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6.特殊身份

    readx;    在之后并不算太长的训练时间内,南宫被灌输的最多的知识就是:多依靠西荇。虽然南宫十分的清楚西荇其实只是一把刀,真的只是一把刀,就算是活脱脱的一位美人,其实也只是一把刀。但是恐怕真正到需要依仗西荇的时候还是会有犹豫。

    按照五行的相生相克,五行暂时确定为是土的南宫被强行授予了一堆完全是建立在“土生金”这个法则基础上的知识。换言之南宫在那之后的时间里没有学到一点点类似于灵镜经常使出的“酷炫特效”,他学到的全部都是让手中的妖刀西荇暂时变得“更强”的术法。

    简单的说就是,南宫变成了一个辅助,而且还并不是可以躲在人群之后的纯辅助。虽然西荇独自也能持刀战斗,但是肯定没有专心于刀形态的时候来的强力。因此身为西荇的所有者,南宫在做辅助的同时还需要锻炼出像是战士一般的身体素质,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西荇发挥出她应有的实力。

    虽然因为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进食”来补充体力,但是哪怕是现在的西荇也不可小觑。

    “怎么了,才数天时间,就已经喜欢上了你那位倒霉的师姐了么?”

    化身为飙车族的泼墨依旧在专心的炫耀着她的车技,而半晴则显得十分的精神,一个劲的在逗着看着窗外发呆的南宫。

    不,说精神还少了点,应该说现在的半晴,总隐隐约约表现着一种压抑着兴奋的感觉。

    “如果你执意的话,再留在那里也不是不可以。”

    “才不……好吧,是有点担心而已,霉运当头这种事。”

    南宫叹了口气,将思绪从那位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因为霉运而搞砸的师姐柚梨上拿开。

    训练结束后等待着他的可不是悠闲的假期,而是必须直面的更大的危险。接下来的“实践”可不比训练中的实践,真的吃到了“花生米”的话绝对会没命的。

    “柚梨的霉运到现在为止没有谁能够解开。不然恕我多言,你想见她估计连预约都要等一个月。”

    半晴仰着头,“毕竟是一位完美的女性,而且她的母亲可比我这位监察总长要厉害的多。所以哪怕就是现在,也有几个不怕死的富家子一直在追柚梨。”

    “哈……这样啊。”南宫并没有显得太惊讶,柚梨之前也说过她决定在半晴的老家暂住也是有很多种考虑的,其中之一就是为了避免那些“无辜的勇敢者”遭殃。柚梨远离半晴老家的时候所带来的霉运南宫是亲眼见过的,那绝对是稍有不慎就非死则伤的霉运。

    “回去之后我没时间,也不可能在一直与你一同行动了。”在车飞驰着快要闯进了市区的时候,沉默了有一会的半晴说道,“我这边有我需要处理的事物,也有我自己的考虑。原本调查和抓捕芭蕾特只是我抽空出来打算顺手解决的麻烦,这些事情本是你们当地监察员的职务。”

    “没事没事,本身就有我的责任。”

    南宫急忙摆手,“如果不是我一开始让她看到了脸的话……”

    “和你关系不大,只要她们还在我的地盘转悠,我就不会让她们自在。”半晴似乎也因为芭蕾特在酒吧的时候“戏耍”了她而感到有些不悦,“我会抽空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调查,毕竟管你们的那只好吃懒做的狐狸根本不会帮什么忙。你需要做的就是每天继续按照之前的方法去修炼身体,当然这几天临时抱佛脚得来的术法也要经常温习。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保好你自己的命,不给我丢脸的同时也是为你自己好,毕竟活着才有输出不是么?”

    “啊,好好。”

    半晴稍显过头的关心让南宫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在一路上,半晴都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他,那沉思着的表情说明了半晴多半是在犹豫着什么决定。

    “主上,接下来有何计划?”在甩给南宫一个白眼的同时,泼墨问道,“是送他回家还是将他丢在路边?”

    喂!丢在路边也太过分了吧!送佛送到西啊!

    “也是……呼,泼墨,先去办公的地方。”

    “谨遵吩咐。”在点头答应之后,泼墨也放缓了车速,熟悉的景色在南宫的面前划过,也让南宫稍稍有了一些回家的感觉。

    而坐在南宫身旁的半晴也好像决定了一路上的困扰,拍了拍南宫的肩膀说道:“南宫监察官,我问你个问题。你对你现在的工作还满意吗?”

    “满意啊,非常满意。”

    虽然不知道半晴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但是南宫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的确,虽然在当监察官的过程中肯定伴随着危险,但是这也并不能影响到它对自己的意义本身。能够将一直以来的梦想和追求化为现实并且实现,这本身就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不,我并不是指热爱,而是指工作方面。”半晴叹了口气,“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太危险了那么一点么?你要知道,你的那位长官是十分不靠谱的,她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给了下属。而这在别的地方则是完全相反,别的地域多半是以当地的监察长为中心开展事物,你这样的监察官则是类似于实习生一样的存在。”

    “啊,这个没有什么感觉。”南宫挠了挠头,虽然关于千面南宫不得不承认她十分的懒,但是目前为止也没有出现什么特别大的失误。

    “而且我和妖怪们也熟悉了,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呼,原来如此,你没有调离的打算。不过也好……”半晴沉默了一会,继而以让南宫不得不直起身的威严看向了南宫,“南宫监察官,你有兴趣做我的直属监察官吗?”

    “主上!?”

    “泼墨你先别多嘴。”在以罕见的严厉语气斥责了泼墨之后,半晴继续解释着,而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从南宫的双眼离开,仿佛要把南宫灵魂深处都给看透一般。

    “直属检察官,和字面意思一样,会是我的直属属下。不过这并没有规定一定要一起行动,所以南宫你继续留在千面的地域也没有问题。”

    “那……”

    “唯一的不同是,你以后只需要听从我一人的命令。至于千面那里,虽然你表面上还是可以继续听从她的吩咐,但是实际上你已经跳出了她的管辖范围。你们理论上不会再有任何上下属关系,不过硬要排位的话,你的职阶将会在她之上。”

    半晴的神色冷冽了下来,“当然和字面意思一样,这个身份你不能随意说出去。谁也不行。”

    “这不就是特务吗?”

    “呼,你这样理解也没有问题。不过这个特务可不是电视剧里做坏事的特务。”

    半晴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些,不过她那紧逼着南宫的双眼依旧在强迫着南宫把这个提议给答应下来。

    “毕竟我们可是管理妖怪的机构,而不是打探情报的间谍不是么?而且就算你在答应下来之后只可以服从我一人的命令,不过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太过于麻烦你,你仍旧可以做你表面上的‘普通监察官’。那么,你的意思如何呢?南宫?”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