的事情仍旧在耿耿于怀吧,被捉住后一直都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的白在看见南宫之后本能的朝着他“张牙舞爪”起来。尽管就南宫而言,这种小萝莉的张牙舞爪只会让她显得更加可爱而已。而且虽然显得有些自大,但是南宫的确不觉得白和她的双胞胎姐妹黑有什么过于危险的地方。

    这类被制造出来的枪械器灵似乎并没有五行一说,抛开这些不看,在单独行动的时候,和西荇一起的南宫已经足以对付其中一只了。在手中的枪被西荇打掉,身体也被南宫按倒在地之后,小家伙除去乱扭之外就再也没了别的手段,唯一带来的效果就是让南宫看上去像是一个对幼女下手的变态。

    一定是被当作仇人了。

    虽然这么想有些悲哀,但是本着人性的光辉,南宫还是决定试着交涉一下。

    原本在捉住它的时候就感觉白轻的有些过分,现在再不补充一点“营养”,多半过不了多久就要瘦成皮包骨了吧。

    “我听说……那个,器灵都是吃原材料的。”

    南宫从袋子里摸索出了一块钢镚,朝着白挥了挥。小家伙的嘴巴张了张不过立刻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把脸别到了一边。

    唔,不行了,好像捏她的脸……

    “咳咳,那个,我就放在这了啊。”

    在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之后,南宫把袋子也放在了地板上。留在这里的话这个小家伙除去傲娇和赌气之外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别的举动,所以这个时候千万得让她一个人呆着才行。这就像小时候捉麻雀一样,布好了陷阱之后如果人不离开的话,麻雀永远都不会上钩的。

    这个道理换在白的身上应该也适用,只要让她独自呆着,自认为没人知道她做了什么的话,想必本性和本能就会暴露出来了吧。毕竟从外貌体格上看,白在器灵里应该也只算是一个孩子。

    果不其然,在南宫轻声的走出去,并且掩上房门之后,屋内立刻就传来了像是半夜翻冰箱的猫一样的窸窸窣窣声,而南宫自然也不会傻到就这么离开,这种时候就应该小心翼翼的凑到门边,透过门缝观察里面的情况。

    这场面,总有一股给野生动物喂食时候的紧张感啊。

    不出所料,这窸窸窣窣的响动自然是白发出的。在四处张望了一会,确定周围“没人”之后,小家伙手脚并用,迅速抱住了装满了金属钢镚的袋子。

    喔,就要开始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器灵进食的场景!在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冒汗至于,南宫并没有忘记拿出手机。虽然这样做总感觉有些像是偷拍的变态,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这是爱好,一直以来对妖怪事件的爱好。

    南宫一边肯定着他的“犯罪”行为,一边默默的将摄像头对准了对着钢镚流口水的白。可是就在手指快要按下,这激动的时刻即将到来之际,伴随着半边屁股传来的一阵剧痛,南宫的视线瞬间反转了过来,而受到了惊吓的白也连滚带爬的逃回了原来坐着的地方。

    用看变态的眼光盯着自己的泼墨,不过从躺着的这个角度倒是能隐约见到一些平常难以企及的风光,如果灯光再亮那么一点估计会更美好。在泼墨身后是明显在装无辜的半晴,显然,踹自己屁股这种事情,应该是泼墨的个人行为。

    “变态。”

    泼墨冷着脸吐出了南宫毫不意外的词汇,“差劲,人渣,恶棍,**……”

    “最后一个越界了吧……”

    “还和吾顶嘴!”激动之余泼墨开始用脚去踩南宫的肚子,当然泼墨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而且南宫也不是被踩就会觉得兴奋的变态。

    从泼墨那明显带着杀意的目光来看,这一脚要是踩中了的话,多半连肠子都要飞出来。

    “我,我是监察官!”南宫连滚带爬的冲到了白的身边,情急之下把白抱了起来挡在了身前。

    “我为组织出过力!我为半晴尽过忠!我要解释!”

    “人渣人人得而诛之!”不知何时,泼墨已经摸出了她那把等身大的毛笔,“去和阎王解释吧!”

    “闹够了吧。”

    终于,在泼墨即将完成一副十分危险的“书法”之前,半晴把泼墨给拦了下来。很明显,并不是路过而是专门过来的半晴,并不是为了去抓南宫这种“变态行为”的现行。

    “南宫你也注意下,她在咬你的手。”

    ……

    几分钟后,当接受过应急处理,手臂上裹着一圈绷带的南宫再次出现在屋里的时候,半晴、泼墨和白居然都已经十分和谐的坐在一块了。

    而原本连偷吃都要张望好久的白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能够大大方方的抱着装满了钢镚的袋子,甚至在见到南宫之后也只是甩来一个白眼而已,一副有了靠山的样子。

    呼,该说果然是小孩子好呢,还是没有危机感好呢?明明对白来说这里完全就是狼窝,最没有可能当她靠山的家伙正是她眼前的半晴才对,可是偏偏好像就在这几分钟之内给骗上钩了。

    在很自觉的靠在墙边之后,南宫也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器灵进食”的场景,虽然这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白只是将一块钢镚放在了手上,借着那块钢镚就好像融化了一般缓缓的消失了。大概这所谓的进食,就是把原材料和身体“融为一体”的感觉吧。

    “继续刚才的话,就我来说我是相信你们的行为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并没有带上伊丽莎白,而是单独来找你谈话。”

    对于面前抱着袋子吃铁的幼女,半晴用了十分简单粗暴的打一棒给颗糖的做法,“我现在知道的是,你和你的双胞胎姐妹,射杀了你们的长官,然后在芭蕾特的帮助下逃离,并且偷渡来到了这里。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你们的长官一枪毙了吗?”

    “他欺负我和我姐姐。”

    白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还在不停的把钢镚往手里抓。不过这并不妨碍她说出她的所见所为,“他要改造我们。”

    “改造……么?”

    半晴迟疑了一会,“如果是进行器械的改造,这只会让你们更强,应该没什么不好吧?”

    “不对,不是这样的!”刚刚还在抓着钢镚的白一边嚷嚷着一边站起身,看起来这个话题甚至超过了进食的重要性。

    “才不是普通的改造,那个坏蛋要给我和我姐姐加上奇怪的魔法,好像……好像是要对付什么厉害的主教!”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