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0.纸鹤

    readx;    时代在变化,在进步,而随着岁月的变迁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所带来的影响,原本还算互克互制的五行也因为外力的关系而发生了改变,放在伊丽莎白所在的地域的话,恐怕就可以说成是魔法元素又了变化。

    海洋依旧是占据面积最广的地质,这一点不会变也不可能变,但是没有谁会专门挑在海面上和别人决斗,毕竟人类都是陆地上的生物。所以,由于淡水湖泊的日益减少,五行中水的力量也被削弱了许多。为什么半晴的父亲执意要住在海边,或许也可以用这个来解释。

    火所在的地方一直都是依靠认为而并不是天生,所以火属并未受到太多的影响。然而,逐渐稀少的绿地以及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高楼大厦、家电汽车,这已经把先前木与金的立场完全掉了个个。原先树木可都是按照树林为单位来计算的,可是现在想找棵树还得跑到车流往来的路边。而原先只是少规模使用的金属铁器,现在却已经变为了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于各个角落。

    所幸的是,一直没变的应该算是土属了吧,因为哪怕是混凝土,不也是土的一种么?所以,这时候对于还属于新手,对于这超出常人理解的能力并不熟悉的南宫来说,第一件事就是把穿在脚上的鞋子扔掉,让身体能够更好的接触所谓的“地面”。

    接着,就是按照半晴所说,把安全问题暂时抛到脑后,一切的行动都交由西荇,这把让半晴都要正色的器灵。

    正在忙活着的白领们在看见拿着刀的南宫之后,先是全场安静了一会,随即便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开始乱窜。然而真正让南宫担心的却并不是这些必然会因为神隐而误解现在发生何事的普通人,真正的问题出在从通风口跳下来的器灵那里。

    这小家伙难道是有特异功能吗!?为什么连看都不看都能知道自己的位置。

    “西荇,拜托了。”

    虽然没穿鞋子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南宫还是顺利的完成了训练了很多遍的术法。虽然只是暂时性的为西荇镀上一层“金”,但是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这次出现的器灵看上去应该是双胞胎中白色的那只,在片刻的犹豫,不,应该说是等到屋内所有人都跑出去之后,这个明显更应该抱着洋娃娃吃甜点的小家伙连眼睛都没眨就朝着南宫扣下了扳机。

    从火光闪烁到西荇斩去“花生米”,这甚至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正是这在南宫眼中的一瞬间,却也是让他兴奋的一个环节。正如半晴所说,实践才是最好的锻炼方式。拿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做赌注来玩游戏,必然会爆发出更大的潜力。

    “西荇,帮我挡住!”

    趁着小家伙因为退到墙边,无路可走的机会,南宫将手中的刀朝着身前一抛,并借着化为人形的西荇为他挡去了子弹的机会,纵身朝着呆在原地的器灵扑去。

    ……

    失算了。

    灵镜一边在心中斥责着自己,一边竭力搜寻着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身影。红发的异国女性,从这点就足以确定她的身份了。

    异国的器灵,身体素质、惯用手法、弱点、长处……这些都一无所知。盲目的跟上去必然得不偿失。然而,就这么止步不前,把她放跑的话,那就更加一无所获。

    没错,早就应该预算到的。虽然这其中大部分的责任都在一回去就扎进了伊丽莎白的计划里,并且一股脑的说出了他的热血思考的南宫身上。但是受到他的影响而导致自己的思考停滞,这却完全是自己这一边的问题。

    单细胞的南宫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如何踩点,然后用钱钓出芭蕾特这件事上,却完全忘记了芭蕾特在当时留下的恐怖宣言。她并不是空手套白狼,而是拿炸大楼来做威胁的。

    那么,既然要炸,就一定要藏炸弹。只要不是一个单细胞的傻瓜,就根本不可能太提前安置好这一切,否则会给自己这一边留下搜索的时间。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双方踩点的时间,十分不幸的重合了。

    一边是提前搜索可疑的地方,一边则是找可疑的地方去藏炸弹之类的玩意。看似双方都是对等的关系,但是……

    为什么芭蕾特那一边好像已经知道她的敌人要来了呢?明明监控所在的地方已经完全被葵蕾所占据。这感觉……就像是她们从别的途径获得了消息一般。

    隐藏的帮手?还是说……内奸?

    芭蕾特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而灵镜也匆忙打断了胡思乱想,竭尽全力的追了上去。马上就要到天台了,跑上去是自断退路,打算决斗吗?

    通往天台的铁门被紧随着芭蕾特的灵镜撞开,然而已经做好完全准备的灵镜却并没有迎来当头的一枪,倒不如说,已经站在了护栏边的芭蕾特,完全就没有准备决斗的意思。

    这里可是数十层的高楼,跳下去就算是器灵也必然会甩成稀巴烂。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

    “站住!现在自首的话,还可以……”

    “啊哈,真是不赖啊,这里的姑娘们。”

    芭蕾特冲着灵镜拍了拍手,“你和那个小弟都是好样的监察官,不过我这边也有很多隐情哦。所以……”

    所以?

    不,不能被蛊惑了。哪怕它们吹的天花乱坠,也永远改变不了她们是“妖怪”的事实。

    能够公事公办,就已经是自己给予她们的最大宽容了。

    “所以再见啦!?这道具的钱明天会给你们加上去的哦?”

    “宝具!?”

    灵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芭蕾特就在仍然一颗玻璃珠玩意的东西之后毫无惧色的从楼顶跳了下去。然而芭蕾特肯定不是傻瓜,这么轻易的跳楼必然有着完全的准备。

    很快,冲到了护栏边的灵镜就看见了在空中漂浮着的芭蕾特,而且看上去不仅仅是漂浮这么简单,在悠闲的朝着灵镜挥了挥手之后,芭蕾特居然还能肆意的在空中游动,仿佛整个天空都变成了海底一般。

    一定是刚刚砸碎的宝具的作用,但是……

    现在就得意还太早了点吧,真不知道这位异邦的器灵到底是不知情,还是在看见了南宫的战斗后,就拉低了对整个监察官的评价。

    “纸鹤!”

    在将符纸朝着空中挥洒而出之后,灵镜也毫无惧色的从楼顶跃了下去。仍然漂浮在空中的符纸开始凝结,然而此时灵镜只是闭着眼睛,任由身体在高楼上急速的下坠。

    这是一份赌上性命的工作,就算牺牲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知晓牺牲者的存在。所以愿意成为监察官的人类必然有着她们愿意交出性命作为赌注的原因。至于南宫……他的觉悟恐怕还远远够不上成为监察官的标准吧。

    他想的是什么……而老师,又为什么会那样考虑呢?

    下落的感觉猛然变得模糊,等到灵镜睁开双眼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差一点就要砸向了地面,不过身后由符纸凝成的翅膀已经足够支撑着她开始像鸟儿一样飞翔。

    成功了,但是也失败了。成功的部分是没有摔成肉酱,失败的部分则是纸鹤形成的时间。

    太晚了,虽然并不是完全没有了追上去的希望。到底有多久,没有出现这样的失误了。还是说,是因为刚刚的胡思乱想导致的心神不宁。

    “okok,到此为止。”

    就在灵镜深吸一口气,准备朝着芭蕾特消失的方向追过去的时候,不知何时出现在楼前的半晴却按住了她的肩膀。

    “翅膀都变成了降落伞,这状态还是不要深追比较好哦。另外……”半晴摇了摇手里攥着的手机,“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

    (油腻的师姐柚梨人设已经完成,书评区置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