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2.恶意搭讪

    readx;    因为被错当成了“为了学习实践而大量购入五金零件的有为青年”,所以在临走的时候,好心的店主还特意往南宫那已经沉到提不动的袋子里塞了许多他完全都认不出名字,只能用“钢镚”来称呼的东西。

    不过不管它们的形状再怎么奇特,只要其中的原料仍旧是钢铁的话,想必内部材质为此的器灵就应该可以“食用”。与妖怪不同,器灵在食物方面还是十分特殊的。

    那么,既然原材料已经有了,接下来考虑的就应该是怎么让那个一直没开口,执拗到不行的小家伙把这堆钢镚给吃下去了。直接塞进嘴里似乎不太合适,因为真的是用牙齿把钢镚咬碎吞下去,那也太不符合形象了。但是如果不用强的话,明显是在绝食明志的她真的会自己“吃”下去吗?

    抱着无法得到答案的疑惑,南宫一边交换者手去勉强提着沉重的袋子,一边摇摇晃晃的朝着千面的店面赶去。虽然只是刚刚才想到的可怕可能性,但是南宫却无法忽视它的几率。

    自己这一边抓住了俘虏,从而在这一场交涉的战斗中从劣势反转,一口气占据了主动,芭蕾特无论是拿炸弹还是**或是原子弹来威胁,自己这一边都可以用人质的安全来对抗。但是设想一下,既然局势反转,而且又有了牵扯之前,对方没有理由不会如法炮制一番。换言之就是……

    同样也抓一个人质回去,这样的话就两边相抵。不,说不定还是芭蕾特更占优势一些,毕竟她可是处于“匪”的那一边。捣乱永远比维和要来的轻松。在这之后,只要稍稍想一想,就可以清楚她的下手目标可能是谁了。

    总长半晴是绝对不可能的,能够坐上总长的位置实力必然不会差,芭蕾特就算有这贼心,也不会有这贼胆的。灵镜的冷静程度还不至于让她深陷危险亦或是来不及求救。伊丽莎白目前是芭蕾特唯一的联络者,两军交战都不斩来使,想要传递什么信息的话,对方自然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伊丽莎白的头上。

    葵蕾并不是因为职责而参与抓捕,只是单纯的为了钱而已,所以被盯上的可能性不大。换句不客气的话说就是……她目前没什么作为人质的价值。

    那么排除这些基本上不太可能成为绑架对象的同僚们,芭蕾特可以下手又值得下手的目标已经限定了许多。也就是只剩下了自己与七七。

    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但是不得不说七七已经逃过了大大小小各种抓捕,自然也不可能会在这一次搞砸。那么……

    “只剩下我了啊……”

    南宫叹了口气,加快脚步朝着妖怪街走去。不知者无畏,紧张和不安都是在意识到之后才会产生。

    身份是监察官,而且还是抓住了可爱的白酱的罪魁祸首,更重要的是……是最弱的一个。

    “西荇,麻烦你注意下周围好了。”

    有些紧张的南宫直到西荇化为人形跟在了身后之后,才稍稍安心了一点。如果只是正面的碰撞的话南宫倒还并不是那么的担心,可问题是这一次的敌人并不是热血的单细胞壮汉,而是一位躲在暗处放冷枪的器灵。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虽然不认为其余同伴会是目标,但是直到对方发来交涉行为的通知之前,最好还是呆在一起吧。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南宫一只手提起了足以让他摔地上的重物,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不过迎面朝着他走来的,那虽然只见了数次面但是却永远忘不掉的妖怪差点没让南宫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在眼睛那打绷带的妖怪,西荇说过她应该化名为了百慕。手臂上戴着的红袖章表明了她的身份以及实力,虽然被批准了可以四处游荡不受限制的权利,但是相应的也要遵守一些规则。

    然而规则这些玩意,在不怀好意的妖怪看来就是用来打破的。最起码视线里缓缓走来的百慕让南宫感觉就是如此,那是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哪怕百慕那万年咧着笑容的脸一直没变过。

    “啊啊,又见面了,新来的监察官。”百慕在晃了晃脑袋之后伸出手指了指南宫已经放下的袋子,“买这么一大堆铁,你是打算当铁匠吗?”

    “跟你没关系。”

    南宫将视线移到了别处,之前西荇说过百慕能力的一部分,再加上之后的推敲来看,百慕这个妖怪多半是用手中的眼睛与别人双目对视的方法来获取她想要的信息。换言之,只需要注意不与她那只长着眼睛的手掌对视的话,应该就不会泄露什么秘密。

    “哎……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笑着的百慕刚想伸出手,不过西荇划向手掌的一刀却硬生生的把她刚准备抽出口袋的手又吓的缩了回去。

    通常来说,一个妖怪只要被知道弱点的话就会很好对付,关于这一点灵镜也用行动去证明了。而眼前的百慕乍一看弱点就是她那只长了眼睛的手,但是……

    一个戴着红袖章,相当于实力被证明的妖怪,真的会有这么简单明了的弱点么?其次按照半晴的说法,妖怪也有五行相属或是没有所属,可是一次招式也没使出过的百慕,根本没有办法去判断她的所属与否。

    这种判断不了深浅的妖怪,还是能避就避的好。

    “真是严厉啊,就稍稍看一下而已……”

    “没那时间。”南宫匆匆的拎起了袋子,和百慕在这样纠缠下去只怕迟早要露出什么破绽。而且对方的行为也并没有什么违反规定之处,也不方便用职权去镇压。

    “西荇我们走。”

    “哎,等等嘛,不如我们一起去没人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原本按照常理应该笑着离开的百慕这一次却有些不打算放过南宫的意思,不过在她再一次拦在南宫面前的同时,表情却显得有些微妙。

    “唔,这可真是失礼了,没想到算命小姐这么尽职尽责。”

    在冲着笨应该没有人的,南宫的身旁来了个飞吻之后,一开始还缠着南宫的百慕就好像遇到了强敌一般快速的奏凯了。

    “那么下次再见咯,南宫?”

    当然,走的时候也不会忘记丢下一句继续打算纠缠的话。明明自己在她眼中应该没有什么兴趣的才对,为什么每一次都要……

    啊,对了,比起这个,刚刚百慕的话……

    “唔,看见汝这张毫无紧张感的脸吾就生气……”

    和南宫想的差不多,刚一现身的泼墨,带着的正是不爽混杂着鄙视的脸,“不过主上所言不虚,果然是那厮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