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7.恐怖宣言

    readx;    半晴的亲自邀请,于情于理南宫都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这“直属监察官”感觉就像是半晴的私人下属一般,这也必然意味着在之后会和半晴有更多的接触。

    不管怎么说,南宫也算是个男人。面对这种请求以及可能会有的机会,自然不会傻到拒绝。

    手续的办理简单的让南宫有些发愣,仅仅只是在半晴办公的地方填了几张表而已。如果不是之后泼墨那明显厌恶的眼神,南宫甚至对这件事都没有什么实感。

    没有半晴的指示,绝对不可以暴露身份。除去唯一需要听从命令的长官半晴外,自身实际上已经不用再受到其他监察长的限制。这两条最需要注意的事项已经说明了南宫身份的特殊。

    第一条和特务无异,绝对这个词的程度恐怕是指“被打的半死也不能说实话”的程度。而第二条则是建立在第一条基础上的要求,虽然看上去两条规定有所冲突,但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机可趁。表面上仍旧听从当地监察长的指挥,而实际上已经可以完全不鸟她。在第一条的限制下也就说明了南宫之后可以名正言顺的对于其他监察长的指示阳奉阴违而不用受到真正的惩罚。

    这简直就是一个美好到有些梦幻的职位,当然这也不禁让南宫怀疑起了半晴的目的。为什么半晴没有选别人,偏偏就……

    “您好,您的快递。”

    正当南宫一边思考一边准备回到那离开了一段时间的家的时候,七七“砰”的一声把门给撞开,一边露出让南宫心情大好的笑脸,一边拖着比她还要高,让南宫顿时觉得无奈的纸箱子跑进了屋里。

    总感觉快递小哥都已经认识七七了,这么多天里七七到底揣着银行卡买了多少玩具啊!?

    “喂,七七!?”

    “……哇!老女人!你总念叨的人回来啦!”在双目相对后,七七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继而朝着屋子里跑去,而她的开心劲也顿时让南宫的怒气消去了大半。

    玩具什么的买就买吧,反正剩下的钱也足够七七挥霍上好一阵子。

    “呼,我以为是谁。”很快七七口中的老女人就和头上顶着大包的七七一起走了出来,虽然肯定是错觉,但是南宫还是感觉在有一阵子没见之后,灵镜变得有点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

    “身上还带着香水味,看来此行不虚啊,南宫。”

    香水味!?

    紧接着蹿到南宫身前的是西荇,在皱了皱眉头之后便像是小狗一样凑着南宫的衣服嗅来嗅去,当然她的脸色也随之越来越差。

    “唔……那只四脚蛇看来需要刮刮鳞了。”

    刮鳞……

    “咳咳,好像有客人吧,客人客人。”情急之下的南宫指了指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伊丽莎白。从她出现在家中应该可以说明这几天应该已经发生了什么。

    当然,其中最有可能的无非就是应该在避风头的芭蕾特再一次冒出了头。不过考虑到是那样一个闲不住的器灵,能忍上几天不除去晃悠已经算是厉害了。

    “之后再和你解释。”南宫一边向西荇做着几乎不会有用的解释,一边随着灵镜坐在了伊丽莎白的周围。桌子上的茶并没有飘散着白烟,想必她们应该交谈了很久了吧。

    再重新回到“会议模式”之后,除去仍旧开开心心的在拆箱子的七七,大家的脸色看上去都不太妙。

    “南宫监察官,我知道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就暂且不追究你这些时间为什么会擅离职守,接下来我会专门挑重点来和你说明一遍。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再去寻求更多的支援。”

    “请讲。”

    南宫不自觉的坐正了身体。从以往的交往中能够看出,伊丽莎白是个责任心强而且在一些方面意外的十分死板的器灵,她一直都是自己在寻找芭蕾特而并没有借助任何监察官的帮助。

    可是这一次伊丽莎白却十分坦然的要寻求更多的支援,那么也就只能说……即将要发生的事件,已经让她都认为,超出了她能处理的范畴了么?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并不会向在座的各位寻求任何的支援,但是这一次芭蕾特的宣言如果真的将付诸行动,那么就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畴。为了不为我的主人摸黑,同时也是为了你们这里的普通人考虑,所以我需要尽可能多的监察官协助。”

    伊丽莎白站起身,将她随身携带的手机摆在了桌子上。手机屏幕上一位金发萝莉的睡脸一闪而过,不过南宫还是机智的选择了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一条很普通的信件,光是发件人那一行居然是空白就可以说明它的来路不明。至于信件的正文则是让南宫在一瞬间吸了口凉气。

    “炸……大楼?”

    南宫擦了擦眼睛,不过白底黑字不管怎么看永远都还是那些,而在信件的最后,似乎是为了证明它的来源一般。芭蕾特附上了一张她正拿着酒瓶对瓶吹的照片,

    背景是纯黑的,芭蕾特也不会傻到暴露她的当下的位置。不过至少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封信件和它上面的内容,都不可能只是个玩笑。

    “她扬言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的话,就给这一带最高的大楼来一发炸弹,简而言之就是恐怖袭击。至于她的要求自然也就是钱。我想应该是用作生活和之后逃跑用的自费。”

    “三百万……啊。”南宫嘀咕了一句。这个数字就算南宫真的想出也是出不起的,而且如果真的满足了她的要求的话,根本就达不到让对方老实下来的目的。

    现在这个社会无论在哪都需要钱,而芭蕾特索要这些钱财的目的自然也不只是供她自己吃喝。换言之这钱给出去了,芭蕾特多半会在第一时间拿了钱就跑去别的地方。

    虽然这样也算是花钱消灾,但是别说是伊丽莎白不会同意,就连南宫也不会傻到把一个定时炸弹扔到别处。各扫门前雪这种理论在监察官之中可是严令禁止的。

    “我在第一时间已经调查了那里的情况,很遗憾的是如果光是疏散人群完全起不到作用。”

    伊丽莎白铁青着脸,“那里地处商务区,周围高楼林立,如果其中一栋产生爆炸必然会祸及到别处。而且来往的人类也十分的多,就算是我利用职权疏散了楼内的人群,也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如果实话实说的话必然会引起大面积的恐慌,而且那样做的话我们监察官的身份必然也会受到关注,这是不再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泄露的事项。”

    “那就用最显眼,也是唯一的办法好了。”南宫说道,“这种桥段在电影里也经常演。拿钱做诱饵,然后趁机抓住她。”

    “明智的判断。”

    伊丽莎白递给了南宫一个赞许的目光,“我正是打算这样做的,我已经向总部申请到了足够的资金,所以资金这一块你们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也不需要作假。各位唯一需要做的,也正是我无法完成的则是援助方面的问题。所以,哪怕我在一开始有所隐瞒,在最后我也会给出诚恳的道歉。但是在此之前,请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