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8.踩点

    readx;    更多援助的请求,再加上南宫本身也不认为光靠他与灵镜就能支撑起如此之大的局面,于是在和灵镜商议过后,两人决定分别去寻求可以得到的支援。

    南宫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先前和他合作过的半晴,在得知了芭蕾特那嚣张的宣言之后,半晴自然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南宫的请求。而灵镜则应该是去找了千面请求帮助,不过从她那不悦中带着怒气的表情来看,多半那只小狐狸又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懒在了店里不肯出门。

    在这之外,南宫又用了“出去玩”这种浅显易懂的理由把七七给骗了出来,才十几天没见,七七原本瘪下去的背包又重新变的鼓鼓囊囊起来。尽管那里面装着的都是南宫父母的血汗钱。

    “这里从性质上来看属于办公商务楼,不得不说芭蕾特她还真是会挑地方。”

    在如约来到了指定的集合地点之后,半晴先是揪住了刚见面就打算开溜的七七的衣领把她给拽到了身边,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了数张像是通行证一般的玩意。

    “不用想也知道你们没有准备。”半晴顺手把其中一张戴在了七七的脖子前,“这楼的通行证,没有的话是进不去的。”

    “你准备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周到啊,总长大人。”

    依旧拖着旅行箱的葵蕾看上去和半晴已经是熟识。当然,这个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向钱看的赏金妖怪并不是为了什么金兰情义来帮忙的,只是因为半晴放出的赏金诱饵才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搀和一脚。

    “真应该庆幸你不是太阴暗,不然妖怪可就倒霉了。是吗,七七?”

    “多多多多多嘴……”被半晴搂住的七七就像是被猫按住的老鼠一样除去发抖之外什么都做不到。虽然并不是太想让七七这个“小孩子”也参与进来,但是七七也算是一份助力,毕竟她的真正身份可是那只力气大,跑的快的盗宝妖。

    “总总长什么的……我才不怕。”

    这不是已经被吓的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么。

    “这次事件原本只是秘密任务,引起了您的关注,给您造成的麻烦十分抱歉。”

    伊丽莎白还是和以往一样一板一眼,而且似乎她对上下级制度十分的在意。在恭恭敬敬的朝着半晴敬礼之后,才从地上拿起了那重要的铁盒子。

    很明显铁盒里装着的就是芭蕾特信件中索要的钱财,虽然也可以利用银行卡之类的形式,但是由于芭蕾特没有明说,这也让整个事件有了可以钻的空子。

    毕竟一个有体积有重量的铁盒子,总要比一张薄薄的银行卡来的显眼。当然这个塞了钱的铁盒,也正是这一次行动的中心。芭蕾特肯定不是一股脑热血的笨蛋,过不了多久,之前没有在信件中明说的她肯定会在最后的时刻说明放置索要钱财的位置。一是为了防止出纰漏,第二就是为了让南宫这一边没有多余的时间准备。

    所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在芭蕾特说明地址之前就先把事件地点给勘探个遍,搜索一切可疑的,有利的,隐蔽的地方,并且预先做好准备。等到需要按照指示防止铁盒的时候,不至于不清楚周围的情况。

    灵镜,西荇,七七,半晴,泼墨,葵蕾,伊丽莎白,再加上南宫自己,如果说这样的队伍要是再没有做出点什么进步的话,那么就也太没道理了。

    “好了好了,快点进去吧,我很热啊。”

    葵蕾的手上已经缠满了银色的丝线,而这些丝线连接的尽头,自然是那岗亭上站着的保安大哥。

    还真是无懈可击的队伍,这样看来的话,似乎千面那只好吃懒做的小狐狸来不来都没事。

    有了半晴想办法“弄”来的正式员工的牌子,南宫自然也不用缩手缩脚。随着空调的冷风一股脑的灌进南宫衣领的同时,南宫对于七七的那一点点担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是工作时间,而追求快节奏的人们自然不会在他们上班的时候去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所以哪怕是七七这样的“小孩子”居然也戴上了“正式员工”的牌子,来来往往的白领也没有一人上前询问。

    拦住可疑的人是门外保安的事,能走进来的人都是没问题的。多半他们是这样想的吧。

    “按照原定的计划,把这里分成三部分调查。”计划的制作与说明自然是交给了最有说服力的监察总长半晴,“南宫和我去调查下半层,葵蕾,灵镜,器狩你们去上半层踩点。伊丽莎白麻烦你去确定洗手间,储藏室这一类比较隐蔽的位置。有任何情况及时用通讯工具联系,集合时间另行决定,就这么多。开始吧。”

    总长的决定,再加之计划本身并没有什么纰漏,所以就算灵镜脸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好最终也还是点了头,随着四处张望的七七和一脸坏笑的葵蕾消失在了电梯里。至于伊丽莎白早在得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就跑了没影。

    “呼,又是我们两独处了?”

    半晴递给了南宫一个微笑,不过南宫也算是在苦海中挣扎过的汉子,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微笑就沦陷。

    况且怎么可能是独处啊,手中的刀正在愤怒的颤抖,而且从半晴的口袋里好像也散发出了不得了的怨气。

    “如果接下来遇到了什么冲突,千万记好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横冲直撞的普通人了。”

    见南宫没有什么反应,半晴也最终放弃了继续调戏他的想法,“你五行目前看来属土,尽量避免在高空,也就是接触不到地面的地方发生冲突,因为那对你很不利。这一点对于西荇它们这些器灵来说就十分的占便宜,毕竟现在的社会随处都能见到金属物质的存在。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你和我被安排在这里的原因。”

    “原来如此。”

    南宫点了点头,没想到半晴看似随意的安排里居然还藏着更多的玄机,“那灵镜她们被安排在上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咯?”

    “不是,因为我想支走她们。”

    ……这位总长还真是随性。

    “器狩属金,葵蕾……目前我也不清楚。”半晴说道,“至于到刚才为止一直在吃醋的你那位同僚,她则是跳出五行之外的,毕竟她身怀的能力并不是大宗之法。阴阳师什么的,我想她愿意告诉你的肯定比我知道的多。”

    “不,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谁知道呢?”半晴装无辜的摇了摇头,旋即从口袋里抛出了毛笔。

    “泼墨,去外面结阵,别让任何人妨碍到我们的踩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