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3.高到哪里去了

    readx;    再被彻底的“教育”了一番之后,南宫总算是意识到了他的真实情况。文艺一点的说法就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弱一些”。如果不是因为半晴指派了泼墨的暗中跟随,那么就算南宫意识到他自己可能会成为被绑架的目标,到那时候也来不及跑了。

    “无论是哪一个戴着红袖章的妖怪,在看普通监察官的时候,就和满级战士看新手村的史莱姆一样。”

    半晴很形象的为惊魂未定的南宫补了一个形象的解释,“就算南宫你带着西荇,在她们眼中也最多是一个史莱姆王,反正都是一刀砍,所以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明白了吗?”

    “非常明白。”南宫点了点头,原先已经各自散去的众人现在除去葵蕾没有回来之外,都已经重新集合在了千面的店里。虽然说这多半只是一种“抱团取暖”的行为,但是至少免去了些不必要的危险。

    至于葵蕾的话,多半是连半晴都觉得她不会被绑票吧,在催促了一次却被“那么多人挤在一起太热了”这样的理由拒绝之后,就不再过问了。除此之外,七七也被南宫从家中拽了出来,伊丽莎白作为重要的联络人可不能有什么闪失,而灵镜也被临时叫停了每天的巡逻。

    “之前的行动大家都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无论是从突然相遇还是到最后对方的逃跑。排除南宫因为幸运的意外抓住了一个俘虏这点不说,其余的部分应该都说明了芭蕾特她们可能还有别的妖怪做帮手。”

    半晴往桌上放了一份档案袋,“事后我稍稍想了想,最近在这一带出没,而且符合之前事件所作所为的妖怪,也就只剩下了一只。很幸运的是,南宫就在刚刚好像还和她打了个照面,差点就被掳走了。”

    “不是吧,真的是她?”

    南宫一愣,随即抽出了档案袋里的文件。很明显,这就是关于百慕的一些信息,因为并不是散兵游勇而是受到了管理的妖怪,所以哪怕身份再怎么特殊,也肯定要留下一份案底留作他用。身份总长的半晴没有理由不会有关于百慕的信息。

    可是当南宫怀着紧张且激动的心情将目光对准的之后,看到的却并不是和战争片中军事机密一样的,布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档案。因为眼前的所谓“百慕的资料”,比起资料来说更像是她本人的写真集。

    笑的、哭的、卖萌的、耍酷的、忧郁的……多半在接受拍摄的时候百慕完全就把这当成了是私房照吧。虽然百慕那裹着双眼的绷带仍然没有解开,但是凭借着那实在是太有感染力的表情,南宫还是能很好的区别她到底在拍摄的时候摆了怎样的pose。

    在这之上还有为数不多的文字信息,不过这些南宫早就已经用身体去好好的“体会”过了。换言之,除去看了一堆蒙眼美少女写真之外,南宫并没有从自信满满的半晴那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很少……”不知何时也凑到了南宫身旁的灵镜摇了摇头,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南宫心中的无奈,“全部都是照片,我们要的可不是写真集。”

    “拜托你们也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半晴显得有些欲哭无泪,“二位以为这些妖怪为什么会戴上红袖章并且拥有特权?就是因为她们较之普通妖怪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力量以及……信息的残缺。能找到弱点的话,这些性格古怪的妖怪们早就被治的服服帖帖了。”

    “我记得这个百慕好像是可以用手上的那只眼睛去读心?”

    “远不止如此……”继着南宫的理论,一直安安静静躺在桌子上的西荇也重新化回了人形,虽然在那之后她的第一件事是搂着南宫的手臂,但是在现在很明显不会有谁去关注这一点。

    “数年以前,我因为一些琐事和百慕有了少许交集,因此也能稍稍了解一些她的情况。虽然并不是很确定,但是提防一些总没有坏处。首先和南宫所言一样,百慕能够读心,除此之外还能借取别人的视线。”

    “这些都已经是知晓的事项了。虽然也就只有这么多。”

    半晴叹着气,“五行所属不明,其余能力不明,唯一知晓的一种对策就是别和她那只手上的眼睛对视。换言之就是需要蒙眼,但是就我们这些长期依赖眼睛来获取信息的生物来说,突然一下失去了主要观感,就算不至于无计可施,但是也会漏洞百出。”

    “这就是最后一点了,虽然只是猜测。”

    西荇顿了顿,仿佛在诉说着一个大魔王最后的绝招,“恐怕百慕还能借他人之力为己用。”

    ……

    借用能力,复制?拷贝?卡卡西?

    虽然那一番就算持续下去也并不会有太大用处的讨论,因为千面开始打呼噜的关系而暂时停止,但是想必现在没有谁能安心的睡着。

    伊丽莎白一直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芭蕾特后续的要求或者交涉,而西荇那应该属于事实的猜测也让百慕显得更加捉摸不透。虽然千面的呼噜声让南宫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但是……

    这只小狐狸实在是太懒了点吧。

    一开始还能跟着众人的节奏扇着扇子,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趴在桌子上流着口水睡着了。店面是南宫帮忙关门的,房间的分配是灵镜组织的,她还顺带着把蜷缩着尾巴的千面给抱进了房间里,从那熟练的动作来看恐怕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就这么一直担心也无济于事,恐怕芭蕾特也是因为计划被打乱了所以才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个时候用来休息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对于南宫来说,今晚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完成。

    “别饿昏过去了吧。”

    南宫的耳朵紧贴着房门,这让他看上去十分像是一个打算夜袭女孩子房间的变态。不过只有南宫自己清楚他并不是变态,手里的钢镚也不是为了敲晕女孩子然后方便作案。

    这只是很普通的喂食行为而已,那个小家伙已经饿了一天了吧。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南宫勉强压下了心中那股奇妙的紧张感,推开了关着白的房间的门。

    屋子里到处都是如同蜘蛛网一样的,闪着金光的“线”,多半这也是千面用来困住人质的方法。当然,南宫也十分赞同这种方法,因为一感觉到有敌人靠近,就用杀人版的视线盯过来的家伙,就算是个小萝莉,也不是一圈绳子就能捆的住的。

    “哈……哈,那个……”南宫晃了晃手里提着的袋子,“我是来送饭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