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1.论俘虏的妙用

    readx;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只要闭上嘴什么都不说的话,反而能保住自己不受到任何伤害,而且说不定还有特供饭吃,住专属的房间,顺带着还有一个义工进行全方位的二十四小时看护。

    而这个不开口不乱动的小家伙正是南宫赌上命换来的俘虏,可是比起俘虏,南宫感觉他带回来的更像是一个小祖宗。大家也并不是没有提到过“审讯”,也就是所谓的“体罚”,但是一想到这细皮嫩肉的小女孩浑身上下要被打出一道道的血印子,南宫就觉得有些胃疼。所以,在互相干瞪眼看了好一会之后,南宫还是央求千面把双胞胎器灵里的这只白给送到了店内关了起来。

    白是他抓到的,所以关于如何处置,这一点还轮不到别人说的算。虽然这样的说法还是强硬的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但是南宫总感觉他的形象正在崩坏。

    “别解释了。”

    千面的扇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嘲讽的眼睛,“萝莉控。”

    “不是这样的,老师!”

    真的不是因为心疼她才这么做的……嗯,应该是的。比起严刑拷打这种方式的审讯,应该还有别的选择。

    南宫转过身,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我们应该有同情心一些。”

    “我同意南宫的观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站在南宫这边的是半晴,“当然并不是在他是否有特殊癖好这一点上同意。我只是针对他的做法而已。在场的各位监察官,甚至包括千面你,都应该好好的想一想我们监察官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啊啊,原来老太婆我也有被年轻人说教的一天啊。”千面像是油盐不进的老顽固一般挥舞着扇子,“现在的年轻人冲劲可真是足。”

    “还不是因为您处理方式有问题。”

    让南宫意外的是,半晴似乎对千面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就最原始的身份来说,我和你们都是一样的。我们监察官是以管理为主,而并不是烧杀抢掠的强盗。因此在对待人质的问题上,不到迫不得已还是不要有什么太过激的举动,否则的话在接下来必然遇到的交涉问题上,我们会十分吃亏的。”

    “交涉……”靠在墙边的灵镜似乎刚从思考中回过神来,“那种只顾自己跑的家伙,会回来交涉么?”

    “绝对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三番两次的抓捕失败让伊丽莎白显得有些急躁,就算是在休息时间,她也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就我所知,原本两只器灵违反规定加上弑主一事,完全和芭蕾特扯不上关系。但是她协助并且与她们一同逃离并且偷渡来了这里。这至少能说明芭蕾特不会放着俘虏不管。所以我们应该立即联系到她,并且……”

    “冷静点,你现在看上去和准备死斗的斯巴达一样。”

    半晴环顾了一圈屋内,一直都没有过问南宫与灵镜任务的千面现在多半也不会过问了,此时正凑在电脑屏幕前目不转睛的玩着她的游戏。灵镜似乎是因为之前的失误导致没有追上芭蕾特,而显得有些沮丧,明明再迟个一秒她就要摔成了肉酱,可是居然在那之后一点动摇都没有。

    葵蕾只要给她足够的报酬,她就不会偷懒和犯毛病,而这一次的报酬,看上去已经达到了她的要求。那个除去添麻烦之外就只会玩的七七已经提前被南宫送回了家,而这一次最大的,也是唯一有贡献的功臣南宫,现在正毫无自觉的在发愣,仿佛他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一样。

    “刚刚到手的金元宝,我们没有理由立刻就转手低价卖出去。”

    半晴说道,“用不了多久,我相信芭蕾特就会联系上我们,然后想尽办法和我们交涉。有一点不要搞错,先前她能随处安炸弹来威胁我们,的确是我们劣势。但是现在我们也能够用人质来反制。目前看来,在店里被关着的那个小宝贝,对于芭蕾特来说可是很值钱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原因。”

    在半晴的一番话顿时让南宫有了底气,“所以我们不能体罚那个俘虏,嗯,可以的话最好还要保证她的食物问题。我记得器灵都是食用相应的原材料的吧,我记得五金店应该有卖。”

    “虽然感觉你目的不纯,但是现在就不追究好了。”

    半晴摆了摆手,目送着南宫快步离开。多半是刚刚小家伙一摇一摆的动作看上去应该是饿了,反正现在把那只器灵养的白白胖胖的也没有多少损失,无非是花钱买点铁块啥的。

    短暂而有些喧闹的会议也随着南宫的离开而结束,伊丽莎白在答应有新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之后就怀着心事走出了店面。就器灵担任监察官来说,还是有许多欠缺的部分,至少在伊丽莎白这里就体现出了她过于急躁的缺点。虽然在执行任务上是一块好材料,但是涉及到形势判断上,这种感情化热血化严重的单细胞器灵还是比不过人类。

    很快,灵镜也在回过神来之后道别离开。就她的绝对正式的身份来说,肯定是要比南宫这半路出道的监察官来的可靠许多。而且拜她们的这位又懒又贪玩的长官所致,大部分的事物都被灵镜一人承担。虽然资历尚且不足,但是就实践的经验来说,应该已经在众多的管理者中处于上流。

    “唔,都走了啊。那我也不打扰你们这些高官的谈话了。”葵蕾站起身,拽着她从不离身的旅行箱风驰电掣般的走了出去。靠完成任务的赏金来生存的妖怪,就能力的危险性来说葵蕾已经足以带上红袖章了,但是她似乎更享受这种赏金猎人的游戏。抛开办事能力不谈,总感觉葵蕾身上还藏着什么秘密。如此积极的四处乱窜,闲不下来的妖怪可不多。

    “得通知南宫那小子小心被绑架啊。”

    当店内只剩下半晴和千面的时候,刚刚还颓废的盯着电脑屏幕的千面突然就跳起坐在了桌子上,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踢着腿,“都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人,对付我们这边人质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我学咯。”

    “我让泼墨跟着了,应该不会有事。”

    “喔,老太婆我太意外了,你这丫头该不会是……”千面的扇柄碰了碰嘴唇,“啊,青春啊,就是这么的躁动。”

    “年纪并不是你八卦的借口,老师!”

    “那你怎么解释你之前的状态?”千面紧盯着半晴的双眼,“心神不宁、恍恍惚惚。半晴,这种能让你心神涣散的心事可并不多啊。”

    “您……您多想了。一些工作上的原因罢了。”半晴匆忙的转过身,不过这看起来很明显是在岔开话题,“关于这些器灵我还有些在意的事,之后再联系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